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009:吵起来了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目曙 4437 2011-11-30 12:23:32

  左寒熙他们几个看着凌若汐和林暄琪回到自己的位置后马上拿出待会儿上课要用的书本之后翻阅起来,表示有点无奈,明明前一刻还在面前做着些给人一种有点可笑感觉的行为下一刻却回到自己位子上面认真地做某件事个,给人一种强烈的反差感。

  “唉~还以为会有一出好戏可以看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尾哇,没想到哇没想到哇,想了好几种结尾却万万没想到这种哇~好可惜哇~”一心一意想要看好戏的无聊至极的贵公子南宫俊一脸可惜地边看着正在认真预习的凌若汐边托着下巴叹道。

  “够了,別叹了,快点把古文书拿出来,该准备上课了。”听完南宫俊的叹息,坐在一旁的慕容云轩从课桌里面拿出一本厚厚的古文书出来放在桌面上准备上课。

  “拿古文书出来干嘛?”南宫俊一脸不明所以的从课桌里面翻出古文书放在桌面上。

  “当然是上课啊。”慕容云轩连眼尾都没扫南宫俊一下,随口答了一句之后继续翻书。

  慕容云轩的话音刚落,上课铃声便响了。

  “什么?这节课是古文课?!那岂不是的对着那个古板到死的老姑婆几十分钟?!……”南宫俊听了慕容云轩的话之后连声惊呼,就连他口中的古板到死的古文老师已经进了课室都没有发现。

  “……”已经发现古文老师正朝着这边走来的慕容云轩没有再开口而是选择用眼神示意南宫俊。

  “你眨什么眼啊,你是在对我放电呢还是得沙眼了?”南宫俊对慕容云轩的行为很是不解。

  “对你放电?至于吗我?你才得沙眼了。”慕容云轩翻翻白眼很是无奈地说。

  “那你……喝!王老师?!您什么时候站在我后面的?”南宫俊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回头看看有什么东西在身后,愕然地发现自己口中的古板到死的老姑婆老师在自己身后正拿着古文书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也没多久,就在你说‘古板到死的老姑婆’开始站在这里吧,我没记错吧,慕容同学。”看起来很是古板的约莫四十岁的古文老师王老师用一种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的表情淡淡地回答南宫俊的问题,最后还问了问正打算装作不知道这件事的慕容云轩。

  这会儿慕容云轩再也做不到淡定地装作不知道了,只好放下手中的东西看向王老师,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你个慕容!竟然早就看到老姑婆站在我身后还不开口提醒我。

  在背后说人坏话恰好被当事人听到了的南宫俊在看到慕容云轩点头的那一刻起就瞪着慕容云轩用眼神警告他。

   Sorry啊!我已经拼命用各种方式来暗示明示你了,可怜我眼睛都快要眨成真沙眼了,你都看不明白我的暗示。

  慕容云轩用很是无辜的眼神回复。

  你……算了,这事我下课之后再找你!我先搞定这老姑婆,待会儿记得搭把口!

  南宫俊看看正以一种虎视眈眈的姿态注视着他的王老师,又看看正一副‘我很无辜’的表情看着他的慕容云轩,最后选择先搞定表面上很好说话实际上很难搞的王老师再找慕容云轩算帐。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慕容云轩用狂点头的方式来表达自己一定会帮忙搭把口的。

  “老师,我……”一向很能说会道的南宫俊在下定决心看向王老师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直等着南宫俊开口的王老师闻言微微地低下头很是认真地注视着他,想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在王老师的视线注视下,愈见惭愧的南宫俊把头越低越下。

  “对不起,老师,我刚刚正在和慕容同学聊天讨论昨天看的那部电视剧的剧情,聊得有点儿投入没注意听上课铃,不知道已经到上课时间,所以…...就……对不起。”南宫俊编起谎话来脸都没有红一下。

  “哦?你们看的是哪部电视剧?竟然好看到让南宫同学和慕容同学连上课铃响了都还在忘我地讨论?”王老师歪着脑袋看着正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的南宫俊语带疑惑地问。

  南宫俊头也不抬地回答王老师的问题,“就是那部TVB正在热播的《使徒行者》,超级好看的。”

