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我的娇妻是神探

009章 迷雾渐明

我的娇妻是神探 亦如春 3323 2012-11-05 14:20:03

  情的牢笼郑子彬的慌张更是证明了他与林美娜的案子有关,只是,谢心韵一直没想到郑子彬会隐瞒警方。谢心韵为此感到很失望,难道那天晚上,郑子彬所说的都是假的吗?可看样子一点都不像啊。谢心韵十分相信一点,那就是郑子彬很爱林美娜,也许他不肯说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既然是这样,谢心韵就有办法要他开口。

郑子彬坐在办公室里独自伤神。谢心韵看见他痛苦的模样,心中难免有几分同情。她决定向他露自己的身份,还死者一个公道,更是帮郑子彬逃出升天。她此刻不再犹豫不安了。她敲了几下郑子彬的房门。

“请进!”

谢心韵进去后,便把门关上,郑子彬见是谢心韵,便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说:“是你,有什么事吗?”

谢心韵笑了笑,便悠悠坐下说:“你好像有事,可以和我说说吗?”

“哪有?”被别人看穿的郑子彬开始有些慌了,他为难地看着谢心韵,心中却有几分感激之意。

“你不用瞒我了,是关林美娜的吧?”谢心韵不再拐弯抹角了。她开门见山与郑子彬一一对话。

郑子彬没想到谢心韵会把自己看得通透,这件事压在他心里一直喘不过气来,但他却不能向任何人说起。

“你多心了,不过,我很感激你这么关心我。谢谢。”郑子彬打从心里感谢眼前这位善解人意的女人,但他却不知道,她在韦氏上班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他。

此时,谢心韵冷笑一声,便缓缓站起说:“我没有多心,只是你自己摇摆不定罢了。也许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你却不能埋没自己的良心,就算林美娜背叛了你,可她已经香消玉损了。你把事情隐瞒了,对她根本就不公平。”

谢心韵每句话都狠狠地刺痛着郑子彬的心,他何尝不想还林美娜一个公道,可他要是还了林美娜公道,而那些无辜的人却要为此赔上性命。他仔细衡量了一下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还是忍住了。但他却不明白,谢心韵为何如此关心林美娜的事情。

他疑惑的问:“你为什么那么关心美娜的事?”

“呵呵,不瞒你说,我不叫谢予含,我叫谢心韵。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进韦氏工作吗?”谢心韵决定将一切说明,就是希望郑子彬不要再自欺欺人。

“不知道。”郑子彬更加不解了。他不明谢心韵为何要隐瞒自己的真正身份,难道这就是为查他?

谢心韵冷笑一声,转过头看着郑子彬说:“我是为你而来的。我是真相侦探社的。为了林美娜的案子,我不得不这么做。”

谢心韵的话让郑子彬十分震惊,他从没想到警察局会让人过来查自己,更不明白谢心韵为何会知道的那么多。他想起了那天与谢心韵一起喝酒的时候,谢心韵就一直在追问自己与林美娜之间的事情。才明白她为何会这么说。

“你想知道什么?”郑子彬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再隐瞒些什么,但他却十分担心那个人会不守承诺。

谢心韵拉开椅子坐下,便说:“你刚才和什么人通话?为什么他要威胁你?”

郑子彬无奈至极,但他已经无法不开口了,“好,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说。”谢心韵干脆答应。

“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我告诉你们的。”郑子彬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唯一这样要求了。

“好。”

“半年前,美娜在健身房健身,认识陈家明,他们很快就在一起了,那时我和美娜还是男女朋友关系,面对她的无情背叛,当时我只是轻轻地责备了一下,并没有说任何伤害她的话,我劝她离开了,可她不但不听,却要与我分手。你也知道我有多爱她,当然是不肯答应的。谁知道,美娜竟把他带来了家里,和我进行谈判。没办法,既然她执意要离开我,就算我有千个万个不舍也无济于事,也就唯有答应了。但美娜一不开心就会跑回来找我倾诉,她告诉我,陈家明一不开心就打她,甚至还让她接客。她要是不肯就把她关在屋子里,不让她出去。后来有一天,她哭着跑来我家说,陈家明要她帮他运毒。她那时诉我,她要真的这么做的话,她情愿死了。结果没过多久就听到美娜死的消息了。他知道美娜和我一直保持联络,于是,在美娜死了没多久,他便来公司找我,他还抓我了我姐姐一家人,威胁我说,要是我敢向警方透露一个字,他就会杀了他们。你是侦探社的,我求你一定要把他们安全地带回来,我求你了,我就我姐一个亲人,我不能让他们无辜受罪的。”

郑子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谢心韵的身上,既然她有能力查到自己身上来,想必也有能力将陈家明捉拿归案吧。于是,郑子彬无所保留将一切说出。

听完郑子彬所说,谢心韵脸色变得有些沉重。她向郑子彬露出一抹笑意说:“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乖乖合作,他们就一定不会有事。你自己小心点,今天的事你不要和任何人说,要是让陈家明知道了,你就会有生命危险,为了保险起见,从今天起,我会贴身保护你。我们一定要拿到更多的证据才行。”

郑子彬点点头,便说:“那要怎么样才能找到证据呢?”

