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011:幸灾乐祸的家伙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目曙 1034 2011-11-30 12:23:32

  一口气从教室办公室跑到教室门口的凌若汐有点气喘吁吁的感觉,扶着墙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才慢慢地走进教室,一屁股坐到位子上就一动不动地趴在桌面上了。

  自从很揪心地做了那个决定之后就一直很愧疚的林暄琪见状,踌躇不前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正趴在桌面上不知道在干嘛的凌若汐,林暄琪迟疑了一会儿之后像是做了个什么重大的决定似得‘嚯’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抬脚打算向凌若汐的位子走去。

  左寒熙的余光扫到林暄琪的动作,稍稍抬起手阻止了林暄琪的动作。

  林暄琪看到左寒熙的动作又看了一眼凌若汐之后选择听从左寒熙的指示,乖乖地坐了下来继续观察。

  左寒熙在阻止了林暄琪的动作后,偷偷地把头伸过去打算从下面看一看凌若汐的表情,刚伸过去一秒就被吓得坐回椅子上。

  “活该被吓。”凌若汐强忍着笑意淡淡地送了被吓到的左寒熙四个字。

  “你不是也装睡?!刚刚还好意思说我装睡?!”被突然睁开眼睛的凌若汐下了一大跳的左寒熙在抚平了被吓到的心灵创伤之后气呼呼地冲着依旧趴在桌子上装睡的凌若汐吼道。

  像是在印证自己并没有在装睡般凌若汐在左寒熙的吼声中依旧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仿佛刚刚开口说左寒熙活该的不是她。

  左寒熙在吼了凌若汐几次无果之后彻底地火大了,他走到凌若汐旁边微微俯身在她的耳朵旁边不知道做了什么,正趴在桌上的凌若汐条件反射般一下子坐直了身,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脸上微不可见地出现一抹粉色。

  左寒熙被凌若汐这突然的举动下了一大跳,一脸不知所措地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正捂着自己耳朵的凌若汐。

  “你干嘛?!!!”待凌若汐稍微平复了一下有些不稳定的心跳之后,马上便恶狠狠地瞪着左寒熙大声地说。

  “我干什么了我?我没干什么啊?”左寒熙一头雾水。

  凌若汐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看着明明做了却一脸无辜表情的左寒熙不发一言。

  第一次被人用这种眼神盯着看的左寒熙浑身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再次纳闷地开口,“刚刚,我确实没有干什么啊……”

  凌若汐收回视线,把头重新埋在两臂间,不再搭理依旧纳闷地站在原地想原因的左寒熙。

  过了几分钟依旧没想起来自己刚刚对凌若汐做了什么的左寒熙朝凌若汐的位置悄悄移了小半步。

  同样坐在最后一排的其他几个见状纷纷捂嘴偷笑,南宫俊偷笑的行为太过火不小心便被正在小心翼翼朝凌若汐移动的左寒熙给发现了,发现了南宫俊的行为之后左寒熙恶狠狠地瞪了正偷笑的某人一眼。

  被左寒熙瞪了一眼之后,南宫俊活生生地把笑意给憋回了肚子,这行为直接导致他应证了‘笑到肚子痛’这句话。即便是已经笑到肚子痛,也不能笑得太夸张的可怜人只能捂着正痛着的肚子继续憋。