  南宫俊的话说出口之后心中长呼一口气,好家在,我真的刚好在追一部电视剧,不然……

  南宫俊的话一出口,教室里面有看这部剧的和没看这部剧的同学都开始讨论起来。

  “你低着头干什么?给我抬起头来,你之前的老师没教导过你跟人讲话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吗?”古板又没啥好人缘导致没人告诉她南宫俊他们三个家世背景的王老师在听到同学们的讨论声又看看依旧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南宫俊,一时之间心火就旺盛起来,板着脸恶声恶气地看着南宫俊说。

  南宫俊一听这话抬起头,看向突然变了脸的王老师,以往一直微微上翘的嘴角,这会儿完全垂下,嘴巴微微地抿着,眼睛里迸发出一种莫名的光芒。

  原本正打算继续说些什么的王老师被南宫俊的眼神震慑到,突然发现自己原本在心中打好草稿的话根本就不敢说出口了,只好打发似得说了句,“好了好了,以后别再在上课时间讨论与上课内容无关的东西。同学们,上课!”

  南宫俊的视线一路跟着王老师的身影到了讲台上才收回,继续一脸笑嘻嘻地和左寒熙、慕容云轩他们小声说话。

  在热烈讨论着剧情的同学们像是没听到王老师的话似得继续忘我的一对一地交流着。

  “上课!!”王老师拿着桌面上的铁戒尺用力地一拍讲台大声地喊道,那戒尺一拍下去顿时扬起一阵阵粉笔灰。

  “老师好!”被吓到了的众同学条件反射般大声齐道。

  “好,同学们请把古文书翻到第四页,我们今天要讲的是……”王老师很满意地点点头率先翻开古文书上起课来。

  原本就已经浪费了大半节课的古文课在王老师古板的教导下,剩下的时间很快地流逝了。

  王老师一走出教室的门口,众多心早就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的同学们马上就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热烈的继续讨论起上课的时候没讨论完的东西。

  林暄琪一下课就走到凌若汐的座位前面盯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凌若汐。

  凌若汐完全无视了面前这位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的好友,继续回想自己之前到底要干些什么。

  过了约莫两分钟,凌若汐像是想起些什么似的‘嚯’地一声一下子站了起来,把正目不转睛看着她的林暄琪吓了一大跳。

  “你干嘛突然站起来……”林暄琪指责的话还没说全,被指责的人已经气冲冲地走到左寒熙的座位前面恶狠狠地瞪视着他。

  这回凌若汐没有像上次那样光瞪着左寒熙不说话,而左寒熙也没有像上次那样闭着眼睛装睡觉,于是乎,上次的事情在这次终于顺利地举行了‘开幕仪式’。

  “喂!你……”

  “我不叫喂。”

  凌若汐第一次开口,出师未捷身先死。

  “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凌若汐第二次开口,很成功地被敌人转移了视线。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麻烦你……”

  “……”

  “跟你说话呢,怎么不理人,懂不懂礼貌啊你。”

  “你刚刚是在和我说话吗?我以为你在和你面前的空气说话呢。”

  凌若汐第三次开口,被敌人直接无视了……

  “我当然是在和你说话,你没看见我站在你面前看着你的眼睛在说话吗?”凌若汐很是恼火地瞪着正靠坐在椅子上的左寒熙。

  “你有没有叫我,我怎么可能自己对号入座,万一你不是在和我说话那我岂不是自作多情?”左寒熙无视正瞪着自己的凌若汐依旧悠然自得地靠坐在椅子上。

  “你这个人真的是,你有没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怎么叫你……”凌若汐稍微降低音量在那里嘀嘀咕咕。

  “同学,我知道他叫什么。”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的南宫俊选择在这个适当的时刻开口。

  “你知道?”凌若汐看向突然开口的南宫俊。

  “是啊,我知道。”南宫俊点点头。

  “他叫什么?”凌若汐问。

  “左寒熙,左是左右的左,寒是寒冷的寒,熙是黄光熙的熙。”南宫俊很是详细地介绍左寒熙的名字。

  一旁的左寒熙在南宫俊说话的时候,一直用一种冷冷的眼神看着他,可惜,正说得入迷的南宫俊完全没有感觉到。

  “喔,他叫左寒熙啊~谢谢你哦,同学。……对了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凌若汐听完南宫俊的话之后若有所思地小声念叨了一下。

