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036:达成协议

腹黑贵公子杠上平民野蛮女 目曙 1054 2011-11-30 12:23:32

  自从‘海龟三剑客’手中夺回’祸害手机’之后,凌若汐和林暄琪对他们三个的态度简直了,让旁人看了还以为她们两个欠了他们三个很多钱没钱还,躲债呢!

  夺回手机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开始,凌若汐和林暄琪便对左寒熙他们几个实施了‘能躲就躲,要是实在不能躲就不理不睬’的政策。

  这不,平日里早早就到教室复习预习的凌若汐和林暄琪竟然破天荒的在上课前一分钟才急急忙忙走进教室,教室里面的同学都齐了,就连平时上课之后才出现的左寒熙等人都已经来了。

  早在发现‘海龟三剑客‘如此早出现在教室里面的时候便就已经惊讶过一回的同学们在看到凌若汐她们竟然上课前一分钟才急急忙忙出现在教室的时候再次惊讶了,第六感告诉他们这几个人之间有猫腻,便用视线尾随她们。

  凌若汐和林暄琪迅速地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放好随身包、抬头看了眼黑板上的课程安排、从抽屉里面拿出上课用的课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看都没有看其他地方,更没有看其他人一眼。

  一直盯着凌若汐看希望得到她关注,哪怕是眼角无意间的一扫也好的左寒熙,却发现她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看他一眼连余光都没有……

  得到这个结果,一开始心情很好的左寒熙心情下子就down到了谷底。

  心情瞬间变不好的左寒熙又开始了不顾形象的挑衅行为,开始没事找事了。

  左寒熙侧身微微抬脚用脚尖踢了踢凌若汐的椅子。

  像是回应左寒熙般椅子发出轻微的声音。

  听到声响,凌若汐仅仅是眉毛微微动了动,连手上的动作都没有顿上那么一秒。

  凌若汐的反应让左寒熙感到自己的面子丢了那么一丢丢。

  丢了面子的左寒熙皱着眉加大力度再次踢了踢凌若汐的椅子,不过,这回不仅加大了脚上的力度还开了口,“喂!”

  唉,看来不理会他是不可能的了,我还是给个反应吧,不然这节课就得不得安宁了。

  感觉到来自左寒熙脚上的力度又听到了他的声音,感受到来自周边同学的探究视线,凌若汐心中暗叹一声,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脸疑惑地看向他。

  终于有反应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课室?”左寒熙歪头看着凌若汐问。

  哎呦呦~这么大个人了还装可爱,还要脸不?

  “起晚了。”看到左寒熙这幅样子,凌若汐心中甚是无语,微不可见地撇了撇嘴角,淡淡地甩了三个字给他。

  ‘铃铃铃……’上课铃响了。

  “你也会起晚?”左寒熙刚好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开口了,声音跟上课铃比起来低了个将近八度。

  咦?上课铃响了?刚好,我可以当没听清楚,按左寒熙这个人的性子肯定不会再说一遍。

  “啊,你刚刚说什么?上课铃太响我没听清楚。”凌若汐指着刚停下来的音响假装没听清楚他刚刚说的话。

  “我刚刚问你‘你也会……?”左寒熙刚想重复的时候来上课的老师正好走上讲台微笑着看着同学们说早上好。

  ‘sh、it!’被打断的左寒熙低声咒骂。

  “啊?你刚刚又说了什么?我没留意到你在跟我说话……”凌若汐一脸无辜地看向脸色快成粑粑色的左寒熙,心里在偷笑。

  “……算了,下课再说吧。”左寒熙嘴上虽然说着‘算了’但心里面却一直咒骂着上课铃君和迟不来早不来偏偏选择在他开口的时候来的老师。

  ‘哈秋~!’左寒熙的话音刚落讲台方向便传来一声喷嚏声。

  听到声音凌若汐甚是诧异地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眼正揉着鼻子的老师然后转头看向左寒熙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他。