“这一点呢,我想你可以帮到我们。既然他有把柄在你这里,那我们就利用这个把柄,将他引出来,套出他的话,那我们就可以抓人了。”谢心韵自信这一切都会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一想到案件已经快要了解了,谢心韵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

每件案子一完,看见那些罪犯受到法律的制裁,谢心韵便觉得无比高兴,却同时又无比无奈。但不管怎么说,正义是永远都存在的,罪恶只是一种见证正义长存的牺牲品而已。

“只要能救会姐姐,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郑子彬相信谢心韵,他愿意全程都听谢心韵的指挥。

“那好,具体要怎么做,到时我会告诉你的。还有,你千万要记住,我的身份不能和任何人说起,不然,不单你有危险,就连你姐姐一家也会受到牵连的,知道吗?”谢心韵担心郑子彬胡乱说话,便提醒他要慎言慎行。

郑子彬点点头,脸上更露出了久违的笑脸。谢心韵进来韦氏那么久,从没见过郑子彬笑得如此灿烂,如此毫无保留。看见他这样,谢心韵心里也暗暗替他开心。

谢心韵和郑子彬谈完之后,便打电话叫骆子淇布局了。从此,谢心韵不再需要小心翼翼地堤防着郑子彬了。他们一有时间就在子彬的办公室秘密洽谈。久而久之,办公室里便传出谢心韵与郑子彬有不寻常关系的说法。

郭雨洁坐在韦天乐的怀里,温柔地抚摸着韦天乐的脸说:“这些天你干嘛对人家爱理不理的,你知道人家有多伤心吗?多害怕你会不理人家了呢?”

“你这是什么话,我这不是理你了吗?”韦天乐勾起她的下巴,色咪咪地看着她,便接着说:“最近那谢予含都在做些什么?怎么老是不见她。”

郭雨洁一听到谢予含这几个字,就立马挣开韦天乐的怀抱,醋意大发说:“你干嘛总提她?难道你喜欢上她了?”

听郭雨洁这么一说,韦天乐觉得好像确实有点,但他还是否认说:“你说什么呢?我说过我要她没好日子过,得罪我的下场就是这样。”

“呵呵,那就好。”郭雨洁终于可以放心了,她从新投入韦天乐的怀里,接着说:“最近她和郑副总走得很近。一抓到缝隙便秘密私会了。整个公司上下没有人不知道的。”

“什么?”韦天乐生气地将郭雨洁推开,冷不防的,郭雨洁便有无辜栽了个跟头。

“哎呦,你这是怎么了,用不着反应这么大吧?”郭雨洁看着韦天乐,心里气极了。

“给我叫她进来。”韦天乐的样子看上去十分恐怖,可郭雨洁却偏偏这个时候和他抬杠。

“叫她做什么呢?我们还没那个呢。”郭雨洁一心想嫁入豪门,而韦天乐就是她嫁进豪门的人选,她又怎么可能将他白白送人呢?

“你给我滚出去。”韦天乐怒吼着。

郭雨洁见状,便心有不甘地出去了。韦天乐生气地坐在那里,喃喃自语:“我都还没玩够呢,你休想!”

韦天乐怒气冲冲地朝谢心韵的位置走去,见谢心韵根本就不在座位上,便想起了郭雨洁的话,便朝郑子彬的办公室走去。他一脚踢开郑子彬的门,见谢心韵与郑子彬两个在一起,便怒斥道:“上班时间,你在郑子彬办公室做什么?你是想跟他是不是?我告诉你,休想!”

韦天乐二话不说,便把谢心韵从郑子彬的办公室拉走。郑子彬见状,想解释什么,但韦天乐却停也不停。

韦天乐把谢心韵拽到自己的办公室,将她用力地推到在沙发上说:“你是我的秘书,干嘛有事没事就往郑子彬哪里跑?你是喜欢人家了还是怎么样?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不许你再和他走在一起。”

谢心韵冷笑一声说:“我说总经理,我是你的秘书没错,可你没权干涉我的私事。”

“私事?上班时间哪里来的私事?总之,我不许你和他接触。”韦天乐知道自己理亏,便将声音稍稍降低。

他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一听见她和郑子彬之间关系密切,就没有办法平静下来,难道真像郭雨洁所说的,他喜欢上她了?他晃了晃自己,想要自己清醒一下,他告诉自己,这不可能,她只不过是他所要玩弄的人而已。根本就不可能爱上她。他否认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就是不想让自己深陷爱。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