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十六 灵太后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810 2011-12-05 12:58:04

  这个样子怎么出门?一派少妇之姿,让人尔朱丽见了,岂不是要误会。我连忙拆发解带,唤灵儿重梳。

再次见到尔朱丽,是在皇宫的御花园。

李公公说太后正在和清河王元怿,太尉张普惠等枢密要臣商议平寇大事,安置我与元宽在御花园等候。元宽在凉亭里被宫人伺候着品茗,我则四下闲逛。

看着仙鹤漫步,瀑落瑶池,满目花色,闻着四溢芳香,遥见一红一粉两个人影急急奔来,红的婀娜华贵,明艳动人,粉的娇俏玲珑,步伐轻盈。定睛一看,不是我家尔朱丽和云珠,是何人?

我喜迎上去,尔朱丽一把抱住我,竟是喜极而泣,许久才消停。

“那日宫门一别,竟是三月,真叫姐姐想死。”

云珠在尔朱丽身后朝我施礼:“太后差人传话说二小姐在御花园,娘娘连銮轿都不及等,只顾跑着来见二小姐。”

尔朱丽对云珠道:“本宫想和颜儿说会儿话”。云珠会意止步。

尔朱丽拉着我漫步花间,我见她满脸玉润,举止有了少妇风韵,便打趣她:“姐姐气色不错,想来定是圣宠正浓,宫中的日子比之秀荣是不是别有一番滋味?这些日子竟忘了来寻我。”

尔朱丽一听,连连叹息摇头,环顾四下无人,才压低声儿道:“颜儿说笑,这宫里的日子能有什么滋味?皇上对我倒是还好,只是太后和皇上素来有隙,对我们这些后妃看管甚严,没有太后的口谕,我们哪敢私出宫门半步?姐姐在太后面前中规中矩,提心吊胆的活着,岂能比秀荣自在?”

“是闻皇上为了亲政的事与太后闹得不和。”孝明帝和灵太后这对母子间的那点儿间隙,说来说去还是皇权作祟。

尔朱丽声音压得更低:“也不单是因为这个。你可闻太后与杨白华之间的事儿?”

我点点头:“有所耳闻。”

“上阳宫内夜夜淫乐,浪声不歇,皇上知道后恼羞成怒要杀了杨白华,太后自是极力庇护,为此母子间恶语相向,彻底翻脸。本来这事儿,皇上打算看在杨白华他爹的份儿上作罢,岂料杨老将军知道儿子私通宫闱之后,气得一命归天。杨白华心虚,怕皇上饶不了他,趁夜逃到南梁去了。那几日,太后整日地站在城楼,望着南去的路失魂落魄,说来也是可怜。只是她将心中所怨归到皇上头上,实在不该。”

原来是灵太后为面首和孝明帝闹翻了脸。孝明帝也是,说到底他娘又不是贞洁烈妇,还指望她能为先帝守身如玉?他夜夜拥着美人儿睡,就想不到他娘寝宫寂寞,罗衾不耐五更寒?

“真是不孝!”

“什么?”尔朱丽瞪大眼睛。

“诶,没什么。”我忙甩甩脑袋,对尔朱丽笑笑,这想法岂只是思想超前?简直是道德标准沦丧!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是说真是难料。既然太后与皇上愈见不合,皇上越是喜欢的,太后自是越厌恶,眼下又是太后当政,姐姐最好远离圣宠,免得太后嫌弃。姐姐性情直爽,不懂迂回,而宫闱人心险恶,指不定有落井下石的,还是玉夫人嘱你的那句话:凡事多存些心眼儿。”

尔朱丽默然点头。当她视线触及元宽,立刻来了兴致:“听说元宽府上有夫人善妒,你没被欺负吧?”

“我与晋阳王无任何瓜葛,不至于惹人妒忌。”说这话时,我心里其实不那么确定。今天早些时候的情形,若让银翘知道,还不知会是个什么后果,但愿那时杏儿不在。

“依我看,元宽八成喜欢你。”

我的神,大神!

“你又从哪里看出来了?先是说高欢,这会儿又是元宽,还又是八成,有些事儿依你看,就是九成、十成也不是真的。”我很是无奈。

“嗨,颜儿你先别急着生姐姐气。你瞧见没有,他一直看着你笑诶,与他此前的冷若冰霜简直判若两人!”

我偷偷瞄过去,元宽确是在看着我们浅浅而笑。

可是这有什么?自那日被阿那瓌“非礼”之后,他就一直这个样子,拿我当块笑料笑得揶揄。就算有那么点暧昧的举动,也全然是因为那个失踪的女子。

说来话长,又怕尔朱丽替我担心,便替元宽找了个理由:“他近来有点抽风,不笑不行的。”

尔朱丽自是不信:“少糊弄我!……,颜儿,武川那边可有回信儿?”

我点点头,有些难为情:“恩,听说是应了。”

“真的!”尔朱丽大喜,嗓门拉得老高,“那姐姐可要恭喜你了!说起来,你还得好好谢谢我这大媒人呐!”

“嘘……小声点。我谢你这大嘴巴!”

尔朱丽朝我吐吐舌,笑得促狭:“这下你放心了。”

“恩,等过了今儿,我就回秀荣。姐姐一个人在洛阳,好生保重才是。”

话题转到离别上,不免又是一番伤感。

不觉间和尔朱丽走到元宽所在的凉亭外。尔朱丽和元宽正寒暄中,突闻内侍高呼:“太后娘娘驾到!”

……

一阵环佩击玉,叮咚有声,夹杂着无数盈盈碎步悉索而来。一窈窕华妇在宫娥簇拥下款款而至,丰额螓首,举止雅贵,珠光流转,眉目生辉,不怒而自威,虽是徐娘半老,仍是风韵犹存之美人儿一个,不需旁人言,这便是当今天地之母,灵太后胡充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