  左寒熙用手摸摸自己的鼻头,躲避凌若汐的视线。

  摸鼻头是左寒熙掩饰自己尴尬的标志性动作,身为死党的慕容云轩和南宫俊当然能猜到他刚刚做了什么,对视一眼后捂嘴偷笑。

  很明显,慕容云轩和南宫俊的偷笑声太大了,正尴尬着的某人分别给他们一记冷箭,给予警告。

  被警告的两人只好拼命憋笑,把两帅脸憋得通红。

  即便是不知道左寒熙这个动作是掩饰自己尴尬的标志性动作的凌若汐,在看到他那躲避的动作便可猜到其中缘由了,甚是无语地扭头继续做自己的事不再理会他。

  或许是因为还没有从尴尬的状态中出来,左寒熙见凌若汐不再理会自己也仅仅只是再偷偷看了她一眼便也回头做自己的事去了。

  好戏演完了,猪脚们也退场谢幕了,观众们也就该有序地散场了。

  看到一场好戏就如此轰轰烈烈地开场却如此草率地散场,一群爱看戏的观众们,甚是遗憾地瞪了眼正站在讲台上面用一种无辜的表情看着同学们的科任老师。

  正气闷着的同学们完全地、彻底地无视了科任老师那万分无辜的眼神,并且,无论老师用什么方法教学都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这样的氛围让一向备受学生们欢迎的年轻的漂亮的科任老师心灵深深地受伤了,在尝试了好几种教学方式都没办法吸引同学们的注意力之后,美女老师彻底地放弃了,一脸惨白地自己说自己听,终于熬到了下课铃响起的时刻,匆匆说了句‘下课’便匆匆地抱着教科书快步离开了课室。

  老师前脚出了课室,课室后门便跟着匆匆奔出两个人,那奔跑速度简直了,因为奔跑的速度过快再加上当天的风略大,直接导致校服裙子随着她们两个的奔跑时的动作不停地翻飞着,翻飞着……还好里面有穿安全裤,不然就……悲剧了。

  早在她们奔出课室的时候,本想跟她们说些什么的‘海龟三剑客’便不明所以地站起来跟着追了出门,一出课室门口便看见她们两个一个光顾着跑完全不顾及自己那不停地随着奔跑的动作翻飞着的裙摆一个一边跑一边手忙脚乱地压住自己那不停翻飞的裙摆的狼狈背影。

  那个光顾着跑的短发女生不用细看都知道是那个大大咧咧明显很少穿裙子以为自己还是跟以前在初中的时候穿着运动服款校服裤的‘女汉子’凌若汐了,左寒熙看着眼前这一幕,无奈地无语地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忍直视了。

  “老天~那个凌若汐真的是……还是不是女生啊,怎么完全没有作为一个女生该有的警觉性啊?竟然穿着裙子乱跑还不顾众人目光任由裙子乱飞露出那个粗壮的大象腿?你们说是不是啊?”最没心没肺的南宫俊看到这一幕之后一点也不顾形象地一边模仿‘抠鼻’表情的动作一边对左寒熙跟慕容云轩说。

  “……”左寒熙没发表任何意见,再次看了眼远处之后,转身回了课室。

  “你这是什么动作?猥琐!”慕容云轩敲了敲南宫俊的脑袋之后也跟在左寒熙的身后回了课室。

  “猥琐?……喂,你干嘛骂我啊!!”南宫俊摸摸被慕容云轩敲得有点痛的脑袋思索了一会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追进去。

  “嗯哼?骂了就骂了,你想咋滴?”慕容云轩抬头看了眼有点炸毛的南宫俊。

  “你猜我想咋滴?恩?长得挺好看的啊,皮肤看起来挺嫩的啊,来让我摸摸~”南宫俊一副‘我大爷想咋地就咋地’的表情双手慢慢地朝慕容云轩的脸触去。

  慕容云轩一脸娇羞地躲避着南宫俊的魔爪。

  南宫俊奸笑着不断逼近无比娇羞的慕容云轩。

  就这样一个不停地躲避一个不停地逼近,不知不觉间课室内外都围满了同学,同学们都一脸好奇地看着。

  就在同学们以为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啪!’地一声无比突兀地出现在课室里面。

  此声一出,无与伦比,顿时之间吸引无数目光。

  正在打闹着的慕容云轩、南宫俊以及围观的同学们同时看向发出声响的地方。

  仅凭一个动作便轻易吸引了无数视线的左寒熙缓缓开口道出轻飘飘却冷意十足的话,“别闹,安静点。”

