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五九 等闲变却故人心(二)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054 2011-12-05 12:58:04

  入夜,洛阳城太仓门守卫统领梁渠领着部下在辖区内例行巡夜,忽觉上方生风,抬头,一黑影在屋檐上一闪即没。

梁渠对部下低呼一声“有奸细!”,说罢匆匆跃上屋檐追去。

黑衣人在洛阳城鳞次栉比的屋檐间跃腾飞奔,梁渠施展轻功怎么追都不免落下一段距离,梁渠暗忖遇到了高手。黑衣人时隐时现,似乎并不想甩掉他,梁渠起了疑,就在这当口,黑衣人亦放慢了脚步,梁渠立刻意识到黑衣人是在引自己跟过去。

艺高人胆大,尽管对方来意不明,梁渠也没多想就跟上去。

追到永宁寺外,黑衣人纵身一跃进了禅院。永宁寺乃皇家供养的佛家圣地,梁渠有些犯难,转念又觉非常时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人,于是心一横跃上院墙也跳了进去。

夜深人静,佛堂笼罩在月华的清明之中,添香油的小沙弥倒在金身佛像前的蒲团上酣然入梦。宝殿金鼎上,梁渠和黑衣人隔着一丈之遥临风对立。

“梁统领好胆量,主公果然没有选错人!”

“你是谁?故意引我来想干什么?”

“在下是谁不重要,在下只是来替主公捎句话,梁统领若想城外的妻儿性命无忧,就请为主公打开方便之门!”

“你是尔朱荣的人!你们把我的妻儿怎么样了?”

“梁统领若肯配合,这个便无须担心。梁统领,灵太后残暴施政任人唯亲,像你这样的英雄屈居一个小小的城尉实在可惜,我家主公素来待人不亏,事成之后许你一郡之地,梁统领是聪明人,相信会做出聪明的选择。”

“你们想利用我的家人威胁我?”

“话已带到,怎么做,梁统领自己掂量。在下告辞了!”

寺外突然人声喧哗,小沙弥惊醒,听得是官府捉拿奸细连忙打开寺门。梁渠的部下一下子涌进来,神色紧张地四下觅望。

黑衣人淡淡地睨下去,那头的火光已经朝这边铺照过来。借着月色,梁渠看得此人眉眼清秀狭长,恰夜风卷起他罩面的黑抄露出尖削的下巴,若非此前的声音,梁渠一定以为对面站着的是位绝美的女子。

正在梁渠揣度着此人的身份,黑衣人向梁渠投来一个自己看着办的眼神,然后跃下金鼎向夜色深处隐去。

好厉害的人物,明明在笑偏让人不寒而栗。梁渠明知不该放他走却别无选择。

梁渠跳下去佯笑着对部下道:“追了半天,原来是只野猫!”

部下纷纷松口气,大呼虚惊一场,梁渠心里却是沉甸甸的再也轻松不起来。

梁渠的表现,令立在暗处的高欢嘴角浮起笑意。突然,他神色一凝,闪电出手袭向后方。

“高将军,是我!”

就在高欢劈掌欲给不速之客致命一击时,鬼鬼祟祟的沙弥往脸上一抹,露初真容。

“云珠!”高欢大为意外,“你怎么在这里?”

云压低声音:“说来话长,高将军这边请。”

……

的确如元雍所料尔朱丽没有出得洛阳城,她被元诩藏在永宁寺方丈禅院后的一尊佛像里,由易容成小沙弥的云珠照料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