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034:‘新手机’君所引发的‘惨案’之续集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目曙 1218 2011-11-30 12:23:32

  两人的打打闹闹一直持续到上课铃响完、老师来到课室门口才勉强停止。

  也不知道这次的事件戳到了她们身上的哪个穴位,竟然回到了座位之后也安分不了,竟然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尽搞些小动作,不是传纸条就是传手机。

  搞小动作也就算了,竟然还有胆量搞得如此光明正大,要知道她们的座位虽然不是在教室的前面或者中间而是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但是,她们两个的座位是老师站在讲台正前方的最佳视野范围啊,没有一丁点盲区!!因此,她们的小动作即便是搞得在隐蔽老师也会看得到。

  在她们两个无比天真地以为自己的小动作老师不会发现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凌若汐!林暄琪!你们两个上课不认真听也就算了!竟然还有胆光明正大地在我眼皮底下搞小动作?!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当老师的人当做老师?!!你们知不知道‘尊师重道’四个字怎么写?!!!说话呀,你们是哑巴了吗?还是觉得我一个人在这里自说自话演的独角戏很好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本该在讲台上给同学们传授知识的老师已然出现在凌若汐和林暄琪中间的过道上瞪着她们大声地说,还一边说一边用手中拿着的铁制戒尺轮流着敲打她们两个的桌面。

  在铁制戒尺的敲打之下看起来无比‘强壮’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强壮’的桌子发出一阵阵‘哀鸣’,把周围的同学们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刚脱离‘雕兄’之身份不久的凌若汐和林暄琪再次成了如‘雕兄’一般身份的人物,可想而知,她们当时的表情是多么多么的囧囧有神啊!

  最近怎么这么衰啊?!!!怎么‘干坏事’老是被老师捉包。

  凌若汐和林暄琪实在是怕老师再如此敲打下去自己和桌子的心理承受能力会破表,为了自己的耳膜跟自己的桌子连忙站起身来低着头,摆出一副‘我错了,老师,求原谅!’的样子。

  “我让你们说话,你们光低着头是要干嘛,难道你们的脑袋会帮你们说出你想要说的话?不过,很抱歉,你们老师我能力有限无法读懂你们的‘脑袋语’,请你们开开金口说我能听到的人话,成吗?”也不知道这个老师是不是提早更年期,还是家里亲戚正在来访,脾气特火爆,跟一座活体火山似的,而凌若汐跟林暄琪无比悲催地成了那让这座活体火山燃烧的火种,一个不小心就让这活体火山燃起了熊熊烈火。

  “对不起,老师,我们知道错了!”闻言,凌若汐和林暄琪偷偷地对视一眼后,默契十足地抬头对老师大声地道歉。

  “哦?你们知道错了?你们哪里错了?”老师双手环抱胸前,看看凌若汐再看看林暄琪,问。

  “我们不应该上课不听!”

  “我们不应该藐视课堂!!”

  “我们更不应该藐视老师!!!”

  ……

  凌若汐和林暄琪交替着一人讲出一个自己的错,并且还一个比一个大声。

  听到最后同学们几乎都已经捂着自己耳朵看着她们期待着她们别说了,要说也得降低一下音量。

  看着同学们的目光,正在不断地加大音量的凌若汐和林暄琪同样是苦不堪言啊,她们几乎已经听不清自己到底在讲什么了。

  “这些就是你们眼中的‘错了’?”看到她们两个终于停下几近‘咆哮’的认错态度后老师依旧双手环在胸前略带不屑地看着她们问。

  看着老师的眼神,凌若汐和林暄琪无语凝噎低头沉默了。

  “这就是你们认错态度?!如果每个人都想你们这样做错了事只要低着头随便说几句自认为好听的话就可以了的话,这世界上还要警察这职业干嘛?直接让他们上班时间吃饭睡觉打豆豆就好了!!说话呀,刚刚的口才不是很好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嗯?”凌若汐和林暄琪的沉默让态度本就不太好的老师更加嚣张了,竟然直接当着众多同学的面用手指头用力地戳着她们的脑门。

  被老师戳着脑门问话的林暄琪想要动动嘴巴,吞了吞口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被站在旁边的凌若汐制止了她的行为。

  凌若汐制止了林暄琪的行为之后,两人依旧在老师面前站得笔直,没有在低着头而是抬起头直视态度嚣张的老师继续不发一言。

  被老师此行为惊呆了的同学们先是看看老师,然后又看看正被老师戳着脑门却一脸隐忍没有发作的凌若汐和林暄琪,最后再看看正冷眼旁观着的‘海龟三剑客‘,不知道要做什么好的同学们决定——不管了!

  看到凌若汐和林暄琪终于不再低着头把头顶对着自己,训人功力跟传说中的训导主任有得一比的老师停下手上的动作不再戳她们的脑门,却依旧凶巴巴地看着她们两个说,“你们两个,下午放学前写一份检讨书交到我手上!检讨书上要写出你们做错了什么事,以及以后要怎么样杜绝这类事件的发生,一千字以上,不含一千,还有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得抄袭!!好了,同学们,我们继续上课!”

  凌若汐和林暄琪待老师转身回了讲台边后,马上坐下掏出纸和笔,打算马上就写。

  “谁让你们在课堂上写的?!!现在不准写,只能下课时间和休息时间写,听到没有!”刚拿了一粉笔准备些什么的老师不知为何突然来了一个回马枪。

  “听到了!!”正在奋笔疾书的凌若汐和林暄琪一边回答一边动作迅速地把已经写好了开头的检讨书用力往抽屉里面塞。

  老师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在众多同学们面前缓缓开口道,“这是我第一次来你们班给你们上课,你们应该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同学们集体摇头好奇地看着老师。

  “我是你们班这学期的哲学老师。”

  “可是,老师,我们班的哲学老师好像是个男老师啊。”同学们疑惑。

  “代的,你们原来的哲学老师临时请了陪产假。”

  “临时?”同学们继续疑惑。

  “嗯,是的,临时,就今天快来给你们上课前才请好的假,刚走。”

  这还真是有够临时的。

  同学们点点头,表示懂了。

  “我是高一级的年级组长。”

  “您是高一级的年级组长?!”同学们惊呼。

  “代的,你们原来的年级组长临时请了陪产假。”

  “临时?不是刚走的那位老师吧!”同学们继续惊呼。

  “嗯,是的,你们很聪明。”

  不是我们聪明,而是,您老的提示太明显,明显得像是把我们都当成了傻/瓜。

  学们点点头,表示懂了。

  “我是高中部的训导主任。”

  “代的?”同学们期待。

  “不是,今天刚升的。”

  “恭喜老师升迁!”同学们勉强地笑着道恭喜。

  “谢谢。”

  同学们纷纷低头再也笑不出来。

  此货竟然是训导主任?!!

  莫非今天运程是‘凶’?!

   nnd,竟然真的是‘凶’?!

  今天出门怎么忘记翻查黄历了?

  听了训导主任的这一波三折的自我介绍之后,凌若汐和林暄琪暗地里偷偷拿出手机翻查日历看自己今天的运程,看了之后心底直哀嚎。

  今天是乱作为后言多必失,不言更失啊~~

  总结语:不要乱作为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