  还维持着打闹时动作的慕容云轩和南宫俊听到这几个字之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之后端端正正、正正经经地坐好,活像一个刚上学的小学生,生怕一不小心便会被人责骂。

  下课的时间永远是很短暂的,感觉刚下课就又要上课了。

  慕容云轩和南宫俊刚停止打闹没多久宣告着上课的铃声又响了。

  伴随着上课铃声站在课室外面的同学们纷纷走进课室坐回自己的座位准备上课。

  一下课便不顾形象地跑出课室的凌若汐和林暄琪也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课室,满头满脸的汗水,也不知道她们两个到底跑了多少路。

  她们两个跑进课室坐好没多久老师随后便就走进了课室,刚想开口跟凌若汐说这什么的左寒熙只好忍下来等待会儿下课再开口了。

  由于老师讲课方式太闷内容太过于无聊,而且,老师讲的东西左寒熙他们都会都懂,所以他们就一个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一个在五指不停地在手机上敲打着,一个在调戏着边上的女生,没有一个是在听课的,深知他们背景的同学们和老师都只能看着不能说什么。

  正在认真听课的凌若汐无意间瞥到一旁趴在桌子上面向她这边呼呼大睡的左寒熙,一时愤懑,小声地念了一句,“此乃猪也。”

  也不知道左寒熙这家伙是真睡还是装睡想要骗凌若汐开口,竟然就在凌若汐小声地念了一句打算继续认真听课的时候开金口了,“你说谁是猪呢~”

  “啊?”凌若汐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愣愣地‘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是一直在呼呼大睡的左寒熙在说话,稳了稳被吓得跳动得有点快的心跳之后强装镇定地对他说,“我没说谁是猪啊,你睡蒙了然后听错了吧,嘿嘿。”

  “是吗?”左寒熙一脸狐疑地看着明显是在强装镇定的凌若汐。

  “是啊是啊,现在距离下课还有差不多半小时呢,你继续睡,我保证不出声吵你睡觉。”凌若汐说完就再也不敢出声地盯着桌面上的课本。

  明显没了睡意的左寒熙再次看了眼凌若汐之后便懒洋洋地靠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快地,剩下的半小时也迅速地溜走了。

  伴随着老师宣布下课的声音,凌若汐跟林暄琪像上节课下课时一样,默契十足地迅速站起来,想要迅速地离开教室,谁料,她们两个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的动作便分别被人拉住了,动弹不得地站在原地。

  被拉住的凌若汐和林暄琪不明所以地顺着拉着自己的手看了过去,发现拉住她们两个的竟然是左寒熙和南宫俊。

  “你们两个拉着我们要做什么?”凌若汐皱着眉看着左寒熙一脸不解地问。

  “你先坐下,我有事跟你谈。”左寒熙示意凌若汐先坐下来。

  “你先松手,我再跟你谈,你这样拉着我成何体统。”凌若汐提了提被拉住的手,示意左寒熙先放手。

  “你不愿意坐下?没关系,我们就这样谈。”左寒熙坚决不放手。

  凌若汐看了眼执拗的左寒熙,又扭头看了眼依旧被南宫俊拉着的林暄琪,最终还是妥协地坐了下来,“好了,你现在可以松手了没?”

