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七六 暗放满庭芳(三)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182 2011-12-05 12:58:04

  “你对你母亲的事了解多少?”

“道听途说了一些。”

“她和你一样令人惊艳,精通音律饱览诗书,看似温婉实则倔强,只可惜太过多情”,“在宫中,多情是致命的,想来你也听过她和清河王的事。”

“听爹和奶娘提过。”

“只怕你母亲到死都不知道,成全你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这一生的至爱清河王”

“你说什么?!”

我疑心我那长眠九泉的娘亲听到这话,也会诧然睁开眼睛。

元宽淡淡叙来,言语之间不无嘲讽:“当年宣武帝要立你母亲郑氏为妃,你母亲因为钟情清河王抗旨不尊,引得后宫哗然,宣武帝龙颜尽失,不仅将你母亲打入冷宫,还迁怒于清河王,宣武帝针芒相对,清河王自是如坐针毡,一年后适逢你爹入朝归顺,清河王便密奏宣武帝将你娘赐给了你爹。”

“不可能!奶娘告诉我,当年是胡充华提议将我娘赐给我爹的”,我也不知哪儿来的底气,翻身对着元宽直呼不可能,可元宽的眼里就是写着毋庸置疑。

“灵太后不过是因后宫里的猜疑,背了这事的黑锅而已,她那时只是个小小的嫔妃,因诞下唯一的皇子随时可能被一杯鸩酒赐死,担惊受怕尚且来不及,哪来得功夫谋算你母亲?”

脑中震动不断,还好思维尚未短路:“既然连我娘都不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幼年与宫人捉迷藏,我躲进泰和殿中无意间听见的,怎么,你还不信?”

“怎么不信,要不怎么说皇家的男儿最是无情呢!”

果然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想来宣武帝责难清河王不过是因清河王让他没面子而已,气头一过,想想倒真不必为了个女人,闹得兄弟不合,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将那还对清河王念念不忘的郑璧人赏给了一见她就失了魂儿的尔朱荣,于是尔朱荣被招安了,北塞安定了,兄弟之间的和气也恢复了,一举三得了。

“逝者已逝,谁又知道清河王当初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我只觉得,你母亲被打入暗无天日的冷宫,还真不如嫁给你爹强些”,听了我的忿忿之言,元宽大为不平,还貌似受伤:“要说无情,谁又比得上你,你也不是无情,只是对我无情罢了。”

这又是绕哪儿去了?说我无情,我还没说你祸心包藏呢。

“你自小在宫中长大,应该清楚灵太后的手段,不心狠手辣也不会有她南面天下的风光,你知道我爹大军围城会逼灵太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对不对?”

元宽看着我嘴角弯起一抹浅笑,没有被道破心事的仓惶,反而有种平静的期待,像是在鼓励我说下去。

“借灵太后之手杀了皇上,这就是你助我爹起事那诸多理由中,最不可告人的一个,对不对?”

我的直觉一向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偏偏元宽的沉默验证了我这连自己想来都会吓一跳的直觉,我的心直往下沉,难以接受地盯着元宽。

“皇上一驾崩,后宫按例迁瑶光寺为尼,胡皇后只要出宫,你便可与她再续前缘,一切都在你的谋划之中,只是你没想到胡皇后会爱上先帝而断然回绝你,你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你的解语花会自作主张地把先帝薨逝的消息告诉我,将你的计划打乱。”

我越说越痛心,虽然我知道这个时代生存的艰难,可如果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谋人性命,我无法接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