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七三 脉脉还清寒(六)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128 2011-12-05 12:58:04

  元宽站在我对面眼眯成刀锋,光洁的额头青筋暴突,极度隐忍着,许久才一字一句吐出:“还你自由,让你和你的情郎双宿双飞?尔朱颜,除非本王死了,否则你别再痴心妄想!”

“你未免想得太多了,你不肯放手,无非是我还有些利用价值,你还想借我爹登上皇位么?”

“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爹一样居心叵测?”,元宽的眼里掠过凄然,苦涩涩地笑着,“想不到你我夫妻一场,你竟是一点都不了解我!”

“的确是不了解,你把自己藏得太深,我无从了解。”

才多会儿他就让我有了困惑,我害怕自己会被再次蒙蔽,撇下他转身走向床榻,昨晚一宿未眠,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心路历程,当真是心力交瘁。岂料刚转身身子蓦然腾了空,我凉气倒吸中,元宽的男性气息混着芷兰的味道袭来,定神才发现我已经被他打横抱起。

“你想干什么?”,我惶然。

元宽嘴角挂起邪肆的笑:“你不是嫌为夫藏得太深吗?那为夫就扒光了让你了解!”

谁想了解你的**,无耻!

“放开我!”……,“放开我,听见没有”……,“呜呜,你这个混蛋”……

“颜儿,我不会放手,就算你恨我也不能,……,我想我是疯了,才会那么爱你,明知……”

我挣扎着用力捶打着元宽的胸膛,他的话断断续续在混乱中飘进我耳中,一句也没听进去。

屁股一着床,元宽就欺了下来,丝毫不给我逃离的空间,他反手打落华帐。我咬着唇,侧过头闭上眼睛不去看他的狂野,。不知过了多久,冰凉的鼻尖抵着我的脸颊,轻轻吻去我的泪水,声音哽涩,“对不起,颜儿,对不起……”

我的泪涌得更凶。他*的,一句对不起,**犯就能得到受害人的原谅?

元宽冰凉修长的手扶过我的脸,呢喃中他的吻停在我的唇上久久没有移开,有丝丝温热**的液体渗到我的嘴里,咸咸涩涩的,我心里一惊,睁开眼。元宽双目闭合,长睫下莹润的眼泪在他高挺的鼻梁两侧沿着清俊的面颊滑落,在我与他的唇齿相接处正一丝一丝润到我口中来。

我愕然,我从不知冷峻高傲如元宽,也会流泪,不禁心中一动。似感觉到我的凝视,元宽睁开眼睛,平日清明的朗目此刻像结了雾气的秋水,瑟瑟地映出脸色依旧冰冷的我。

窗外细雨润物有声,丝丝湿润的气流从窗棂透进来,带着竹林的气息轻曳缀珠垂幔。我和元宽背对而卧,睁着眼睛沉默着,罗帐里静得除了珠子碰撞的声响只剩彼此的呼吸。

“不做天子,就不能给你一生安宁幸福吗?”

正揣度着刚才的状况,元宽突然幽幽开口,我立时明白过来,爹与他说了我命格的事,兴许还对他施了压。我知道元宽不是贪念权杖的人,先前说他想利用我得到皇位只是气话,念及此,若爹以为我运命为由硬逼元宽上位,以爹的控制欲,对心高气傲的元宽来说自是无法容忍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