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二十一 武川来信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297 2011-12-05 12:58:04

  是元宽?

“你很失望?这个或许能让你精神大振。”

元宽步履趋近,芷兰入鼻,随手递上一纸信笺。我迟疑地接过,打开一看,落款赫然是:武川独孤如愿!

被他说中了,我精神大振,窃喜不已,激斗得手都在颤抖。

飘逸的字迹一如他的身影跃然纸上,光瞧着这字,就够我开心上三天:

“二妹敬启:

昔日幸睹二妹诗赋,吾已钦慕,又闻二妹仙姝丽质,品性高洁,有心求之又恐造次,故迟疑未决。蒙郡公不弃,差人议亲,方知二妹之意,吾倍感欣慰。今聘书已成,本拟亲赴秀荣,岂料拔陵祸阻,武川城危,独孤部欲举众南迁,身为世子,当随部众,且今,吾身家飘摇,不忍二妹累受漂泊,故而将亲事暂缓……”

我的婚事看来注定命途多舛,为时事所阻。我知道独孤部现已迁到了定州,写这封信时,如愿还在武川,也就是说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如今战乱未熄,反而愈演愈烈,这一缓,还不知要缓到什么时候,我的心渐渐沉下去。

“闻二妹南下洛阳安宁之地,二妹之安危,吾暂无忧。唯望二妹将息有律,身康体安,待海内清宁,共结连理。纵有千山阻,相望两不负,愿此心二妹同!”

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这句话像是为我们量身打造的。我纠结在“待海内清宁,共结连理,纵有千山阻,相望两不负”的字眼儿上,不能自拔。

乱世儿女的爱情,有几个能有幸福的结局,想到这儿,我不免一阵难过,不觉清泪两行。

“怎么,独孤郎的情真意切令你喜极而泣?”

元宽递过一方丝帕,我才想起旁边还站着个喘气儿的。

“哎,皆因世事难料!”我很是神伤,应是狼狈,却也不接他的“好心”,元宽徒自收回去。

他站在我床前,而我坐在床上……这个空间效应,好像有点……暧昧。

意识到这点,我不着痕迹地从床上下来:“王爷为了这封信还专程跑一趟,真是感激不尽。”

元宽踱到桌边坐下,复看着我道:“本王只是顺带捎来与你。”

“如此说来,王爷还有别的要紧事?”

我心里盘算着,应是和昨晚的事有关。

他倒也不遮遮掩掩:“适才在外面听灵儿说你醒了,便过来看看。本王想问你,昨夜到底看到些什么?”

我琢磨着他到底知道多少,元宽见我迟疑不答,开门见山地说:“昨夜本王见银翘行色慌张地从翠微居方向过来,就知你这边出了事,赶过来一探究竟。来时见杏儿倒在血泊之中,气息全无,而你昏倒在一旁……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杏儿死了,她被一个白发女子吸尽气血而亡。”回想那一幕,是件很痛苦的事,我的声音此时仍因后怕而抖动着。

元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我猜他心里有数,不过是来求证而已。

“凶手你认识的……”我想将盈盈的事和盘托出,希望元宽能拯救她,也拯救更多的人免受吸食,不料却被元宽冷冷地打断:“够了!”

真是奇怪,是他自己要问的,我好不气结。

元宽黑眸里映出我有些受惊还有些受伤地憋屈样儿,我怎会是这副不中用的德性?

“本王是说……我知道这些就够了。”元宽的语气明显松缓下来,还带着微微歉意。

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放低姿态,称自己为我,令我倍感意外,亦很快明白他的双关之意,当即道:“我明白了!”

很明显,元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另外他很不希望我再对旁人言。

“杏儿的遗体呢?”我很想知道元宽是不是就地给埋在了翠微居,如果是那样,我哪里还能在这儿住得下去?

“你放心,我府里不埋死人!”

哎,又被他识破心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