  一旁笑得比较含蓄的慕容云轩和林暄琪看见一直都过得很乐活的南宫俊难得吃瘪笑得更开心了。

  因为不能笑出声而憋得肚子疼的南宫俊见状瞪了他们两个一眼之后无奈地继续憋。

  另一边的左寒熙在经过N次小半步的小心移动之后终于有些不安地来到了凌若汐的旁边,再次缓缓地低下头……

  “左寒熙!!你又想干嘛?!!!”还没等左寒熙完全地低下头,本就已经感觉到他靠近的凌若汐猛地一个抬头看着他大声发问。

  “我没想干嘛,只是想看看你是在装睡呢还是在装睡呢。”差点因为凌若汐的突发行为而被撞到脑袋的左寒熙一听她这话便摆出一副‘我没想对你干嘛’的无辜表情。

  “我才没你那么闲有事没事老爱装睡!”凌若汐说完又趴下了。

  “你这行为还不是装睡?”左寒熙看到凌若汐说完又趴下有点孩子气地用手指着她。

  “你才装睡!你全家都爱装睡!”凌若汐一听这话再也忍不住气了。

  凌若汐这话一说出口,全场顿时安静了。

  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呢?到底在哪里听过呢?真的好熟悉好熟悉……

  在场的表面上是端坐在桌前等着老师来上课实际上实在暗地里等着看好戏的同学们里面,恐怕就只有这几年除了过年过节回家就一直待在美国上学还不看那些恶俗到让人有种想要吐血的电视剧和电影的台词的‘海龟三剑客’之外,全都在苦思冥想自己到底在哪里听过这句让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的句子。

  ‘海龟三剑客’满脸迷茫地看了正努力回想着什么的同学们一会儿之后发现自己还是很迷茫。

  于是乎,放弃了研究他们的行为,把视线重新投射到表情同样很迷茫的凌若汐身上。

  “你们突然这么安静搞得我好尴尬啊,我刚刚是不是说错什么了?”被这种安静的氛围搞得有点浑身不自在的凌若汐在和‘海龟三剑客’的视线不期而遇之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忍不住开口大声询问突然安静下来的同学们。

  ‘海龟三剑客’心里求知欲很强烈却用淡淡的表情稍稍掀掀眼皮子假意地表现出自己只是顺便听听并不是很特意地在听。

  众多正苦思冥想的同学们一听到凌若汐开口询问他们,顿时,前后只花了几十秒的时间安排好一切,最后选出提问代表进行提问。

  “我们刚刚只是在思考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不是在哪一部电视剧或者电影里面听过。”围观同学选出来的代表迟疑着站起来看着正一脸好奇地看着他的凌若汐小声地说。

  代表一开口,众多同学集体只剩下一个动作——趴桌不起。

  其实那个被选出来的发言代表平时是胆量很大说话的声音也很大的一位小伙子,谁能预料到平时那么大胆的男生在单独和一个看起来气场那么弱,表情那么柔和的小女生说起话来竟然气场比她的还要弱上几分,这让选他做代表的众多同学有种想要倒地不起的冲动。

  “额……那请问你们想起在哪里听过了吗?……老实讲,我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是记不起来在哪里听说过……”听了代表同学的话之后凌若汐的嘴角微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之后,一脸认真地看着表情很懵懂的代表同学问。

  众多好不容易才恢复好那心中的泛酸感后重新抬起头继续围观的同学们,听了凌若汐这话之后又有了想要重新趴回桌面上的冲动,如果场景允许的话,他们会选择做一个比较直接比较爽快的动作——倒地不起!

  ‘海龟三剑客’和林暄琪听了之后则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捂着自己的嘴巴在那边憋笑,肩膀不停地抖啊抖……

  “何必呢?这点小事有什么好纠结的……”左寒熙在把自己的笑意强行憋下去之后恢复到平时那在陌生人面前的表情,一脸酷酷地对着正一脸不解地看着众多同学的凌若汐说。

  “对哦,这有什么好纠结的……左寒熙,你刚刚为什么突然对我耳朵吹气?!!!!”凌若汐听了左寒熙的话之后像是茅塞顿开似的哦了一声之后,有点反应迟钝地想起来让自己突然炸毛的原因,一脸凶狠地对着左寒熙吼。

  我什么时候对着她的耳朵吹气了?

  左寒熙一听这话一边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正在恶狠狠地瞪着他的凌若汐一边努力地回想自己什么时候做了这事。

  “什么什么?!!若汐!你刚刚说左寒熙对你做了什么?!!!他刚刚对着你的耳朵吹气??真的假的?!你耳朵不是敏感的很,连我不小心靠你太近,把气息喷到你耳朵上你都会捂着耳朵不停地躲……左寒熙竟然对着你耳朵吹气??而你却没有作出其他出格的事情?这不像你的性子啊~~”一听这话,正坐在自己位子上面时时刻刻留意着凌若汐和左寒熙一举一动一言一语的林暄琪马上跟兔子似得蹦跶到了凌若汐旁边一脸激动地问。

  “我……我那个时候不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嘛。”凌若汐像是温婉的江南女子般低着头微红着脸回道。

  “什么叫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明明就是因为太害羞才这样!!”林暄琪咋咋呼呼地大声说。

  林暄琪这话一出,周围顿时响起一阵阵不敢置信的声音。

  同学A:怎么可能,像凌若汐这种性格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属性是为男的女汉子,竟然也会有害羞的那一刻?!!

