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035:关于‘祸害’手机的去留问题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目曙 1113 2011-11-30 12:23:32

  当天下午放学前五分钟,凌若汐和林暄琪终于把利用休息时间紧赶慢赶赶出来的、两篇完全不同风格的检讨书送到了训导主任兼哲学老师的手中,在训导主任的满意微笑及点头示意之下离开了训导处。

  “啊~终于从训导处出来了,训导处真心不是我们这种平凡人待的地方,太吓人了,跟个地狱似得,还有那个笑起来如此吓人却不知道自己笑起来如此吓人的训导主任,跟个驻扎在人间的阎罗王似得,琪,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凌若汐拉着林暄琪的手一直走到距离训导处最远的洗手间里面才敢松开她的手和她议论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来。

  凌若汐说话的时候没有看向林暄琪所以并不知道她正在做什么。

  凌若汐等来等去都没有等到林暄琪的回应,她如此一反常态的表现让凌若汐不禁起疑,转头望向她想要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不看不打紧,这一看太吓人了,一向话最多的林暄琪竟然正破天荒地紧闭着嘴巴,双眼毫无焦距地看着洗手间墙壁上的镜子,也不知道她的七魂六魄游到哪里去了。

  从来都没有见过林暄琪出现过如此状况的凌若汐连忙小心翼翼地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知道是因为力道太轻还是因为什么竟然毫无反应地依旧呆楞,当凌若汐想要加大点力度再拍她肩膀试图唤她回神的时候,她却自个儿回神了,凌若汐半举着的手一时之间忘了收回来。

  “……咦?若汐,你举着手干嘛?”林暄琪一回神便看见凌若汐那正举着忘了收回去的手不由地又愣了愣之后才轻声地满脸不解地问她。

  “没……没什么,嘿嘿,刚刚我看见有一只厕所蚊停在你肩上,我刚想拍死它呢,谁知道刚举起手想拍死它你就动了,把它给赶跑了。”听到林暄琪的问话,凌若汐连忙收回手然后一边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一边掩饰性十足地拧开水龙头洗手。

  “噢~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想要打我呢。”被凌若汐忽悠惯了的林暄琪听了她的解释之后便相信了,跟着拧开水龙头洗了洗手。

  “你傻啊,我没事打你干嘛?”闻此言,正在洗手的凌若汐关上水龙头,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的还有她那带着水珠的手也跟着落在了林暄琪的脑袋上。

  “因为我连累你一起写检讨书啊,要知道,今天这检讨书可是我们两个的处/女作呢,我就想着你肯定火大得很想揍我一顿吧……咦?我们不是应该在训导处挨训吗?我们怎么来了洗手间呢?”听了凌若汐的话,林暄琪一边无声傻笑着摸摸被弄得有点湿的头发,一边跟还在对着镜子整理仪容仪表的凌若汐说。

  “呀!感情你这个小妮子的记忆点还停留在我们两个在训导处挨训的时候?那你刚刚是怎么跟我走来这里的?莫非,我真的给你那么强烈的安全感,让你已经可以开始无意识地跟着我走?哎,老实说,你会不会有一天如果我说我想要把你带去卖了,你会不会傻傻的心甘情愿地跟着我去啊?如果真这样,你就真的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卖了多少钱的大傻瓜了!”听了林暄琪的话之后凌若汐不禁开口调笑起她来。

  “什么嘛~你这家伙怎么这样!我这么相信你是因为你是我死党,你竟然还拿这件事开开我玩笑,我不理你了啦!”林暄琪说完甩手就朝洗手间外面走,理都不理凌若汐一下,看都不看她一眼。

  “哎哎哎,你别走那么快啊~”凌若汐不紧不慢地跟在正生闷气的林暄琪身后,话中带点紧张表情却没有一点紧张感。

  林暄琪不仅没有放慢速度反而加快了速度,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便已消失在楼梯转角。

  凌若汐没有再开口,略略加快点速度悠然自得地跟在林暄琪身后。

  “砰!”一声肉体与肉体之间特有的碰撞声自楼梯转角传来。

  原本还悠然自得地走着的凌若汐一听这声响,连忙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楼梯转角,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走路不带眼睛的吗?!痛死了!”林暄琪捂着被撞到了的鼻子低着头对着因为撞到她而停在她身前的同学大声地说。

