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四五 梦里烟花(二)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252 2011-12-05 12:58:04

  除了白裘风领,全身的衣料饰物都是血一样的研红。高欢已经走马上任,如愿和宇文泰被爹别有用心地留在了城外,除去于四娘不在场的遗憾,应该是没有什么闹心事才对,可为什么我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头顶的雨伞撤去,才觉到了门口。不知何时门前立了位着装淡雅气韵却雍容的中年妇人,手持念珠慈眉善目,姣好的面容依旧可窥昔日风华,只是全身透着一股忧郁的气息。

“儿臣携新妇向母亲叩安!”

元宽如是说,我立刻意识到她就是晋阳太妃,忙随元宽下跪叩拜,“儿媳尔朱颜拜见母亲。”

“一路辛苦了,快起来!”晋阳太妃扶起我和元宽,笑望着我:“我儿果然如传闻般美貌,难怪宽儿一心要把你娶进门。”

元宽笑:“母亲,颜儿的好可不只在美貌。”

云太妃笑着回应:“这是自然!快进去吧,里面都布置妥当了,就等你二人过堂行大礼。”

元宽一笑牵着我的手迈进府门。

侯门一入深似海,我本也出生将侯之门,却也为晋阳王府的建筑恢宏所震撼,甬道庭院物景布置唯以大气是长,元宽本非什么节俭之人,自然沿袭洛阳奢华之风。廊檐张灯草木披彩,红妆侍女托盘列队穿梭,到处一派忙碌有序的吉庆之象。

拜堂在热闹而庄严的氛围中进行,偌大的喜堂,满目燃烧的红,满眼涌动的人头,满耳混着司仪口令的喧嚣,闹得我心神恍惚。

左仁城里那一对新人拜堂的情景重叠在眼前,对着云太妃和元子直的灵位行完高堂礼起身,蓦然发现站在对面的竟是如愿——红衣俊颜,笑容缱绻!

我睁大眼睛,生怕一眨眼他就消失,他笑,我亦笑,美得像梦一样飘然。

“夫妻对拜!”……,“夫妻对拜!”……

如愿缱绻的笑意渐渐僵化,忽而清晰忽而模糊,我开始害怕。

“郡主!”

不知谁推了我一把,如愿的脸彻底模糊,我视网膜的物象清晰地定格在元宽隐忍的脸上。屋子里不知何时变得鸦雀无声,云太妃正提着心看着我……

我马上意识到犯了什么错误,涨红了脸趁着司仪再次高喊“夫妻对拜!”,俯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胡汉合璧的拜堂大礼在我的一身冷汗中结束,直到后院的冷风吹到脸上,我才清醒不少。

不应该啊,不应该!

我被侍女簇拥着走向寝殿。后院里的布局倒是别致,也是大得可怕,路像蜘蛛网一样通往各处别院。这迷宫一样的院落,以至我在最初的一个月里若无人陪侍经常迷路。

“燕子楼?”

眼前这比秀荣燕子楼大上几倍的楼宇,竟也叫燕子楼!楼前种了竹子无数,苍翠挺拔,间杂数枝梅花,景致倒像是洛阳的翠微居。

侍女道:“这是王爷为娘娘安排的寝殿。”

毫无疑问元宽是费了心思的。

“尔朱颜!尔朱颜!”

诶?是谁怪里怪气地喊我?

我循声寻去,垂花廊檐下挂着一个铁笼子,里面趴着一只圆滚滚的黑毛东西,正歪着脑袋用它那黑亮亮的眼睛左右打量我。

“是西生!”

我喜出望外,它居然还认得我!

侍女:“东主经常在它面前念及娘娘,所以这八哥就记下了娘娘的名讳。”

原来如此!话说,定是这小子整天地念叨我的不是。

“东生呢?”

“今儿是王爷和娘娘大喜之日,东主是外男,自然不便相见。”

我把西生从笼子里取出来,它趴在我手心里一动不动,果然如东生所说肥得飞不动了。

我用手指戳了戳西生的小脑袋:“从今儿起,得给你减肥了!”

西生泪奔:东生说得一点没错,尔朱颜是个毒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