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我的娇妻是神探

010 章 凶手落案

我的娇妻是神探 亦如春 3422 2012-11-05 14:20:03

  温馨提示:

1、章节内容中不要含章节标题;

2、为了避免您的稿件丢失,请勿在线直接创作;

3、如果您使用word写作,为了保证上传作品格式正确,建议您从word中复制出内容后,在“记事本”等工具中“粘贴-复制”一次后再粘贴到此处上传。

通知:

2012年7月9日(周一)中午12时起,VIP内容单章字数下限从2000字提升为3000字,望广大作者注意存稿。祝您阅读愉快!“我知道上班时间不能有私事,我以后会注意的。可以吗?”谢心韵瞄了韦天乐一眼,要是不向他认错的话,那他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现在吃亏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你不要说得那么勉强,明明就是错了,怎么好像说得是我错了一样。我告诉你,要想有好日子过,那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话,不然,看你不顺眼我就给你好看。你自己想想吧,是想让我好好待你呢?还是让我给你好颜色看。”韦天乐的话中有几分醋意,可此时,谁也不会留言这么微细的感觉。他们之间的争吵不断,只不过是一条将他们牢牢系在一起的红绳而已。

韦天乐就是一个霸道又不讲理的人,在他手下工作的人,没有一个敢和他对着干,谢心韵还是第一个呢?这正好,谢心韵这么和他杠上,他是增添了许多乐趣,而谢心韵却不是这么想,他的出现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意外。要不是他在中间搅合,说不定她一早就把案子给结了呢。

天生就不喜欢多话的谢心韵,面对韦天乐一次又一次的刁难,她总能迎刃而解。但是,她从不知道自己对他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只知道,她想尽快地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用与他处事。

“我没有说是你的错,要你真是这么认为,那我也没办法。”谢心韵侧过脸不看他。眼神里却有几分挑衅之意。

这个女人越是犟,对韦天乐来说就越有意思。他对于身边阿谀奉承,故意讨好他的人已经厌恶了。从来没有人会对他说真话,就算他错了,他们也只会承认是自己的过失。这让韦天乐感觉自己就像圣人,永远也不会犯错。

“你,你,好啊你。就算是我故意找你麻烦又怎么样,你在我家的公司上班,什么事还是我说的算。”韦天乐哽咽着,他不知道谢心韵哪来的胆子,竟处处得理不饶人。“我以后就让你乖乖地呆在我的办公室里,你哪也不许去。”

“我在这里一天,我就没办法不听你的,你喜欢怎样就怎样。我无所谓。”谢心韵坦然一笑,并耸耸肩膀,表示不介意。

韦天乐气馁地跌坐在谢心韵旁边,看着谢心韵一副心有不甘却故作无谓的模样,心里竟觉得有些怜悯她。他有时候在想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但要是他从此放过她的话,那他又觉得自己的面子没地方放。要是同情她,可就没有人会同情自己了。韦天乐争扎不安极了。

“你真的不介意吗?”韦天乐瞪大了双眼,一头黄色的,稍微有些过长的头发,掩盖了他犀利的眼神。那双修剪适当的结实的手指。他微微托起下巴,竟看着谢心韵发呆。

看着他不同的一面,谢心韵心想:他其实只是太空虚,太过于高傲了而已。身边的人对他总是敬而远之。没有人会真心对他,其实,他也挺可怜的。

“不介意。”谢心韵笑嘻嘻的说。

这是第一次,谢心韵对着他笑。看见她那难得的笑脸,韦天乐竟有种快要被融化的感觉。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甜美,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或深或浅的小酒窝呢?她的笑散发着迷人的气息。韦天乐沉溺在其中,却不知谢心韵此时正盯着他看。他微微回过神来,拉着谢心韵那尖细的手说:“其实你也不赖啊!为什么总要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呢?你知道吗?你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迷人!”面对韦天乐出其不意的赞美,谢心韵竟有种被戏弄的感觉。她狠狠地甩开韦天乐的手,面无表情地说:“谢谢你的赞美。”

“呵呵,我就喜欢你够自信。也许我是真的想要赞美你,可你却总摆着一副臭脸,你说你这是要给谁看呢?”韦天乐的确想要赞美她,可他却气不过她总是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没事我先出去了。”谢心韵悠悠站起,便准备离开。她不想再和他继续纠缠下去,他在她心里就是一个有钱人家养的小无赖而已。要再和他这样下去的话,她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变成和他一样。

“你坐下。”韦天乐拽着谢心韵的手,眼神里竟有些哀求。难得有人会和他聊聊天,他又怎么能轻易让她出去呢。

“干嘛?”

