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七九 河阴之变(一)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007 2011-12-05 12:58:04

  在尔朱颜致力祭五脏庙的时候,元宽与尔朱荣你言我语舌战激。

“老夫有一事相问,望小王爷能坦诚相告”

“岳父大人但问无妨”

皇位之事,自己已经明确拒绝过,尔朱荣何故携肃杀之气而来,元宽用脚趾头也能猜个七*八分,在名利富贵场长大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岂会因尔朱荣颜色不对就先乱阵脚。尔朱荣见状在心里哂笑,竖子,看你能镇定多久!

“好!”,尔朱荣停了停,故作迟疑道:“老夫率铁骑奔袭洛阳,还未出晋州,灵太后就得到消息在沿途设防,王爷以为谁最可能走漏风声?”

“八十万义军声势浩荡,想来无法瞒住太后的耳目。”

“是吗?”,尔朱荣冷笑一声,从怀中摸出一张蟠纸抖开递到元宽眼前,“这是老夫在上阳宫里偶然拾到的,王爷想想,当今天下除了王爷你还有谁能模仿钟繇正书足以以假乱真的?”

那张蟠纸写着“契胡狼夜袭京都,速防!”,元宽哪里认不出这正是出自自己之手与灵太后通风的那封信,当然这封信也非如尔朱荣所说是捡的,是他在上阳宫灵太后书房里搜出的。

尔朱荣来者不善,元宽亦是有备而战,他瞥了一眼尔朱荣出示的罪证,不以为然道:“听岳父大人的意思,这封告密函就是出自小婿之手,世人皆知小婿以飞白体见长,连小婿都不知自己亦擅长这钟繇体,岳父人大何以断定便是小婿所书?何况天下临摹钟体足以以假乱真者不乏其人。”

“岳父大人总是太高估小婿,看来这次也不例外!”

元宽这么说着,暗忖是哪里出了纰漏,不然不甚通诗书的老匹夫何以较真起笔墨来。

尔朱荣既是兴师问罪来的,自是手握把柄信心十足,元宽的辩解叫他打心底冒火,想他老子当年利用自己救璧人心切骗自己替他杀人夺妻也就罢了,这竖子更过分,骗娶颜儿不说,还在背后捣鬼险些坏他大事,如何容得!

“那好,老夫问王爷,王爷曾送给颜儿钟繇六帖,可是真迹?”

“难道岳父大人认为有假?”

元宽心里一惊,当真是小看尔朱荣,当世名家都未能分辨真假的摹本,竟然被他察觉出异样来。

“那就奇怪了,二十年前老夫曾亲眼目睹钟繇六帖真迹尽毁,二十年后它们却出现在颜儿书房中,岂非诡异?”,尔朱荣讪笑,“那六帖翰墨与这密函如出一辙,若非钟繇再生,谁来替王爷背这黑锅?”

原来如此!

元宽突然仰头大笑,惹得尔朱荣更加愠色密布,元宽笑罢道:“没错,送给颜儿的六帖皆是出自本王之手,这绢布上的字也确是本王所书,换而言之,是本王给灵太后报的信,作为拓跋氏的子孙,本王不认为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你……!”,尽管早已知道答案,听元宽亲口承认,还是叫尔朱荣气愤不已,自觉对他不薄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