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北朝遗珠

一八一 河阴之变(三)

北朝遗珠 allenxiaochong 1135 2011-12-05 12:58:04

  尔朱荣将契胡军、葛荣降军以及所控制州郡的兵马整编,改名水灵军,沿袭契胡军东西营统军制,西营仍为尔朱兆、尔朱世隆等尔朱宗族控制,东营因叉罗的不务正业和菩提的自甘堕落实际控制权逐渐转移到亲信高欢和元天穆手上,尔朱荣对东西两营有直接控制权,至此手握数百万雄兵的他,天下无与抗衡。

独孤信、宇文泰、慕容少宗以及贺拔兄弟等被编入西营,效命于尔朱兆;高欢、侯景、窦太、侯莫陈悦等效命于东营菩提和叉罗兄弟。东西营之间素来为了利益明争暗斗,随着尔朱荣手握天子置立大权,两营统帅之间在权利争夺中矛盾日益升级。

薄暮时分夏雷阵阵,高欢抬头望着乌云滚滚的天空,心中唏嘘:变天了!

迎驾队伍在电闪雷鸣中行至河阴处突然停了下来,轿子里的达官显贵纷纷把头探出看究竟,无不冷不丁地被眼前的情形吓一跳,水灵军拉弓搭弩,将数里之长的队伍四面堵死,晦暗的天气下,水灵军森冷麻木的脸不时在雷电中闪现,手中冷兵器反射着寒光,携着死亡的气息阴冷地射进一双双惶然的瞳孔,空气凝滞,仿若死了一般。

弦响矢落,欲拔刀护主的羽林将士率先喂箭倒地,剩下的要么弃械投降,要么不敢轻举妄动。

“太后,这可怎么办?”,

李崇年惊惶地落下銮驾帘子匆匆问灵太后,灵太后拥着废少帝元钊坐在榻上,凄然笑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怎么办?”

她平静地牵起元钊的手站起来,凛然走下轿去,群臣见灵太后出来,纷纷下轿跪地伏首,但都如惊弓之鸟不敢啃声。

尔朱兆手托“圣旨”,骑着他的高头黑骏在灵太后跟前站定,傲慢视下:“灵太后接旨!”

灵太后脸上挂着冷笑,没有跪迎的意思,尔朱兆大为不悦地喝道:“胡充华,还不快下跪接旨!”

不等灵太后发话,元钊站出来,小手指着尔朱兆骂道:“尔为臣子,竟敢直呼太后名讳,该当何罪?!”

尔朱兆哪里将一个三四岁的小毛孩放在眼里,大笑数声,俯身冲元钊阴阳怪气道:“黄口小子,还是回去吃奶罢,莫要惹毛爷爷,小心那边黄河里水深得很呐!”

灵太后见尔朱兆目露凶光,忙将元钊拉回身侧,冷然问:“尔朱兆,截拦御驾,你想干什么?”

尔朱兆敛笑冷哼一声,在马上直起身,展“圣旨”高声诵道:“庄帝敕曰:胡氏充华,沐宣武帝恩,得不死,荣极后宫,权倾天下,然不思图报,把揽朝政二十余载,内结朋党,外欺羸帝,豢养面首,**宫闱,大肆崇佛,至国库亏空,民怨众叛,社稷险毁,更穷凶极恶,大逆人伦,鸩杀亲子,斩绝皇脉,其行失节祸国,凌迟不足谢罪,然朕初承天序,心怀恻隐,念其伐乱有功,特赐浴天河,以涤宿孽,钦此!”

“赐浴天河,以涤宿孽”,就是要灵太后跳黄河洗清罪孽,这是元子攸的敕令,尔朱荣的意思,群臣哗然,灵太后仰天大笑。

黄河边上的人声此时与河水一般沸腾,惹得尔朱兆恼火:“水灵军听令,下面若再有嚼舌的,先扔进黄河去给太后探探路”

两千文武官立时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