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四十 玉虚真人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2040 2011-12-05 12:58:04

  苍岩山钟灵毓秀,参天古树,嶙峋怪石,流云飞瀑,勾勒出一幅人间仙境,玉虚宫浑然于山水,坐拥此人间福地。玉虚实为一座道院,只因真人德高是以称宫。

如愿叩开山门,梳着两髻子的道童探出身来,一见我们便道:“师傅等你们好久了,师兄和两位施主快请进!”

等我们?!

“如愿你到山下接应我们,是受真人差点?”

如愿颔首,否定了我起先只是巧合的以为。身在宫中,却知我等有难,这玉虚真人果然有些神通!

道童引我们入内。又行了数十级石阶,才上得平台,迎面大殿内供奉着道家祖师太上老君,殿前宝鼎神龛轻烟袅袅,玉兔低悬飞檐享受人间烟火,入目之物皆是宁静肃穆。

我们点燃清香,虔诚祭拜。

“哎,你师姐青竹可在?”

宇文泰不合时宜的闷声发问,招来道童一记白眼。这小子也太过情切,一进山门就伸长脖子东看西瞧,唯恐人家不知卿卿之意。

如愿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少了不食人间烟火的疏离感,很迷人。从他出现开始到现在我就一直神魂颠倒,心不在焉,他这一笑更勾得我灵魂出窍,失神半响。

“你冲着如愿傻笑什么?仔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宇文泰凑近我耳边悄声一嘀咕,我浑身打个激灵,惊回神,不由暗叹连连:我自恃定力极深,想不到竟也如此花痴!

宇文泰的眼神,对我的自我觉悟给了极大的赞同,致使我自尊心严重受挫,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如愿显然是听见了宇文泰的话,笑看向我,我那个囧,额前一滴巨汗!

在神座尊前搞暧昧,又不是月老,我要是太上老君一定会很生气。

祭拜完老君,道童引我们从边门往后走。再见月色,入目是两排厢房怀抱中庭,院落宽敞,假山堆叠,中有苍松盘结,仙鹤栖息。苍岩山地处偏僻香客不会多,却设有这么多的厢房,估计和如愿一样的俗家弟子还有很多。七拐八拐地过了中庭,进入后院,比起前殿的庄严雄浑,后院要清新雅致得多,水车扎扎,道旁花木郁郁葱葱,三两处流风雅筑点缀花间,令人神怡。

崖边凉亭内点了青灯,铜炉轻烟缭逸,一鹤发童颜的青衣道人手持拂尘,闭目盘膝端坐团蒲之上,很有仙家的范儿。香炉、拂尘,一见这两样东西我就忍俊不禁,记起叉罗有次调侃说道士拿这两样东西是驱蚊使的,还说道士是一边埋头吃草,一边甩着尾巴驱赶虻虫的牛,所以会有牛鼻子的诨号。

我的窃窃一笑,惊扰了真人意识形态上的云游,他徐徐睁开迥然有神的双目,如愿和宇文泰都狐疑地看看我,我自知无礼,忙收了坏笑。

如愿上前问安复命,我随之趋近几步,方觉他师傅有些面熟,像在哪儿见过。

“师傅妙算二妹有难,弟子在山下果然撞见白莲教的人欲对二妹行凶。”

真人点点头:“人救回来就好。”

“尔朱颜谢过真人救命之恩!”虽然有道童之言为铺垫,眼下他师徒二人的对话还是叫我吃惊不小,玉虚真人,真乃神人!

“宇文泰见过真人!”

道童拿来三个团蒲在真人面前一字排开,真人遂招呼我们坐下:“尔朱二小姐,宇文公子,请坐!如愿你也坐下。”

我与宇文泰又向真人致谢后,才随如愿坐下来,我居其中,如愿与宇文泰分坐两侧。如愿在他师傅面前神态自若,落落大方,可见玉虚真人不难处,我由是定了心。

真人问宇文泰:“武川历劫,你与族人徙居定州,是否已安顿好?”

宇文泰难得的正经:“是,有劳真人挂心!”

玉虚真人望着宇文泰笑得意味深长:“乱世出英雄,你正值年少,风华正茂,就没想过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宇文泰:“乱世只求安身,哪得闲情谋鸿途?”

玉虚真人又笑:“若是天命使然呢?”

宇文泰不加思索:“那自另当别论,顺应天命才是王道!”

玉虚真人含笑颔首,宇文泰的回答似合他意。

如愿道:“元氏倾颓,太后窃命,败坏朝纲致内乱不休,又逢旱涝相继,天灾人祸,百姓深处厄难,江山动荡,弟子亦身家飘摇,故深有感触,空怀济世之心,却不知何所为,还望师傅指点迷津!”

真人喟叹:“你本非浊世之人,又何苦趟这浊世的浑水?”

如愿看我一眼,垂首轻道:“人世黑白分,往来争荣辱。弟子有族人,有未过门的妻子,便是身在红尘,如何能图只身逍遥?”

这极负责任感的话,叫我感动得险些泪奔。

真人目光扫过我,又重落如愿身上:“何所为,何所不为,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又何须来问为师?既心系尘缘,决定入世一争荣辱,便放手去博吧,以你的才能,将来定有一番作为。只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又何尝不是制造杀孽,你如何还指望他日飞升?”

如愿果然是谪仙降世,度尘劫来的!虽然早有预感,真人此言仍我心里掀起惊涛骇浪,若有一天他白日飞升,我该怎么办?

如愿沉默了,看得出他为难,相信此前,他对修道飞升之事极为看重。

我暗叹一口气,他出世的决定不一定是正确的,却是我所希望的。

有几人能像宇文泰那么单纯洒脱,凡事只凭喜恶?只这一会儿的功夫,他眼神儿又按耐不住地四下搜寻起青竹的影子。

真人见了,自然是心中有数,悠悠笑道:“如愿,你此来还未与你师妹青竹照面,你去和她打个招呼,将宇文公子一并请去,青竹采制的花茶养心沁肺,想来宇文公子一定喜欢。”

“是”

如愿站起来给我一个安抚的眼清楚神,便被宇文泰便乐颠屁颠心急火燎地拖走了。大家都清楚真人是有话要对我单独说。

“尔朱二小姐!”

“是”

待如愿和宇文泰走得没影儿,玉虚真人才徐徐开口唤我一声,只不知下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