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我的娇妻是神探

033章 心韵受伤入院

我的娇妻是神探 亦如春 3195 2012-11-05 14:20:03

  当大家都认为江边的案子已经告一段落的时候,在市区里最繁华的街道上却出现了两个张行烈对战的画面。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没有人分得出谁才是真正的张行烈,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见到一个持着刀追着另一个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子,路人纷纷避让。有好心人见到事情有些不妙,便打电话报警了。

谢心韵和骆子淇赶到现场的时候,她们也十分困惑,不知道谁对谁错,也不知道从何下手,可为今之计还是将那个手持凶器的张行烈抓获。其他警员都分布在每个角落,将张行烈两人紧紧地包围住。

张行烈的神色已经吓得有些发青,看来这件事是时候有个了断了。

“没你们的事,滚开!”持刀的张行烈恐吓到。

“冷静点,有什么事跟我回警局再说。”骆子淇双手张开,做出一副妥协的样子说道。

“跟你们会警局?呵呵,你们会相信我说的话吗?你们不早就认定我是凶手了吗?跟你们回去我还能出来嘛?”

从张行烈的声音里,所听到的是绝望,有种要与另一个张行烈同归于尽的感觉。谢心韵觉得这件事已经透明化了,她一向都坚持自己的一些观点,事实证明她的顾虑并非多余的。可看另一个事情总有见光的那一天。

“我才不信你们,要不是你们听信这畜生的话,我也不用落到这个田地。”

张行烈紧张的拿着刀指着警务人员,示意他们不要靠近。

谢心韵慢慢地靠近张行烈,张行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着一脸严肃,眼光凌厉的谢心韵,他把刀尖指向了她说:“别过来!”

“信我,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也相信你是无辜的。”

“你相信我?”

张行烈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愣怔怔地看着谢心韵不知所措。

“对,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不是杀害夏菲菲的凶手,只要你肯跟我合作的话,我保证你可以没事。”

真理是永远都存在的,做了坏事就必须受到他应有的惩罚和代价!就算逃得了一时也逃不了一世。

这一刻,张行烈彻底被谢心韵的话打动了,这是他出事之后,第一个愿意相信他是清白的人,他开始感觉眼前这个聪明又漂亮的女人是真心想要帮他的,而看她的架势,应该也是一个可以说话的头头。

他缓缓的松开手中的利刃,点点头说:“我相信你不会骗我,希望你真的可以还一个清白!”

“你放心,如果你真的有什么冤情的话,我们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希望你能配合。”谢心韵一脸自信的模样,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很真切的肯定。

被刀划伤的那个张行烈神色有些迟疑,多半都是不安和焦虑。而这一切谢心韵都看在眼里。

张行烈不再挣扎了,乖乖地让他们抓住,而另一个张行烈见情形对他很不利,神情紧绷地看着四处。见四处都是警察,他一下子就慌了,可他不想让他们抓住,要是案子明朗了,他的罪行肯定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实在没办法了,他只好见机行事,让他们防范稍稍松懈便抓紧机会逃跑。

两个警务人员正向他箭步而来,而其他人也渐渐松弛了,他将那两名警务人员推开,正准备逃跑的时候,背后却被一股力量所牵住了。他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谢心韵已经站在他的背后了。他拼命地甩开谢心韵的手,而谢心韵说什么也不肯松手,情急之下,张行烈,不,应该说是张风烈才对,从裤袋里掏出一把小刀,毫无防备的谢心韵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之力。

张风烈的小刀刺向谢心韵的腰间,顿时刺鼻的血腥味满布整个街道。谢心韵无力地倒在地上,可手却紧紧地抓住张风烈不放。全场的人都吓呆了,骆子淇见谢心韵倒在血泊里,还拼命地和张风烈搏斗。附近的警员见情况不妙,箭步跑到张风烈前面,一把将他按在地上。看见张风烈被捕了,谢心韵的手也瞬间滑落在地上,整个人已经进入昏迷的状态。

骆子淇飞奔至谢心韵旁边,轻轻地将她抱起,眼泪顿时涌出眼眶。

“心韵,你醒醒!你不能有事知道吗?”骆子淇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挤满了行人车辆的街道,熙熙攘攘的,却没有人可以帮助她,骆子淇失望的将谢心韵拥入怀中,望着看热闹的行人感到失望。她此刻是多么的无助,多么的伤心。她害怕自己的朋友会出事,而这救护车却迟迟没见。骆子淇慌了,她紧紧地捂住谢心韵的伤口,焦急地等待着救护车能快点过来。

韦天乐刚好开车经过这里,看见街上挤满了行人,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遇见哪位大明星的,所以没有放在心上,可当他开车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见有人在叫着:“谢心韵,你不能有事,知道吗?”