“你坐下,陪我聊聊天。”韦天乐要求着,可谢心韵却不顾他的感受执意要出去。

韦天乐一人呆坐在沙发上,看着办公室里堆满的全是资料啊,企划案的什么的。他除了不是上班就是到酒吧里喝酒找乐子。却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去关心他。他觉得自己比任何人都可怜。父母一直呆在国外,有时间才会回来看他一次,其他时间就任由他自生自灭了。他不恨他们撇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只是他觉得他们之间从此就多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几天过去了,谢心韵与郑子彬在上班时间里很少碰面,就是下班的时候就约在一起。他们这段时间总是忙着林美娜的案子,一直没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谢心韵已经决定在今晚将陈家明落网。

“郑副总,我准备今晚就将陈家明缉拿。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谢心韵有些担心他,毕竟这会对他的生命安全有所威胁,要是布局不够严实,恐怕不止他有危险,就连他姐姐一家都会受到牵连。所以,谢心韵为慎重起见,便和郑子彬多次演练过。

“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郑子彬虽然很清楚这次,自己有可能会受到伤害,但为了姐姐一家,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开始有些紧张起来。害怕自己到时候会出什么乱子。他瞧谢心韵望了一眼,神色有些泛白。

谢心韵知道他是太紧张了才会这样,她冲着他甜甜的笑着说:“这你是我唯一能为你做了,我不轻易笑。”

郑子彬看着谢心韵一副无畏无惧的模样,心中竟有几分佩服。谢心韵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面对着她温柔的一面,郑子彬感觉自己是幸福的,至少她会给他一个温暖的笑容。她的鼓励是他无尽的动力,就算他此刻面对的是刀山火海,只要她能给自己一个温柔而又亲切的笑脸,他也毫不犹豫的。

“谢谢你。我可以叫你心韵吗?”郑子彬自从知道谢心韵的真实身份后,他就一直想要叫她“心韵”,可他却担心她会不高兴。所以,一直都没敢叫出来。可今天不一样了,他的任务有一定的危险度,要是他真的遭遇不幸的话,那时想叫也没机会了。想到这里,他体内就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推动着他。

“可以。”谢心韵想都不想就回答他了。

此时,郑子彬再也不想刚才那么紧张不安了,他朝谢心韵笑了笑说:“谢谢你,我感觉没那么紧张了。”

见郑子彬这么高兴,谢心韵也就没再说有关他们之间的事情了,她走到郑子彬的面前,在他耳边低吟了几句,便离开了。

终于等到了这一刻,郑子彬心里满是期待,他站在江边观望着着江中的水,心里竟有种从没有过的坦荡。水中倒立着的高楼大厦,在此刻竟变得有些凄美。一晃一晃的潮水拍打着岸边的船只。寒风凛冽,掠过郑子彬的那冻得有些发紫的脸。他开始感到有些颤抖,有些不安。他似乎在害怕,害怕今晚过后,会有不一样的情景出现。

陈家明带来几个手下,他走在前面,而他几个手下却推拉着郑子彬的姐姐的一家。陈家明大步往前走着,见越来越靠近郑子彬了,便吆喝道:“我要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郑子彬急忙回过头来,看见姐姐一家被陈家明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心里就十分生气,他恶狠狠地瞪着陈家明。见郑子彬如此不友善,陈家明便轻蔑地笑着说:“我没杀他们已经是很仁慈了,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告诉你,只要你今天乖乖的把东西带来,他们,当然也包括你。就可以安全地回家睡觉去了。”

陈家明满脸横肉,稍胖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几个手下也都一副凶巴巴的模样,感觉是从恶人堆里出来的一样。

郑子彬看着姐姐一家,眼泛泪光地问:“你们没事吧?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接着又双眼瞪着陈家明说:“你要的东西我都带来了,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好。”陈家明立马爽快答应。他将郑子彬的外甥手中的绳子解开,带到前头说:“我要的东西呢?”

“在这里。”郑子彬从脚旁提起一个黑色的袋子,举到陈家明的面前说。

陈家明从郑子彬手中夺过袋子,赶忙拉开链子,从袋子里拿出了一道白色的粉末,回过头对着自己的手下说:“把人给他。”

就在郑子彬姐姐一家回到郑子彬的身旁的时候,郑子彬立马将他们推开。此时,谢心韵带着警局的人将陈家明等人重重包围了起来。郑子彬抱起一脸脏兮兮的外甥,一脸歉意地说:“是舅舅不好,连累你们了。”他放下外甥,哭丧着脸抱着姐姐说:“姐,对不起,我实在太没用了,害你受惊了。对不起!”千言万语也道不尽郑子彬心中对姐姐一家的歉意。他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姐姐见状,便轻轻地拍打着郑子彬的背说:“没事了,姐不怪你,只要你好好的,姐就开心了。”此时,郑子彬的姐夫望着这对情深姐弟,心中感到十分安慰。他一脸憨厚,笑起来的时候是那么的真切。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