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我的娇妻是神探

027章 前度的挑衅

我的娇妻是神探 亦如春 3167 2012-11-05 14:20:03

  第二天一大早,骆子淇就向上头申请了查封令,把张行烈所有的财产都给冻结了。就等着鱼儿自己爬上岸来。她约了谢心韵到餐厅吃饭,顺便说一下接下给怎么布局。

西餐厅里,吃饭的人很多,她们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服务员见状赶紧端着两杯柠檬水过来说:“两位要点什么呢?”

“我要一杯果汁和一份牛扒。”骆子淇好像已经想好要吃什么似的,想也不想就说出来了。而谢心韵却看着餐牌发呆。

“心韵,你要吃点什么?”骆子淇低头看着她说。

谢心韵放下手中的餐牌,疑惑了一下,便向服务员说:“我要一份一样的吧。”

“咦,什么时候你的口味和我一样了?看来是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骆子淇笑嘻嘻地说,心里还蛮开心的。

还就没有这样好好的在这种高级的地方吃饭了,骆子淇还挺享受这种高级餐厅的氛围,因为来这里吃饭的大多都是有文化,有地位的群体。一来比较安静,是一个谈公事的好地方;二来,这里不会像中餐餐厅那么复杂。加上这里的豪华装潢,别说吃的好不好,光是看着这里的环境都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子淇,你真的认为张行烈就是杀害夏菲菲的凶手吗?”谢心韵直接切入案件说。她一直都在怀疑,夏菲菲这案子疑点重重,可有什么不对劲的,她一时半刻也说不出来。

“那当然啦,你想想看,要是张行烈和夏菲菲只是单纯的上司和下属,而他们之间又没有暧昧关系的话,谁也不会怀疑他。可是,他不单和夏菲菲关系不一般,而且,夏菲菲也拒绝了他,他自己也说了,夏菲菲让他很没面子。这不正好说明了一点吗?张行烈被夏菲菲拒绝,便怀恨在心,于是,就起了杀机。这就叫,我得不到的,谁也得不到的,象征着权贵自私型。”骆子淇说得头头是道,分析的案情也十分明确,只不过,她的办案手法却过于主观,这样往往会忽略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谢心韵看着她,一脸的冷漠,正经八百地说:“你分析得很透彻,可你却忽略了一点。”

“有吗?”骆子淇不解地看着谢心韵,她已经觉得自己已经很认真了,如果按照谢心韵所说的,忽略了一点,那又是什么呢?

通常,人都只是按照自己的观点去看待一些事情,这不仅误导了自己,更对他人产生了影响。

“你还记得报案的老伯吗?”

“当然记得,可这跟老伯有什么关系?”谢心韵这样说,骆子淇就更加莫名其妙了,无端端的竟扯到那老伯的身上了。此时,骆子淇正瞪大着双眼盯着谢心韵看,好像一个没吃饭的小孩,正等着别人的施舍一样。可怜巴巴的。

谢心韵瞥了她一眼,用食指轻轻地顶了一下她高抬着的下巴说:“下巴都快掉下来了。”骆子淇赶紧扭动了一下身体,笑嘻嘻地说:“呵呵,掉了就算了呗,反正我也不怎么喜欢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刚好可以把它整得漂亮一点。”

“没正经。还是说正题吧。我记得那老伯当时有说过,那男子手上戴着一只价值不菲的手表,而表带是黑色的。我留意了张行烈手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手表。当然了,我不排除他是放在家里没戴,可有一点,我敢确定,他一定不会留意到自己手上的那块表,也就是说,如果他真的是凶手的话,那手表就一定在他手上戴着。可我们在他身上却没有发现。”谢心韵一边回想起讯问张行烈当天的情景,一边又回忆起老伯的话。她眉毛微微蹙起,眼睛里闪过一丝丝忧愁。

骆子淇听完谢心韵的话后,也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是做得不够。她沉思一会,才缓缓开口:“对呵,我怎么想不到呢?”

“不是你想不到,你只是太过于主观了。”谢心韵见她们点的东西都上桌了,便为服务员挪好位置。接着说:“赶紧吃吧,不要想太多了,免得你的脑子又卡住了。”

刚好这个时候,高思予和一个女的一同走了进来,她们找了个位置坐下,高思予对着朋友一脸高傲地说:“我去一趟洗手间,你帮我点着吧。”

高思予朋友点头,便自个看餐牌了。高思予一转身,便看见谢心韵在隔壁桌吃饭。她傲然地抬头挺胸,一脸的高傲仍在面上挂着。她悠哉地向谢心韵走去,站在那里发笑。谢心韵和骆子淇抬头一看,便又低着头,继续享受它们的美食。高思予见她们两人无视自己的存在,有些气急败坏地说:“怎么?见到我连招呼也不打一下吗?”