  “这位同学,貌似是你走路忘记带眼睛了吧,你怎么能把自己的过错推到受害人的身上呢?”被指责的同学缓缓地开口把林暄琪的指责驳回。

  “你这人怎么……是你?!你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听到罪魁祸首竟然把他的过错推到自己的身上,一直捂着受伤的鼻子低着头的林暄琪无比火大地抬起头瞪向罪魁祸首,看到罪魁祸首竟然是南宫俊之后火气更甚,连受伤的鼻子都忘了照顾。

  “这楼梯是你家的还是怎么样,我为什么不会在这里?”被无故发火的南宫俊一脸莫名其妙地开口。

  “还你!这‘祸害手机’还你!”林暄琪明显没有听南宫俊说的话,只是一股脑地掏出口袋里面的手机打开手机的后盖取出里面的手机卡然后把手机塞到一脸莫名奇妙地看着她的南宫俊手里。

  “???”下意识地护住被塞进自己手中的手机,南宫俊脑门上的‘?’持续增加中。

  “俊,怎么回事?你怎么还不下来?咦?这不是林同学吗?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在楼下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人的慕容云轩在左寒熙的指示下上来找人,在楼梯转角看到了南宫俊和林暄琪,不明所以地看看他又看看她。

  “手机,我已经还你了,我先走了。”林暄琪对南宫俊说完之后又礼貌地朝慕容云轩点点头示意先走了。

  不知前因却看到后果的慕容云轩只好回赠一枚点头给林暄琪。

  林暄琪转身便下了楼梯,徒留下捧着手机看着她的背影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南宫俊待在原地。

  远远看见林暄琪出现在楼下一直躲在转角处观望的凌若汐迅速地走到还楞在原地的南宫俊跟前看着他手中的手机不发一言。

  南宫俊发现凌若汐正盯着他身体的某地方看,看了这么久眼睛竟然眨都不眨,于是乎,一时兴起地想要看看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地方让她看得如此入迷。

  南宫俊率先动了动手,发现凌若汐的视线随着手的动作移动着,来回试了几次之后便认定了她视线的着落点他手中的手机。

  “凌同学,你想干什么?”南宫俊停下手上的动作把手背到身后,看着凌若汐问。

  一旁的慕容云轩同样一脸不解地看向凌若汐。

  “把你赔给暄琪的手机还我!”凌若汐说完直接了当地把手直接伸到南宫俊的身前。

  “你说的是这个?”南宫俊拿着手机在凌若汐的眼前晃了晃,问了之后又重新背回身后。

  “对!还我!”凌若汐把手朝南宫俊更伸近几分,距离近到在别人眼中就成了她正对南宫俊动手动脚。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南宫俊无比眼尖地发现了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他们所在位置找他们的左寒熙,明显是想要看好戏地选择闭紧自己嘴巴不开口提醒凌若汐。

  “喂!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我让你把手机还我啊!没听见吗?!”凌若汐等了半天都不见南宫俊有任何动作,顿时急了,上前半步就想动手抢。

  “你们这是在干嘛?!”左寒熙快步走过来,一把扯过正对南宫俊动手动脚的凌若汐,令他们两个隔开来,语气不轻地看着他们问。

  “要你管?……松手,痛,你快松手啊……”凌若汐刚说完前面三个字便感觉左寒熙手上的力度明显地加重了不少,直接导致她手腕的骨头都在痛,不由地痛呼出声。

  即便听到了凌若汐的痛呼声,左寒熙依旧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没有卸掉一丁点儿力度。

  一直站在一旁观望的慕容云轩见状不由地上前跟左寒熙道:“熙,你力度太大了,把人家的手腕都弄肿了。”

  左寒熙这才低头看向被自己紧紧抓住的凌若汐的手腕,看到了无比显眼的红肿之后松开手,完全卸掉手上的力度,却依旧皱着眉看着她像是在等她的解释。

  手腕一得到解放,凌若汐便跟只兔子似得蹦哒到距离左寒熙最遥远的地方无比严肃地瞪着他,严防死守,深深地害怕他会再次对她做些什么。

  “你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干嘛?过来点儿。”左寒熙皱眉看着躲得远远的凌若汐,对她招招手示意过来点。

  不知道左寒熙到底想要干什么,聪明的凌若汐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听他的连忙死命摇头。

  左寒熙感觉在凌若汐身上是不可能快速地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了,便放弃从她身上得到答案转而向事件另一当事人询问事情的发展经过。

  “刚刚是怎么回事?”左寒熙看着南宫俊问。

  “刚才,林暄琪突然疯了似得把手机还给我就走了,然后,她就突然疯了似得从那边冲出来问我拿林暄琪塞给我的手机,我一时之间蒙了便没有第一时间给她,然后便出现了刚刚你看到的那一幕。”南宫俊指指手里的手机又指指凌若汐之前藏身的地方,一脸无辜地诉说着眼前这一幕发生的缘由和发展经过。

