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二〇 止步如初(二)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115 2011-12-05 12:58:04

  凄凄寥寥的过了数日,爹似乎听到了一点风声,把我叫过去责问一番才说到正题,叫我随他去祭拜我娘。

野风在秀荣的山原上游走,撩拨着马背上契胡人的血液。多久没有这样快意驰骋了,我紧随着爹的飞骑踏过浅溪,越过花色斑斓的山头,嗅着一路芬芳走进蔼蔼松柏。

快到墓地时,我们下马前行。

爹走在前面,身姿伟岸举步潇洒,尽管已过不惑之年,常年的鞍马生活留住了他过硬的体魄,他突然问:“你娘在我身边两年,和我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却在临终前再三嘱咐我好好将你抚养成人替你找个好的归宿,你可知为何?”

我想都没想:“自然是母爱使然。”

爹摇头:“你出生时,有道人言你‘命似飘红,纵倾心逐水乱世沉浮,亦不免落地化尘,晚景凄凉,除非嫁与转世青龙,方能保一世平安守一世富贵’。这话成了你娘的心病,所以她在临走前说‘纵为飘红,亦有桑梓可托身,若能寻到那祥贵人家,说不定真能福庇颜儿,化解舛运,我命已至此,但求你这一事,一定要替找她那人!’……”

回味心爱之人临终前的话是何其苦涩,爹眼里蒙了层湿意,只有在提及娘时才有的伤感游曳其中。

我一直不明白玉虚真人为何要道破我的命格,除了徒增双亲烦恼,于事何补?爹悔我和如愿婚约,恐怕正是因为如愿家世呈衰败之象,怕他不足以福庇我这条烂命。

“爹认为阿那瓌就是那转世的青龙,可以福庇我的贵人?”

爹拉回有些飘忽的思绪,定定神微叹一声:“阿那瓌表面是轻佻些,不过从他计败拔陵来看也算得上是位少年英主,所谓真龙天子,爹认为他是那转世青龙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惜此人为你所恶错过了,现在也只能祈求元宽是你可以托身的桑梓了。”

听来爹对元宽的信心不够,莫非元宽在他面前同样流露过隐退或不争之意?

“既是命定,又何苦挣扎,爹莫要再为我浪费心力。”

“你这孩子!”爹冲我直摇头,扭头见我娘的墓冢和碑刻立时严肃起来:“到了,先向你娘磕头上香吧!”

轻烟徐徐袅,焚香祷慈母,死者长已矣,生者长戚戚。

“颜儿,你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

“娘的生辰?”,我娘的忌日在冬至,只有她的生辰没人告诉过我。

爹叹气:“二十年前的今天,是你娘来秀荣的日子。”

爹为何要叹气?我娘郑璧人据说是个一等一的美人儿,这样一个绝美女子在秀荣的旖旎春光里走来,是多么令人期待和激动的事情?便是回忆也该是甜美幸福的吧,何至于是一声叹息的基调。

爹脸上,有我看不懂的颓然和伤感。

“那天的轿子落了许久也不见你娘出来,我以为是她羞怯不敢下轿,当我掀开轿帘时却看到一张泪雨滂沱的脸……,从那时我就知道,她惊艳的美貌下藏着一颗会蜇人的心。”

“尽管我百般讨好事事迁就,始终不得她欢心,她甚至连话不愿意和我说。我私下逼问于四娘,才从她口里得知你娘在洛阳时已经有心上人,”

我很好奇是什么人能令我娘念念不忘,而无视英武盖世的尔朱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