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二一 止步如初(三)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019 2011-12-05 12:58:04

  我很好奇是什么人能令我娘念念不忘,而无视英武盖世的尔朱荣。

“就是这个人让你娘终日以泪洗面郁郁寡欢,以至积郁成疾早早地撇下还在蹒跚学步的你而去!”

我感叹:“娘竟这般痴情!”

爹颓然地抚着碑身仿佛在抚着我娘的脸,小心得无力:“是她太傻!为一个不过生了张好皮囊的懦夫,自己把自己活活折磨死。”

“懦夫?”我疑心爹说这话带有严重的对情敌的憎恶色彩。

“枉那人位高权重号称才高八斗,眼见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兄长下赐于人,却大气不敢出地选择做缩头乌龟,不是懦夫是什么?”

我娘是宣武帝下旨赐给我爹的,既是“兄长下赐”定是亲王之流,从爹变味儿的口吻中不难推测此人长相俊美且负才情,对号宣武一朝的亲王,我隐约知道是何人了。

——“仙云堕影,钗醉清河”,一个在河边喝口水都能引来仙娥按下云头偷觑连珠钗滑落都浑然不知的美男子,又有几个凡间女子能抵得住他的诱惑?更何况此人性情雅达礼贤下士,敏慧而富才学,几乎集人性美好于一身。(反正世人的口碑与爹的观点大相径庭。)

清河王元怿,我儿时曾立志要嫁的人,如果我爹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我自然要为我儿时的偶像说句公道话:“他都已经为元叉所害,爹又何必耿耿于怀?再说位居人臣,总有不得已之处,这一点爹应该深有体会才是。”

“休要拿爹的忍辱负重与他的懦弱无能相提并论!”

“若是爹,莫非要冲冠一怒为红颜?”

“不过是舍弃名利的事情,我若是他,自然有办法和相爱的女人长相厮守。”

“人各有志。或许,他也很痛苦。”

“好了,不说那人了!你让爹和你娘单独待会儿。”

“……,是。”

我站在稍远些的地方摸着马儿的脸不时回望爹,他对着娘的坟墓絮絮叨叨似有说不完的话,很少听人提及我娘的事情,但也知道我爹对她用情至深。对外人而言我爹无疑是铁血的,练兵杀人从不心慈手软,这世上除了三个女人,我娘、我还有尔朱丽,只怕没人会觉得我爹还有温柔的一面,但他真的是个痴情的好男人慈爱的好父亲。

那清河王又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怎么从来没听于四娘提起过我娘和他的过往?

他真的爱过我娘吗?爱一个人应该会为了对方舍弃名利吧!

胡思乱想着,一只翠蓝斑凤蝶扑着炫目的翅膀从我眼前悠悠晃过,我闲得无聊,便想捉了它玩。别看它一副慢性子,一见有人对它不轨,立马身姿矫捷,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越追越闪得快。

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结果还被一条溪流拦住不得不选择放弃,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慢悠悠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忽觉人生莫类于此,有时候看着心爱的东西离自己远去,却因为眼前的阻拦无能为力。

我娘于清河王,会不会也是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