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六十一 见欢凉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433 2011-12-05 12:58:04

  晋阳王府广寒楼外一轮圆月低悬,今夜良辰不虚设,月圆人亦圆。

盈盈服下元宽用柳絮四人向白莲教交换来的解药,再现元宽面前时,已是银发化青丝,苍颜转玉润,活脱脱一个柔美多情的红衣丽人,青丝云髻,臻项螓首,娥眉绛唇,裙钗花钿,样样都若当年初见,元宽看得一阵恍惚。

元宽的恍惚里重叠着另一个人的影子,因此目光有些涣散。

盈盈见了只是一阵暗叹,嚼着泪花上前低唤一声:“王爷”。

一双美眸浸在两汪秋水里,黑的越黑,白的越白,剔透莹润,光泽夺目。

眼前这个女人害怕让自己瞧见她的丑态,竟含冤选择避而不见,若不是自己设计引她现身,还不知她要躲到什么时候。

元宽感叹她这一年来过得苦,遂怜惜地抚上她的脸颊:“你怎么这么傻?”

盈盈身子前倾滑进元宽怀中,肩首相偎之下,一年多的相思与委屈尽除,只欣慰的眼泪慢慢浸透元宽的衣襟。

“过去的都不值一提,能回到王爷身边,贱妾已是满怀感激,感激王爷不弃,亦感激上苍垂怜!”音容尽毁,人鬼难辨,连自己骤然见了都要吓一跳,哪里还有勇气出来见心爱之人,这日日夜夜虽过得凄苦,只要王爷还念着自己,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盈盈这么埋头想着,突闻元宽道:“你这身功夫从哪儿学的?”

盈盈一怔,因这其中隐了不光彩的事:盈盈被青竹救回玉虚门疗伤期间,无意中进过藏经阁,看着四处堆叠的武林秘学,心里正怀着对银翘仇恨的她便忍不住翻开来看,一些日子下来竟偷学了些厉害的招式,只不幸后来被玉虚真人撞见,被逐出苍岩山。

“你怨气太重,若心术不正,它日必成祸水!你去吧,念在青竹救过你一命,不许对外人道你与玉虚门的渊源。”

玉虚真人的告诫徘徊在耳边,盈盈只得闭目撒了谎:“贱妾虽大难不死被人救起,但须得饮人血才能苟延残喘,没有功夫哪得猎食,只得四下拜师学艺,倒也慧根不浅,集了各派大成,有了今日这身手。”

元宽一声轻叹,颇为内疚:“本王不是不知道银翘乃异教暗人,留她在身边是想引出白莲教教主,不想竟害了你。”

“白莲教四下作祟与朝廷做对,王爷为了社稷安危,欲铲除邪教,是份内事,何须自责?再说银翘已死,贱妾已无人可怨。”

元宽讶异盈盈如此体谅自己,颇为感激,将她轻轻推离些目视着她:“你是本王的夫人,应有夫人的体面,在本王面前不必过于谦卑,往后不要以贱妾自称。”

听元宽如此说,显然不再拿自己当侍妾看待,盈盈心中越发感动,忘情之下伸手要替元宽解衣:“夜深了,王爷该歇息了。”

柔夷刚触到襟前,元宽的手覆上来,力道不重,却让盈盈的一腔热血浇了冷水,顿时凉下来,动作随之停止。

“此次北讨拔陵,其间生了很多意外,明日早朝后须面述太后,本王要将事情始末梳理成章以便应对,你早点睡吧,不必等了。”

元宽说罢拍拍盈盈的手已示安慰,下一刻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更像是在逃避她的温存。

盈盈望着元宽的背影难掩失落,心里只觉刺痛。

元宽口中的意外无外乎粮草被烧,尔朱颜潜逃。粮草因抢救及时,焚毁不多,太后看在北伐战绩上应不会追究,可是丢了挟制尔朱荣缴械的棋子,乱了释他兵权的计划,就难保太后不会怪罪了。

一想到尔朱颜,元宽更觉诸事不耐,烦躁得很,心里还憋着一股气。倒不是气自己大意失了太后的人质,而是气尔朱颜在知道他心意之后仓皇出走不说,更当着他的面和那个叫宇文泰的男子搂抱着落跑,全然不顾死活,避他就像避阎王似的,简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践踏他高傲的自尊心。

明月低户照,佳人意难了。

盈盈独自坐在铜镜前,抚触着红木梳子,想着以前二人共理云丝,亲密无间的样子,甜蜜之后更觉失落。

妆奁依旧,人依旧,连梳子都还是从前那把,明明恩情不薄,为何却见欢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