  同学B:怎么可能,像凌若汐这种女汉子,竟然会害羞?我是绝对绝对不会相信的!!!

  同学C:怎么不可能,这世间一切皆有可能……

  同学D、A、B:楼上那位请注意队形!!请楼下保持队形!!

  同学E:怎么可能,像凌若汐这种女汉子,……

  “你小声点啦,琪。”凌若汐听着周围同学的质疑声,头越低越下,脸越来越红,声音越来越小,伸手扯着林暄琪的衣袖,小声地发出小猫似的抗议的声音。

  “啊?若汐,你在说什么?大声点,我最近没有掏耳朵,耳朵有点堵塞。”林暄琪装出一副‘我没听见你说话,麻烦你大点声’的样子,最后为了给自己的借口增加一点真实性,还真的抬起手用小拇指假意地掏掏耳朵,表示自己的耳朵真的有点堵塞。

  “我让你小声点!!!!这次听见了吗?”凌若汐这回顾不得矜持不矜持,害羞不害羞了,大声地说完,最后还很体贴地帮林暄琪进行一次名副其实的‘通耳朵’。

  “听……听到了。”林暄琪被凌若汐的声响吓了一大跳,捂着有点受伤的耳朵唯唯诺诺地小声回答。

  “真的是,没事插一脚干嘛,回去好好呆着准备上课……咦?说起上课,怎么上课铃声响了这么久了,老师还没来上课?”凌若汐一把把一副‘我受伤了’表情的林暄琪推回座位之后发现上课铃都响了那么久了,上课的老师还没有来上课。

  “这节课是自习课!!!没有老师!!!”凌若汐的话音刚落,众多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很强的同学们大声地异口同声地指着黑板上的几个大字回答凌若汐的问题。

  “哦,原来是自习课啊~”凌若汐顺着众多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终于看到了黑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写上去的‘自习’两个硕大的字眼,还是红色加粗加大的字号。

  倒!!!!

  这回有好多同学不顾形象的真真切切地干了一次倒地不起的行为,阵势之浩大,场面之后壮观,扬起的灰尘不知道有多少。

  “你们……怎么躺下了?”凌若汐一脸懵懂地看着众多倒地不起的同学们询问。

  躺在地上的众多同学集体翻翻白眼,又躺了几秒钟之后,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不再围观,捧着自己伤痕累累的心默默地坐回自己的位子,祈祷着时间快快地抚平自己心上的伤口。

  刚刚还那么热情的同学们怎么突然就……这么冷淡了呢?

  凌若汐带着心中的疑问郁闷无比地坐回位子托着腮帮子。

  一门心思想要彻底安静一会儿的凌若汐,刚坐下来一分钟不到,就被某个不知道是太无聊呢还是太无聊的人破坏了安静无比的氛围。

  “喂,你申请换位子的事儿,成了还是没成?”左寒熙摆明了不想让凌若汐有一分一秒的安静空间,她刚坐下来不到一分钟,左寒熙立刻马上就把头凑到她跟前,很是热情地询问。

  “要你管?真多事!”凌若汐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回了一句之后就把头转向另一边看向窗外,只留下后脑勺对着左寒熙。

  “这态度,这表情,看来是没成了。”左寒熙看了一会儿凌若汐的后脑勺,一脸可惜的说了一句话之后,也转回身子玩手机去了。

  这人真的是……明明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说起话来怎么那么像女生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闷骚男?!!

  凌若汐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正在玩手机的左寒熙一眼之后,心中腹诽。

  正在一脸愉快地玩着手机的左寒熙明显地感受到来自凌若汐的视线,本就已经很愉快的心情变得更加愉快了。

  这海龟真是有够呆的!就这资质还海龟呢,土鳖就还差不多!

  刚腹诽完左寒熙的凌若汐在看到他的表情变化之后,又在心中腹诽了一下之后随手在桌子肚里面掏出一本小说自顾自地看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