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三五 邺城红尘事(一)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067 2011-12-05 12:58:04

  贺拔兄弟还在鏖战韩楼,邺城庆功宴已经摆上,歌舞欢快,酒色生香,也不管是谁杀的葛荣,谁伤的尔朱兆,反正结局是可喜的。

一场久违的庆功宴,吃得各有一番滋味。尔朱荣和众人是高兴的,高欢是淡然的,尔朱兆虽负伤兴致还是热烈的,尔朱叉罗盯着盈盈是失魂的,盈盈看着元宽是失落的,元宽望着尔朱颜含蓄里是透着暖风的,尔朱颜想着宇文泰的伤势和如愿的下落不明是忧心的……

白天见宇文泰被人抬进俘虏营时,我的心快跳出嗓子眼,无奈爹和众人都在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抬走。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如愿又是怎样的情形?想想都叫人焦心!

“颜儿,在想什么呢?”爹扭头撞见我的失神,笑问。

“没有,只是有些累了。”

“你今天使的力气比过去二十年加在一起还多,是该累了,先下去歇着吧!”

我正准备起身,坐在一旁的玉夫人扯扯我的袖子,低语:“是不是该和晋阳王打个招呼?”

我才恍然记起他来,目光投向与爹齐案并坐的元宽,发现他正看着我,眼里的温柔仿佛随时会溢出来。我惭愧地端起酒杯往他那边送了送,一口饮尽,赔上一个笑脸,才悄然离开。

元宽将高欢目送尔朱颜的失落收在眼底,埋头浅酌,笑得不知是讽是怜。

与元宽一同守邺城的抚军将军长孙稚趁兴举杯向元宽:“今日得尔朱郡王神力一举平定逆贼,王爷与尔朱郡主大喜之日亦不远矣,下官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元宽爽快应贺,笑饮一杯。

长孙稚的话题惹来众人热议,什么天上一对,地下一双之类的夸赞之词不绝于耳。有人高兴,有人尴尬,有人越发沉默。

寒意从身边之人身上透出来,元天穆不由打了个寒战,关切地瞥一眼高欢,又不作声色地看向尔朱荣。

尔朱荣干笑两声,悄声向元宽:“是啊,好事将近,王爷是不是该兑现对老夫的承诺了?”

元宽一笑:“丈人放心,待小婿与令千金完婚,定不会食言!”

意思很明显:欲借晋阳,先交人。

尔朱荣一听,暗骂这小子狂妄,竟敢威胁自己,心里是一百个不悦,遂道:“王爷该知道,通往洛阳的路并不只有晋阳这一条!”

元宽:“没错,郡王大可取道其它,只是如此一来,灵太后就有大把的时间召来各路勤王之师。岳父大人,你可要想清楚了?”

尔朱荣气闷不已,却也无奈至极。暗忖着这小子说得一点儿没错,兵贵神速,想一举拿下洛阳扳倒太后,不将大军搬到离洛阳近些的地方如何能成?取道它处,不但容易打草惊蛇,叫灵太后早做防范遗误战机不说,起事之地若选择不慎还可能使得天不佑我出师不利……(尔朱荣是极信奉时运、天命、风水之说的,每有决议必先占卜。这次自晋阳出兵击败葛荣,使他更加坚信元天穆所说:晋**华天宝,王气汇聚,乃龙虎之地,由此处起事没有不马到功成之理。),只是答了应元宽之请,便要失信于六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