  “林暄琪把手机还给你就走了?她为什么会把手机还给你?她还给你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以及说了些什么?”左寒熙一边听南宫俊的叙述一边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最后把视线停留在南宫俊手中的手机问。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正常地靠右下楼,突然,林暄琪就跑过来撞到我身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一昧地职指责我走路不带眼睛,然后我就随口顶了一句之后她就一股脑地把这手机塞到我手上,还说这手机是什么‘祸害手机’。”南宫俊挠挠后脑勺甚是苦恼地回想。

  “‘祸害手机’?”左寒熙皱眉。

  “对,你们这手机简直就是祸害!!不过……这手机即便是祸害,你们既然把这手机赔给了我们,我们也就继续收下了,你把手机还我,我帮你们拿给琪。”凌若汐突然无比激动地奔到左寒熙跟前大声地控诉,控诉完了之后把右手伸到南宫俊跟前。

  南宫俊看了凌若汐一眼没说什么便把手机递还给她。

  “既然你跟你朋友都觉得这是一‘祸害’不想要,那我们也就不勉强你们收下了。”左寒熙伸出手从南宫俊手中截回那手机,顺利截到手机后,看着正瞪着他的凌若汐淡淡地开口为此行为解释。

  “……啊?不是不是,我们收下这手机不勉强,一点儿都不勉强,真的!”听了左寒熙的话之后凌若汐呆了呆,瞬间惊醒,连忙无比激动地扯着他的手不让他把手机塞到口袋里面。

  “可是,你朋友不是说这手机是‘祸害’不想要它吗?既然这手机是‘祸害’我们就更不应该把它送给你朋友啊,免得继续祸害你们。”左寒熙一脸不安心地看着正激动地扯着他手的凌若汐道。

  “你这手机不是‘祸害’这一切倒霉事都不是它引发的是我们最近比较‘衰’的缘故,是我们自身的原因,不是你这手机的错,我朋友一时神经错乱答错线把手机当成了害我们的罪魁祸首才会把手机还给你们的,求你们把这手机还给我们吧。”凌若汐继续扯着左寒熙的手,深怕他会把手机塞到口袋里面转身就走了。

  一旁站着的慕容云轩和南宫俊看着这一场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继续看着。

  “要我们还给你们?也不是不行,但是……”听了凌若汐自贬意味十足的话之后,左寒熙语气中微微带点为难地开口。

  “但是什么?说啊!”不等左寒熙说完,无比心急地凌若汐便无比激动地开口催问。

  “你别急行吗?我又不是不说,我只是语速有点慢而已,刚想说你就打断了,真的是,这样的性子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嫁出去……”刚想说却无端被打断的左寒熙开始无奈地碎碎念。

  “我以后嫁不出去,也不关你事。你快把你要说的说完。”无端被戳中痛脚的凌若汐,随口顶了一句便继续催促道。

  “怎么会不关我事,你以后嫁不出去,我家老爷子肯定会逼迫我娶你这个‘剩斗士’的,好吗?你们想要拿回这手机,必须由你朋友亲自到我朋友那里拿,至于,我朋友想不想还给你朋友,这就不关我事了。”左寒熙听了凌若汐的话,用更低的音调回顶,说完便把手机递给站在一旁明显正在努力憋笑的南宫俊手中。

  南宫俊连忙接住左寒熙塞过来的手机。

  “一定要本人到你朋友那里拿吗?能不能由代理人凭身份证领取?”看着被塞到南宫俊手中的‘祸害’手机,凌若汐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自动忽略那些碎碎念,看向左寒熙一脸认真地问。

  听了凌若汐甚是认真的话,看了她那满脸的认真,本应早已见多识广的‘海龟三剑客’脑袋上不由地出现无数黑线。

  “不能,一定要本人到我朋友那里拿……噢,对了,感谢你的提醒,即便是你朋友本人带着身份证过来凭身份证领取,以防被冒领。好了,该说的和不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们还要赶回家吃饭,司机还在校门口等我们呢,先走了。”左寒熙说完不等凌若汐反应过来便转身就朝楼下走。

  南宫俊和慕容云轩见状连忙跟上,走之前均看了一眼还没有任何反应的凌若汐。

  ‘海龟三剑客’没走多久,凌若汐便回过神来,跟着迅速地跑下楼,瞬间超过前面走得悠然自得的‘海龟三剑客’朝远处的宿舍区跑去。

  不知道是因为凌若汐的速度太惊人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在被她超过之后便停住了步伐。

