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我的娇妻是神探

019章 线索

我的娇妻是神探 亦如春 3290 2012-11-05 14:20:03

  警察局里,各个都忙得头昏脑胀的,为了夏菲菲的案子,他们没少受罪,市里还给了他们在特定的时间里,将案子查个水落石出,时间越是紧迫,他们就越是手忙脚乱的。一沓沓的文件堆得比山还要高,看着他们没日没夜的干,骆子淇心里很不是滋味。她长叹一口气,摇摇头说:“还真是为难他们了,为了这个案子,几乎都没怎么合眼的。”

谢心韵一脸同情地怕怕她的背,恬静地说:“做这一行就是这样的啦,遇到紧急案件,就必须要紧急处理。现在是辛苦了点,可当案子水落石出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嗯。”听谢心韵这么一说,骆子淇心里还真的舒服的许多。她与谢心韵相视而笑,只是想起了谢心韵在医院的事情,难免有些担心,立刻,骆子淇的笑容变得有些牵强,有些不安和不解。她拉着谢心韵的手,喃喃说:“心韵,你今天在医院的时候,我觉得你变了。你不再是那个倔犟的小牛了,你变成熟多了,处处都为别人着想,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啊?你怎么可以为了让别人快乐,而贡献自己一生最珍贵的东西呢?要是你没有了幸福,那你还会觉得帮助别人是一件快乐的事吗?”

谢心韵给骆子淇一记白眼,便笑了笑说:“幸福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渺茫的事情,既然我的幸福是那么地遥不可及,而有人会因为拥有我而感到幸福的话,为何我不成全他呢?一个人幸福,总比两个人不幸福的好吧?”其实这并不是谢心韵心里最真切的想法,她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不想骆子淇为她担心而已。她比任何人都渴望幸福,渴望亲情,可这些都离她太远了。所以,她不敢奢望,害怕一旦奢望了,便是从天堂掉进地狱。她再也不想过那种担惊受怕的生活,也许,韦天乐的出现就是想要告诉她,与其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担惊受怕的,倒不如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来的安心自在。

“既然你都已经决定了,要想我也不要在这浪费唇舌了。只要你觉得这样做会开心的话,我无论如何都会支持你。”骆子淇慢慢地与谢心韵站在同一战线上了。她觉得谢心韵是她见过最聪明,最善良的女人,她佩服她的无畏无惧,佩服她的大胆主张。同时,她也很庆幸自己能和谢心韵成为最要好的朋友。

“老大,老大。”声音从门外清晰地传了过来,骆子淇赶紧打开门,只见小龙气喘吁吁地跑过,差点就绊倒了,幸好骆子淇身手够敏捷,双手撑住了小龙的身体。

“出什么事了?”骆子淇悻悻地问。

小龙慢慢地调整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哽咽着说:“老大,有……有线索了,有一位老伯……来报案说…..”

骆子淇要是在这么听小龙讲下去的话,恐怕她已经两鬓都是白发了,她着急地将小龙推开,急忙跑出大厅去。谢心韵跟在背后,朝小龙同情地笑了笑。小龙一脸不满与无奈,回了个讨厌的表情给谢心韵。

谢心韵一路笑着朝警局大厅走去,这时,警局里的每个人都用着讶异的眼光看着谢心韵,当然也包括骆子淇。看见他们这副表情看着自己,谢心韵这才慢慢地收起脸上的笑。由于有证人在,骆子淇也没多问什么,只是一副焦急的模样盘问着这位老伯。

“老伯,您好,我叫骆子淇,是这个案子的最高负责人。你说案发后的前一天,在江边看见一对男女是吗?”骆子淇满有条理地问着。

老伯顿了顿,回忆着案发后的前一晚说:“当时,我看见一对男女坐在江边,只是,我觉得奇怪的是,一直都是听见那个男的在说话,而那个女的就靠在他的肩膀上,一句话也没说,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后来那个男的就把女孩推进了水里,我刚开始还以为他们两个是闹着玩了呢。一直到第二天看报纸我才知道出人命了。”

“那老伯,你有没有看清楚那个男的长什么样?有什么特征啊?”骆子淇听老伯这么一说,觉得他应该看见了很多有利本案的线索。她生怕会错过半点有利的证据。

老伯看着骆子淇,努力地想着当晚的事情说:“当时天色太晚了,我也没敢走进看,所以,我根本就看不见那男的长什么样。不过,那男的手上戴着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那表皮是黑色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骆子淇听话,觉得很失望,好不容易有人看见当晚所发生的事情,可惜却没有看见凶手长什么样。她气鼓鼓地看着老伯说:“既然这样,那我叫我的同事先送你回去吧,要是你想起了些什么,请您一定要联系我们,好吗?”

