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七七 暗放满庭芳(四)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123 2011-12-05 12:58:04

  我复转过身去背对元宽,心情落落:“为了她,你机关算尽,不惜借刀杀人,可事关我和族人的生死你却作壁上观,你对我又有情在哪里?”

“既然我的顾虑你都明白,何苦拿那些事堵自己和我,盈盈从不逆我,只这次,到底她是最了解我的,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我愿看到你爹称霸天下,最后却游说诸侯与他为盟,这么做岂非为了你,你什么都明白,为何独独不明白我的心?”

元宽轻叹一声从后面拥住我:“朝堂废立自古都是腥风血雨,各人自安天命,你莫要再疑心些有的没的,更莫要再疑心我会弃你不顾,你是我的妻子,就算舍了命,我也会护住你。”

不欺骗也不诚实是元宽对我一贯的态度,现在这番动情的话,我能相信多少?

“高欢没你想的简单,不要太相信他……”

“王爷,朔北郡王到!”

元宽正说到高欢,侍卫在屋外报爹驾临,我本欲起身相迎,元宽却轻拍的肩膀示意我躺着不要动,他自己速速下床更衣出去。我听见他在面吩咐侍女送些吃的进来,他倒是一如既往的体贴,昨晚到现在我滴水未进,这会儿早已饿得抓心挠肺。不些时香喷喷的饭菜摆上桌,五脏庙馋虫立时涌动迫我爬起来,一看有我最爱的芫爆仔鸽和酱汁鱼片,哪里还顾得生气,一口气扫了个精光。

安抚了五脏庙,我很不优雅地打了个饱嗝,抬头才发现一旁的侍女个个盯着满桌空盘傻眼儿,有的下巴都没来得及合上。最近饭量看涨,我囧囧地想着下回注意。

东生突然咋呼呼地跑来,“尔朱颜,快去看看,朔北郡王和王爷吵起来了!”

我蹭地站起来就朝广寒殿跑去,爹够隐忍,元宽够修养,这两人能起争执,一定有爹所不能忍,元宽所不能让,我琢磨着除了继承大统之事无它。

内乱初定,太后下野,国无储君,爹特意来晋阳王府,莫不是真打算将他推上皇位?

在广寒殿门口,正撞见爹负手走出来,满脸的愠色,我识趣地站定,昨晚趁他领中军攻宣阳门的时候偷偷摸进城,这会儿不定怎么恼我呢。

“爹英明神武,昨夜声东击西一举攻下洛阳,举世叹服,功载千秋,女儿在此恭贺爹圆了多年夙愿!”

在他冲我开火之前,先说些好话叫他消消气,不过赞他英明神武,我是由衷的,昨晚若不是他率中军引洛阳城中大批羽林军积聚宣阳门,尔朱兆岂能那么容易杀进城,城中的内应也不会那么容易动手。

“你来得正好,劝劝思孟,皇位可不是想要就能有的,错过了,可别后悔!”

“人各有志,爹何必强他所难,思孟的性子不适合在爹的羽翼下为君称皇……”

“连你也这么说!”爹才稍解的怒气又蹭地上来,两条浓眉拧成倒八字,当即喝断我,“爹的苦心算是白费了!”

“就算爹不爱听,女儿今天也要讲,爹若真为了女儿好,就不要逼元宽登基称帝,元宽看似潇洒雅达其实高傲自负,而爹虽英明神武难免刚愎自用,君臣相忌,不若灵太后母子相残已是万幸,何谈共济江山造福百姓,爹为大义拼杀一心匡扶朝廷,料来也不想祸事重现,叫女儿无法自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