  “我叫南宫俊,南是南宫的南,南是南宫的宫,英是英俊的俊,你呢?”南宫俊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对自己的名字的解说有什么搞笑的地方,一脸笑嘻嘻地询问凌若汐的名字。

  “噗嗤~哈哈……咳咳……哈哈……”在一旁的林暄琪听完南宫俊的自我解说之后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这位同学,你在笑什么?”南宫俊看向正笑得就差没有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的林暄琪。

  “没……没什么,就是你说的话突然戳我的笑点。”林暄琪边笑边朝着南宫俊摆摆手。

  南宫俊听了林暄琪的话之后郁闷了,不插嘴了,重新回归到看好戏的行列中。

  慕容云轩默默地伸出手笑着拍拍郁闷中的南宫俊的肩膀,表示安慰。

  南宫俊回头无比幽怨地看了慕容云轩一眼又回头继续看好戏。

  “左寒熙同学,你是叫左寒熙吧,千万别告诉我你不是叫左寒熙啊。”凌若汐重新对着左寒熙说,还小心翼翼地跟他确认。

  “有事就说!少说废话。”左寒熙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好心情,用一种冷冰冰的声音对着凌若汐说。

  “好,那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麻烦你跟你的朋友坐到别的位子去行吗?”凌若汐这回直奔主题。

  “理由?”左寒熙甩出两字。

  “你们学习那么好,全校真正的前三名,当然得坐在靠前面一点的好位子上啊,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啊?”凌若汐说道最后略略提高音调询问正坐在自己位子上看好戏的大部分是女生的同学们。

  “是!!!!!!!!!”这是众多女同学的声音,洪亮如钟啊。

  “不是……”这是少数男同学的声音,完全被掩盖住了听不见……

  “我们成绩好关你什么事?”第一个理由瞬间被驳回。

  “……你们……你那个朋友不是有近视眼嘛,坐前面会更好,看得不会那么费劲。”凌若汐用手指指了指带着无框眼镜的慕容云轩。

  “这位同学,我这是远视眼镜,不是近视眼镜。远视得坐得后面点才会看得不那么费劲。”这回不等左寒熙说什么,被提到的慕容云轩扶着自己的眼镜辩解。

  这回,被连续驳回两个理由的凌若汐同学彻底地郁闷了。

  “你还有什么理由?”左寒熙看着眼前一脸便秘状的凌若汐。

  “我也不找什么理由了,我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你们这位置换就换,不换也得给我换!!”凌若汐也不遮遮掩掩了,语气很冲地对着左寒熙一阵吼。

  “凭什么?”左寒熙冷冷地反问。

  “凭……就凭我是因为你们三个才被学校里面的花痴围堵在厕所里出不来,就凭我是因为你们三个才会变成刚刚那副邋遢的模样,就凭我是因为你们三个才会在开学第一天便在新的学校新的班级新的同学面前丢那么大的脸,还树那么多的敌!!”凌若汐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大声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都快要崩溃了。

  原来真相是这样。

  众多围观者听完凌若汐那将近崩溃的哭诉之后,都很同情地看着她。

  原来是因为早上在学校门口的那件事。

  左寒熙、慕容云轩和南宫俊听完凌若汐的话之后回想了一下,想起来早上在校门口发生的那件事。

  “我老实告诉你,你想让我们坐到别的位子这件事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一件事,你就别再浪费口舌了。”左寒熙听了凌若汐的话,沉默了良久之后给出了这么一个答复。

  “你……你们……好!很好!!非常好!!!你们不换到别的位子是吧,你们不换,我们换!同学们,你们有谁想要和他们三个一起坐?我和我朋友跟你们换个位子。”凌若汐一把扯过正在一旁看好戏的林暄琪大声地再次询问周围的同学们的意见。

  你们敢答应试试?!

  左寒熙在凌若汐的话音落下之后马上用一种冷冰冰的眼神瞪视众多围观者。

  我们想啊,但是,我们不敢啊。

  众多围观者纷纷腹诽,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貌似没人愿意跟你们换位子喔。”左寒熙看着众多围观者的表现,很是满意地用一种很欠扁的语气对着凌若汐说。

  “你……你们……你们欺人太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偷偷在向他们施压!”凌若汐气呼呼地指着左寒熙。

  面对凌若汐的指控,左寒熙摊摊手不发表任何异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