骆子淇刚送了口红酒进肚,听高思予这么说,心里觉得好笑,朝她瞥了一眼,不屑一顾地笑了笑说:“呦,这是哪里来的疯狗在这里乱吠呀?难道她不知道礼义廉耻的吗?真替她感到难过。”谢心韵连忙拍了一下她的说,示意她别这么恶言相向。骆子淇撅撅嘴,一脸的不服气。为了不让谢心韵难堪,她只好乖乖的闭上嘴巴。

面对着高思予故意的挑衅,谢心韵感到很无奈,她不想和她之间有什么误会,更不想让自己每天都生活在乌烟瘴气的环境里。她知道她为什么紧紧咬住自己不放,可她能做些什么呢?告诉她,她和韦天乐只不过是一对假夫妻吗?好让她以后别再来烦着她?但是,她一想到韦天乐的父母,她就狠不下这个心,要是让他们知道他们之间的婚姻只不过是一场游戏,他们该有多难过啊。

谢心韵继续吃东西,任由高思予在旁边喋喋不休的。高思予了冷笑道:“怎么?给我装耳聋吗?姓谢的,我告诉你,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你说,你要怎么才肯放过天乐,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终于,高思予把自己的用意都说出来了。

其实,这对谢心韵来说,高思予无尽的挑衅她可以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会在意。但她说要她放过韦天乐,那她就搞不懂了。她和韦天乐之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爱情,迟早有一天,他们之间会结束这荒谬的契约婚姻。要是她真的这么安奈不住要找自己的麻烦的话,谢心韵也不会让她轻易地让韦天乐回到她身边的,因为,她也有她的极限。

“高小姐,如果你没有耐性继续等下去,只是一味地找我麻烦的话,我想我是不会给你这个称心如意的机会的,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吧,是继续找我麻烦呢?还是乖乖地等。”谢心韵毫不含糊的告诉高思予自己的想法。

可是,谢心韵这番话,不仅高思予听不懂,就连骆子淇也是一头雾水。高思予沉思了一会,楞了一下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回去好好琢磨一下吧,记住,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因为在我身上你什么也得不到。”谢心韵说完,就拿着包包离开了。骆子淇瞪了高思予一眼,吐吐舌头说:“讨厌鬼!”便紧紧跟着谢心韵离开了。而高思予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东西一样。

骆子淇快要跟不上谢心韵的步伐了,便奔跑到她的前头,双手张开,挡住她的去路说:“心韵,你干嘛走那么快?我都跟不上你了。”

谢心韵双手环腰,无奈的说:“谁叫你平时不多运动呢?”

“哎,我们不说这个,刚才你干嘛说些奇怪的话?”骆子淇一脸不知结果不罢休的样子对着谢心韵说。

“我说什么奇怪的话了?”谢心韵觉得很奇怪。两只眼睛咕噜噜地盯着骆子淇看。

“你...就是刚才你和那个傲慢女人说的,什么耐心等下去啊?哦,你是不是想把韦天乐让给她呢?”敏锐的骆子淇似乎感觉到了些什么。看她的样子有点不甘心,又有点不舍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谢心韵说完,就将她挡在路中间的手推开,扬长而去了。骆子淇在后面穷追不舍,一定要问清楚谢心韵这到底什么怎么一回事,她关心她,更希望她能和韦天乐走在一起。不希望她会为了刚才那个女人而放弃韦天乐这么好的男人。

“谢心韵,你给我站住!”骆子淇挺直腰杆,定定地站在那里喝止着谢心韵,见谢心韵稍稍停下脚步了,她便向一阵风似的,跑到她面前说:“心韵,说真的,虽然我不了解韦天乐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他很爱你。而你也开始对他产生兴趣了,要是你真的放弃他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谢心韵听着骆子淇的话,竟有些发呆,她想起了和韦天乐认识到协议订婚,虽然他们之间有很多不愉快,但她也慢慢发觉自己对韦天乐的感觉不一样了。但要说她喜欢上他了,她还是不认同,她认为那只是对他产生好感而已,还不至于爱上他吧。谢心韵缓缓神,看着多事的骆子淇,面无表情地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我会妥善处理的,好吗?”

既然谢心韵一再坚持自己的立场,作为好朋友的,也只好支持她了,骆子淇点点头,不再追问任何事情。只是,一直跟在谢心韵的屁股回警局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