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015:将人军者反被将军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目曙 1041 2011-11-30 12:23:32

  凌若汐她们一路狂奔终于赶在上课铃响起之前回到了课室。

  到了教室门口,凌若汐抬起手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脸上浮现出一抹名为安心的笑容,和林暄琪她们对视一眼点点头走回座位拿出上课要用的书本准备上课。

  其他三个都很顺利地完成了一切上课的准备,除凌若汐外。

  “喂。”坐在凌若汐旁边的左寒熙像是等了她很久,在她坐下之后没等她做出其他行为便迫不及待地开口。

  一听这声音便知道是坐在隔壁的闷骚男,正准备拿书出来上课的凌若汐一边继续拿书一边没好气地说,“左大少爷,你又想干嘛?”

  “那个老头找你去校长室干嘛?”左寒熙假装无意地问。

  “你说的是哪个老头?”凌若汐放下手中的书,靠在椅背上抠着指甲漫不经心地问。

  “校长。”左寒熙的语气冷了一度显然不想说得这么明显。

  “哦,原来你说的是校长,没什么啊,就说有人找他要求退我学罢了。”凌若汐依旧淡定地抠着指甲,仿佛被要求退学的人不是她似得。

  “谁?!”左寒熙的声音瞬间高了个八度。

  这声响把离得比较近同学们吓了大跳,看了一眼后洋装淡定地重新干自己的事。

  “你的爱慕者她爸。”凌若汐被吓得最厉害正在抠指甲的手一抖,淡淡地瞥了左寒熙一眼。

  “到底是谁?别跟我打哑谜!”左寒熙的耐性快被磨净了。

  “哎呀,你不用知道的太详细啦,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好了,其他不用知道啦。”凌若汐摆摆手表示这事不用你管太多。

  “你不说是吧,好,很好,非常好!我自己去找那个老头去!”左寒熙一副气极的模样,说完就站起来急步朝门外走去。

  慕容云轩和南宫俊见状,怕左寒熙惹出什么事连忙跟上。

  “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管闲事了?这事又不关你事,你找老头干嘛去?还生这么大气。”南宫俊一边急步快走一边满脸好奇地问。

  “这事怎么可能不关我事?你刚刚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吗?既然是因为我的原因导致这件事的发生,我就有义务去解决这件事,你们两个别跟着我回去上课吧,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左寒熙说完让紧跟在身旁的慕容云轩和南宫俊回去上课别跟着。

  “……那好吧,你可别惹出什么事来啊,我们两个先回去上课,有什么问题电话联系,我们马上去支援你。”慕容云轩看了一眼左寒熙,跟他交代了几句。

  左寒熙没说话,右手比了个ok的手势,继续朝校长室的方向走去。

  慕容云轩拉着还想跟上去的南宫俊回课室。

  左寒熙用力地一把推开校长室虚掩着的门,门狠狠地撞到了墙壁上发出‘砰’的声响,把还在悠然自得地品茶的校长吓得差点被滚烫的茶水烫到。

  “谁?怎么不敲门……是寒熙啊,你找我有事?”校长猛地抬起头看向门口有点生气地质问,待看清门口站着的左寒熙后语气马上变软一脸和蔼可亲地看着他问。

  “老头,我问你件事,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左寒熙大大咧咧地走到沙发上坐下语气很冲地对校长说。

  “必须的必须的,您请说您请说。”已经有点老态龙钟的校长马上恭恭敬敬地点头哈腰。

  “你刚刚是不是把凌若汐叫到校长室来了?”左寒熙姑且满意地微微点点头开始问。

  “……是。”校长不明所以地顿了顿,最后老老实实地回答。

  “你找她来这里干什么?”左寒熙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

  “陈校董递了一份申请上来,是关于她的,为了解情况,只好让她来一趟,这份是陈校董递上来的申请,您请过目。”校长起身走到办公桌上拿起之前给凌若汐看过的申请书双手递给左寒熙。

  “老头,这茶不错,哪买的?有空帮我买一罐,我捎给爷爷尝尝。”左寒熙放下手中的茶杯接过校长递过来的申请书。

  “我这刚好有一罐没开封的,您拿去捎给老爷子尝尝。”校长一听这话马上到书柜的最上面拿出一罐全新的没开封的茶叶放到左寒熙面前的茶几上。

  “嗯,好。这申请不能批,如果陈校董问你原因,你就直接说这事是我做的主,让他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好了,我先走了,这茶,谢了。”左寒熙交代完之后放下手中的申请,拿起包装精致的茶叶,起身离开。

  “不用不用,您慢走。……艾玛,这小子,小小年纪气场就已经跟老爷子有得拼了,真的是后生可畏啊!”校长目送左寒熙离开之后,心有余悸地拿起还没喝完的茶杯喝了一口缓缓。

  “喂,陈校董啊,你今早递上来的申请结果出来了……不批,对,是不批……原因?原因就是这件事是你女儿先去找人家茬而不是人家先得罪你女儿,你这申请上面写的理由不真实……你别扯这么多,这事连老爷子的孙子都知道了再扯老爷子都该知道了……让你女儿收收性子,别再惹事了,再惹事被退学的就不是别人而是她了,好了,就这样。”校长缓了缓之后,马上用办公桌上的座机拨了电话给陈校董。

  “哎,这陈婷婷也真是,都多大了,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依旧做事不经大脑!”校长挂了电话感叹一句,再次拿起电话给刚离开不久的左寒熙打电话,“喂?寒熙,你刚刚交代的事已经解决了,嗯,是的,好的,拜拜。”

  接完校长的电话,左寒熙边悠闲自得地转着手中的手机边朝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突然,手里面正被转得欢的手机愉快地唱起歌来,左寒熙停下动作,看了眼来电显示,嗯,不认识,慢悠悠地按了接听键,“喂?哪位?……哦,陈校董啊?您老找我有事?……哦,这事啊,解决了就好……追究?不会,您觉得我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好了,我得上课呢,您也忙,就先这样吧,您老工作去吧。”原来是陈校董特地打过来替女儿道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