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十八 拒绝赐婚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459 2011-12-05 12:58:04

  太后饶有兴趣的问我:“适才你提议重振北伐之师,换下败军之将,不知二丫头米心中可有合适人选?”

太后还真把我当军师了。目光触及元宽,想那黎民正处在水生火热之中,元氏天下说不定都要玩完了,你这家伙还终日为个女人伤神,实在不应该,于是我用心良苦地打算把他荐出去:“颜儿以为由宗室亲王挂帅最为合适,一来可大振军心,二来亲王亦可借此为子孙绵福。”

太后正在斟酌中,元宽极识时务地站起来向太后拱手道:“臣侄愿领命征讨逆贼!”

听不出半点鸭子上架被逼无奈的意思,倒像是等着说这句话。

“宽儿你去,本宫自是放心!”

太后喜由心生,当即命元宽为定北将军,加封青州刺史。

太后旋即对我道:“二丫头,你不是一般的女子,若嫁与阿那瓌,他日定成我朝大患,就算你这会儿愿意嫁去柔然,本宫也不答应。武川失守,望族流徙,独孤氏亦难幸免,本宫恐这流民败族辱没了你的品格儿。论才智,论品相,论门第,你与宽儿倒是十分般配,本宫有意做回月老,你可愿意?”

鬼才愿意!

“太后实在太过抬举颜儿,王爷乃龙驹凤雏,极品金玉,岂是我等僻壤杂花,劣俗之人所能匹?更何况,颜儿与独孤郎既有了媒妁之约,便是一诺千金的事,岂能因他家世倾颓,便背信弃义,毁婚另配?”

我略带伤感的语气,使得太后颇为动容:“世事似无常,尘缘有天定,既然你如此决绝,本宫便不再多言。”

“谢太后!”

我与尔朱丽相视一笑。

事情到此该结束了吧!一想到回秀荣,便觉喜鹊环绕,心情倍畅。

我伏地请旨:“颜儿随姐姐来京已整整三月,在晋阳王府多有叨扰深感不安,亦十分挂念家中至亲,望太后恩准颜儿回秀荣!”

只闻:“时下北去之路皆是纷乱之地,就算有人护送,亦难保你周全。你父亲尔朱荣已受命阻击拔陵,你随宽儿北上与他会和,如此,一来本宫可宽心,二来本宫亦盼你在宽儿身边为平叛出谋划策!”

……

喜鹊飞走了,乌鸦从头顶嘎嘎飞过……

最不想纠缠的人,却阴差阳错地还要继续纠缠在一起,纵有一百个不情愿,却还得说声:“是”。

谁知我的无奈?谁知我在心里叫苦连连?天啦!

等等,太后说我爹奉命阻击拔陵?

徒自哀悯一番后,蓦然想起这个,我不由凉气倒抽,跪在地上失神傻眼儿。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

赏赐是繁多的,晚宴是奢华的,话别是客气的,和尔朱丽独处是愉悦的,悲戚是难免的,琼浆玉液是多喝了几口的,……一切恍恍惚惚的!

宵禁之后的洛阳城,街道冷清,又值午夜更深,四下寂寂无声,一弯新月爬在中空散出淡淡清辉,洒在街石上,泛着清清幽幽的光。

我与元宽各乘一骑,晃晃悠悠地行在无人街面上。我胃里火烧火燎,脑子昏昏沉沉,双手无力地带着缰绳,任由马儿驮着。

听着韵律有致,啪嗒、啪嗒马踏街石的声响,我上下眼睑忍不住要会和。就在它们快胜利会师时,蓦地后背被人扶了一把。

“恩?”

身子一颤,脑子似清醒了些,当下意识到若非元宽扶这一把,我已经从马上掉了下去。

我冲他倦倦一笑,算是表了谢意。

“快到了,打起点儿精神。”

我疲惫地点点头。

“王爷怨我吗?”

“你终于良心发现,对不住本王了?”

“我是用心良苦。”

“说来听听。”

“我知道,若不是我逼你向太后自荐,你还可以在洛阳继续做你的快活王,不必受那战乱之苦。可是……”

“可是你觉得本王不该如此碌碌无为,一事无成,当为家国社稷担忧?”

“……,正是。”

“你还真是用心良苦。不过本王不想做的事情,你逼了也没用。本王这么说,你可以宽心了。”

……

“本王还以为你会为拒绝太后赐婚的事向本王道歉。”

元宽的笑颜在眼前晃过,像泛了月色,夺目夺神。

“你好生些,别落了马。”

这话飘来时,他已策马丈余外。

回到翠微居,灵儿已经睡熟,我悄然解发宽衣。远处街面隐约飘来梆子锣响,竟已是四更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