  左寒熙耸了耸肩表示无异议,松开了手。

  凌若汐扭头看了眼林暄琪,发现南宫俊并没有松开林暄琪的手,扭头看向左寒熙用手指指了指林暄琪,挑眉。

  “俊,先松手。”左寒熙对南宫俊说。

  原先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的南宫俊听到左寒熙的低八度,愣了愣之后,连忙松开了手。

  手一得到解放,林暄琪便马不停蹄地无比紧张地站到凌若汐的旁边站着,为好友站台。

  “好了,你有什么是要跟我谈,快点,我还急着去上洗手间呢。”凌若汐看着左寒熙说。

  “上洗手间?你们上节课课间休息的时候不是去过了吗?你们是肾亏还是什么,怎么老往洗手间奔?年纪轻轻的实在是不该啊。”一听洗手间这词,左寒熙便一脸好奇地问。

  “你......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到底有什么事,快说!”听了左寒熙这话,凌若汐的脸微不可见地红了红,恼羞成怒般对着他喊。

  看了看凌若汐的表情便知道她害羞了,很有家庭教养的左寒熙当然就让这微不足道的插曲翻了篇去,直入正题了。

  “你今天这是在躲我吗?”左寒熙一边问一边研究着凌若汐的表情。

  “哪有,怎么会,你又不是什么蛇鬼牛神,我躲你做什么?”凌若汐不太自在地说。

  “你在说谎,快,说实话。”凌若汐的语气太不自在了,左寒熙连她的表情都不用研究就知道她在说谎。

  “我哪有在说谎,这就是实话,信不信由你!”甚少说谎的凌若汐,被左寒熙当场揭穿,顿时急了。

  “你知道我在哈佛上学的时候学的是什么专业吗?”左寒熙看着凌若汐问。

  “什么?”从未想过左寒熙会不答反问,一时反应不过来的凌若汐愣愣地发问。

  “我来说,我来说,我们在哈佛主修工商管理学辅修心理学。”一旁站了不短时间,明显不甘寂寞了的南宫俊跟抢答有奖似得抢在左寒熙前面回答。

  被抢了话的左寒熙一把眼刀子就往南宫俊身上射去。

  傻呆愣的南宫俊还在那里乐呵着呢,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左大神,一时之间愣住了。

  同样站在一旁看着的慕容云轩见状笑着拉过南宫俊。

  “主修工商管理辅修心理学......”凌若汐缓缓地重复着南宫俊给出的答案。

  “对,所以,如果你刚刚在说谎的话,我是知道的,无论你如何辩解都无济于事。所以,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实话。”左寒熙跟一个心理辅导员似得看着凌若汐说。

  “对,我是在躲你,哦,不仅仅是在躲你,还有你这两个朋友!”凌若汐不再否认自己在躲人的事,但是不是仅仅在躲左寒熙还在躲慕容云轩和南宫俊。

  “我们三个又不是蛇鬼牛神,你躲我们做什么?”‘海龟三剑客’对视一眼之后甚是不解地异口同声地问。

  “你们三个虽然不是蛇鬼牛神,但是,你们的吸粉能力太强了,我怕会在某天被你们的粉丝围攻,然后,连自己是怎么die的都不知道。所以,为了我的人身安全问题,你们既然不愿意离我远点,我只能自动自觉地躲你们躲得远远的了。”凌若汐说完,惨兮兮地看着‘海龟三剑客’。

  ‘海龟三剑客’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左寒熙才看着依旧一副惨兮兮的凌若汐说,“你们不用怕,你们担心的问题,由我们替你们解决。如果你们不相信,大可以在你们觉得安全之前像今天这样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你们不能躲得太彻底,不能像上节课一样,一下课就往教室外面奔,然后到上课前几秒钟才急匆匆地奔进教室。这个要求,你们能不能答应?”左寒熙无比认真地跟凌若汐打着商量。

  凌若汐和林暄琪用眼神交流了一会儿之后由凌若汐作为代表宣布道,“成交!合作愉快!”最后还跟左寒熙握了握手。

  “啊,终于不用想尽办法躲人啦!”

  “啊,终于不用想尽办法找人了。”

  凌若汐和左寒熙在握手之后不约而同地长叹一声。

  ‘海龟三剑客’加上凌若汐和林暄琪,一起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