  ‘海龟三剑客’没停多久,刚刚超过他们三个迅速消失的凌若汐又跑回来了,手里还拽着一个气喘吁吁却依旧努力奔跑的头发因为奔跑而飞扬着的人。

  “啊~还好你们还没走掉,赶上了,琪,快问他们拿回手机~……”凌若汐在他们三个跟前勉强站定,一边插着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一边说着话,说完松开紧抓着林暄琪的手直接毫无预警地往地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看到凌若汐竟然如此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海龟三剑客’神情各异地盯着她看。

  “手……手机,还……还我,谢……谢……”体能本就不太行的林暄琪在经历如此大的一场奔跑之后状态跟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婆似得,说一个词还说得一字一顿的,简单的一句话愣是说了将近一分钟,说完还跟凌若汐一起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不过程度没她的那么厉害。

  为什么要说她们不顾形象呢?为什么要说林暄琪的程度没有凌若汐那么厉害呢?

  证据有如下几点:

  第一点:青檀的女生制服是裙子。

  第二点:她们忘记了自己穿的是裙子。

  第三点:直接坐下去的,很爷们地坐下去,看见‘爷们’这两个字眼,那画面,你们懂的。

  第四点:林暄琪虽然也是直接坐下去的,但是,她是很小心地直接坐下去的。

  “喂,你能不能别这么不顾形象?你还是不是女的啊?学学你朋友,坐得有形象一点,行不?”把两个同样坐在地上的女生对比了一番之后,左寒熙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正所谓,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他用脚尖轻轻地踢了踢凌若汐的脚,在她一脸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一脸嫌弃地看着她说。

  “?……”听到左寒熙的话,凌若汐先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在看到他的眼神示意之后,跟林暄琪的坐姿略略地对比了一下之后,发现自己的坐姿确实是欠妥,连忙迅速地站起来,尴尬地以军姿站好,虽说是以军姿站好,却没有做到军姿所要求的抬头挺胸而是低着头不看人。

  左寒熙满意地微勾嘴角。

  看到凌若汐站起来,自己一个人也就不敢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继续坐在地上了,连忙跟着站起来。

  左寒熙看向南宫俊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接收到左寒熙的眼神示意,南宫俊微微点点头,看着林暄琪开口道,“我记得你才说不要这‘祸害’手机?怎么又想要了?”

  “我……我之前因为被罚了心里不爽,没有静下心来反省自己的原因便一股脑地把所有事全都赖到了手机的身上,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明知道它不会开口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它身上……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林暄琪一本正经地说着,说到最后竟然真的对着南宫俊手里拿着的‘祸害’手机说对不起。

  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的‘海龟三剑客’惊呆了,愣住了。

  南宫俊率先从呆愣中回神,把手里面的手机递还给林暄琪。

  “谢谢。”原以为还要经过更深一层道歉的林暄琪双手微微抖动地捧着手机对着南宫俊道谢。

  “这就还回来了?不是说要凭身份证领取阿吗?”全部人都在状态中,除了不在状态的凌若汐,她竟然呆呆地问出如此呆萌的问题。

  “是要凭身份证领取,俊,先把手机拿回来。你好,同学,请出示你的身份证,谢谢。”本没想过真要问凌若汐她们拿身份证过目的,不过既然她本人都亲自开口了,那就看看吧。

  “身份证没在我身上……”林暄琪呆呆地把手机交回给南宫俊。

  “你身份证确实没在你身上,在我身上嘛,吶,给你。”凌若汐迅速地掏出林暄琪的身份证递给南宫俊。

  南宫俊只好接过来瞄了瞄,然后,便连同手机一起递给林暄琪。

  “好了,手机拿回来了,我们快点回宿舍洗澡准备上晚自习吧!”凌若汐看见已经顺利地拿回手机了边一脸开心地拉着林暄琪没拿东西的手往宿舍的方向走。

  “谢谢你们的手机,拜拜。”林暄琪在被凌若汐拉走之前对‘海龟三剑客’他们道谢,说完不等他们反应就和凌若汐一起走了。

  凌若汐和林暄琪或许真的很赶时间,不过片刻,两人的背影便已消失在‘海龟三剑客’的视线范围中。

  被落下的‘海龟三剑客’看着远去的背影,神情各异,各有所思,他们就这样站着、看着,直到自家的司机因为一直等不到人而又被自家老爷打电话催问下,硬着头皮打电话给他们才收回视线继续朝司机等候的地点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