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八十八 风雪夜归人(二)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108 2011-12-05 12:58:04

  远远近近不时传来爆竹的声响,昭示着今天是个不寻常的日子。我搁下笔墨,从木施上取了件里外发烧的白狐狸毛镶边紫色带帽斗篷裹在身上,小心地避开来人下楼去。

大年三十夜没什么客人,藏春楼的姑娘们聚在一起自寻乐子,在楼下的天井里摆了三四桌,猜拳吃酒,掷骰子赌钱,灯火通明里莺娇燕语,七嘴八舌,场面自是热火,连跑堂的活计也凑在一处看热闹。

“年三十儿的,霓姐怎么还出门儿去了?”

“谁知道,好像是主家来了。”

“诶,你说楼上那位,是不是主家的相好?霓姐这几天神秘兮兮的,都不准咱们近那屋半步,连送汤送饭都是她自己亲力亲为,可见主家交代得仔细。”

“主家的事情,少议论,仔细你的舌头。”

“干嘛整得那么严肃,不是趁霓姐不在咱姐妹瞎唠唠嘛!”

“好了,好了,莫谈这些伤了和气,快掷骰子,这一局我押小。”

……

“主家?”

街道冷清,灯火稀疏,战乱的阴霾冲淡了新年的喜气,没有风,道旁堆着的积雪开始融了,街面湿漉漉的像刚下过一场细雨。

高欢会将我送回秀荣,这一隐忧,终使我决定不辞而别。我不怕爹余怒之下抽我一顿,只怕面对他怒我不争的眼神,如今这狼狈境地,实在无颜以对。

藏春楼里人来人往的,这些天也不见元宽的半点消息,我这儿一颗心悬着,总要知道结果才算了结。

只是现在兵荒马乱,军中消息封锁,要打探他的消息谈何容易!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叹气,一抬头正见城门紧闭,才恍然记起天色已晚。今夜出城是不可能了,想找间茶楼酒馆挨到天明,无奈家家门市紧闭早早地打了烊,又不想回藏春楼,只好徘徊在街头巷尾。

家家团圆夜,独我流落街头,不敢去想象门墙里隔着的热闹,怕叫自己越发寂寥。

走着晃着竟被我寻到一处栖身之地,池塘边上有个凉亭,对岸人家的灯火隔着一池冻水投过来些许光亮,这于我就像是恩赐。我走进去坐下,才庆幸今夜无风尚可耐寒,便觉脸上风冷,真是残灯无意送人情,天公有心不作美。

我自嘲一笑,将斗篷往前拢了拢。

“凉亭不避风露,二小姐小心着凉。”

我一惊,他到底还是找来!我在信里交代得明白,不要再来找我。

“高大哥难道没有看见我的留言?”

“见了,知道今晚二小姐会因城门关闭出不去,等了许久也不见回,所以才寻出来。”

“我若想回藏春楼,在撞了城门便回了。”

“二小姐若嫌弃青楼污秽,属下可以另作安排。”

“你该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属下知道,二小姐只是不愿再见属下!”

是这个意思,但这个话从他口里说出,我有些难堪。

“那日只因救二小姐心切,并非有意冒犯,还望二小姐莫要耿耿于怀。”

我都快忘了这茬了,他这岂非不是又提醒我?感觉两颊火速升温,瞬间烧得外焦里嫩,亏得夜色不明又背着光,才勉强遮羞。

夜色如浅墨泼洒在他身上,只依稀可辨轮廓,独眸光出奇的透亮,穿透人心地透亮。

只怕耿耿于怀的人是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