“好的,谢谢你。”老伯笑嘻嘻地向骆子淇点点头。

“老猫,帮我送一下老人家。”骆子淇用命令的语气叫道。

“是,老大。”老猫扶着老伯离开了警局。

谢心韵看骆子淇一脸失望相,便冷冷地笑了一声说:“我们的女督察,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呢?”

“哎,好不容易有点线索了,却又不知从何查起。”骆子淇翻了个白眼,给人的感觉有种无可奈何。

谢心韵拉开一张椅子,利落地坐下,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说:“其实,那位老伯已经给了我们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了。”

这时,骆子淇才缓缓抬起头来,讶然地看着谢心韵问:“有吗?”

“有啊。”谢心韵决绝地说。

“在哪?”

“你还记得老伯是怎么说的吗?最后那几句话。”谢心韵提点着搞不清楚状况的骆子淇。此时,骆子淇回忆一番那老伯的话,便顿时恍然大悟。她笑嘻嘻地说:“价值不菲的手表?”

“对了。”谢心韵很庆幸她还不至于笨到要一针见血地给她讲个明白。

此时,骆子淇立马召集所有的人进会议室开会。

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会议的相关资料,骆子淇总是第一个发言人,因为她是这里最高头衔的,所以,她必须是的一个。

“小龙,你先说说,你到现场有没有什么意外的收获?”骆子淇右手拿着一支笔,左手推着下巴,认真地听着下属的查获结果。

小龙是一个很有冲劲,但却有几分孩子气的年轻人,身材偏瘦的他,两只大大的眼睛镶嵌在眼眶里,可他偏瘦的身材一点都不对称。笑起来的时候,可以见到左右两边各有一只虎牙。整体的看上去,还挺神清气爽的。他笔直地站起来,向各位敬个礼,方坐下说:“我查问了一些经常晚上到江边散步的人群,都说没见过当晚有异常的现象出现,更加没有见过这么一对男女。”

小龙把自己所查到的一字不漏说了出来,骆子淇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荷花说:“那荷花你呢?我叫你去查夏菲菲的人际关系,现在查的怎么样了?”

荷花,是一位刚才警校毕业的成熟型女孩,长相比较平庸,且平时很少与人交谈,可工作的时候,却十分尽责,很少出差错。她的全名叫何小花,大家一时贪方便,就直接管她叫荷花了。正因为她做事认真尽责,骆子淇每每有什么重要的任务都会交给她去完成,对她可是百分百的信赖。

荷花面无表情地看着骆子淇,信心十足地说:“根据调查。夏菲菲在名艺是出了名的。脾气好,心地好,人缘好。所以,几乎不可能和人结怨。不过,我从她的助力口中得知,她家里尚有一位老母。我去看过老者了,她说夏菲菲,从小就乖巧懂事,懂得礼让谦卑,从不与人争抢。只是,夏菲菲在出事前一段时间,总是应酬到很晚才回来,平时都不会,一忙完了就会立马会家陪妈妈了。”

根据荷花所说的,死者在死前的一段时间了,出现了异常,说不定也与凶手有关系呢?谢心韵心想。

“那小关呢?”骆子淇继续问道。

“我查了夏菲菲的通讯记录,发现死者跟一个号码为158*******的电话联系频密。不管是多晚,每天至少都有三通电话以上。我查了这个号码的主人,他竟然是名艺的总裁。”小关一阵风似的,一下子就把话说完了。

结合了这么多的一点,他们的目标好像越来越明朗了,骆子淇一脸漠然地看着谢心韵,而谢心韵则是一脸自信满满的模样。

“心韵,你有什么看法?”骆子淇知道谢心韵一定观察到了些什么。便先问一下她的见解,以免浪费时间。

谢心韵慢慢站起,手指还夹着笔轻轻地顶着她的做脸说:“根据小关查的通讯记录,死者与名艺的总裁关系匪浅,还天天很晚才回家,更证实了报案老伯所提供的资料。老伯说只看见那块价值不菲的名表,这说明了什么?”谢心韵顿了顿,接着说:“证明了凶手一定是一位有身份,有地位的有钱人。可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凶手有身份有地位,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何却为了一个模特而让双手沾满血腥呢?我想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按你说的,凶手杀害死者的动机还不够明确?”骆子淇疑惑。

因为之前的推断,凶手是为了掩盖罪行而行凶的,所以,他们一直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去查的。

“我并不排除这样凶手是为了掩盖罪行而杀害死者,但我总隐隐感觉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和见解。”谢心韵没证实自己的推断之前,不敢妄自决定,要是她推测的是错的,害怕警局里的人会遭罪。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