这声音有点熟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悠悠的下车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当他走到事发地点的时候,他看见骆子淇抱着全身是血的女人嚎啕大哭。鉴于她是谢心韵的朋友,韦天乐也不能坐视不管,心想自己可能会帮上什么忙也不一定呢!

“她怎么了?”韦天乐低着头,诧异地问。

骆子淇看见是韦天乐,心情就更加动荡了,她哭丧道:“她被刺到了,生命垂危,你赶紧过来看看她吧。”

听骆子淇这么一说,好像自己也认识这个女人似地。韦天乐狐疑的看了骆子淇一眼,又看看躺在骆子淇怀里一动不动又满身是血的女人,慢慢靠近一看,他惊呆了!

怎么会是予含?一大堆的疑问填满了韦天乐的脑袋,他从骆子淇的怀中夺过谢心韵,眼泪顿时滴落在谢心韵的脸上。

看着脸色发白毫无血丝的谢心韵,韦天乐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想,就是,她不可以有事!

“予含,你千万不能有事,知道吗?”

尽管韦天乐心里有多难受都好,他现在可不能乱。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谢心韵送往医院治疗。

“叫救护车了吗?”

“叫了。”骆子淇将悲伤的情绪收起,冷静地答道。

“怎么来没来?”韦天乐急躁不安的问。

“现场太乱了,可能堵车呢。”

骆子淇分析着,韦天乐看见谢心韵的血还是不停地往外流,没办法了,照这种情况看来,救护车来到的时候,谢心韵已经等不及了。加上这里离医院也不是很远了。韦天乐二话不说就将谢心韵抱起,直奔向市里的医院的方向跑出。

韦天乐一直跑,就一直不停地叫唤着谢心韵的假名:“予含,你撑住,我们很快就到医院了,一定要撑住,知道吗?如果你狠心离我而去的话,就算是追到天眼海角我也要把你追回来。你听到没有?”

韦天乐不知道自己已经跑了多远,抱着足有100斤的谢心韵也浑然不觉得累,满头的汗水和泪水不停的滴落在谢心韵的脸上,手上。当隐隐看见人民医院的几个大字,韦天乐终于看见了一道曙光在向他们招手。

进来医院的时候,医生和护士见状,立马推着急救用的流动床迎了过来。韦天乐小心翼翼地将谢心韵放在床上,医护人员立马将谢心韵推进急救室进行手术了。

这时,韦天乐才缓缓觉得疲惫,但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已经得救了,心里也慢慢地平静的一些。他气喘吁吁地坐在急救室外的椅子上,低着头不停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没多久,骆子淇也赶来了,看见韦天乐落寞的坐在那里,心里也极为难受。

“你还好吗?”

骆子淇关心地问候着他,他抬头看了一眼骆子淇,焦急,疑惑,令他更加不安。他不知道谢心韵为什么会受伤,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对于谢心韵,韦天乐简直就是一无所知。而骆子淇是她的好朋友,关于谢心韵的一切,相信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可以告诉我,予含她为什么会受伤吗?”

“我…”这个问题让骆子淇感到为难,因为谢心韵一直都没有告诉他关于她的一切,可面对着现在这种紧急状况,骆子淇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真相。

看到骆子淇挣扎不安的样子,韦天乐顿时就来气,不屑地瞥了骆子淇一眼,哀求道:“你就告诉我吧,我是他老公,我有权利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骆子淇愣了一下,还是不敢多说什么。

“你!”韦天乐被她气得半死,“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隐瞒些什么呢?”

也许他说的没错,谢心韵现在都躺在医院里了,说与不说也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更何况他始终有一天都会知道,现在只是从她的口中得知而已,这也没差了。

“好吧,反正你也会知道的。其实,她不叫谢予含,叫谢心韵。她是一名侦探,和我们警方一直都有合作。因为她破案累累,所以,我们一有案子都会通知她,并且一起收集证据和抓捕罪犯。当时在你公司工作也是为了查案,她之所以用假名就是不想留下什么麻烦事。”看着韦天乐的神情有些紧绷,骆子淇怯怯又说:“你千万别怪她,做我们这一行,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尤其是做卧底的时候,一不留神就是找来杀身之祸。希望你能多体谅一下她的难处,好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