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死神·凌

死神·凌

1779240619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7-04上架
  • 1979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初入学院

死神·凌 1779240619 2041 2013-07-06 11:38:04

  这个空间里,有一块大陆被三个种族分割成了三块,三个种族分别是人类、妖人族、兽人族,所属人类的大陆被称为亚克兰迪斯帝国,妖人和兽人所占领的大陆分别称为妖灵大陆和兽神武地。三大种族经常为一点小事和争夺土地而发动战争,让老百姓的生活很不安宁……

亚克兰迪斯帝国。某所公府。

“爸爸,今天正好是学院报名的日子,带我去学院报名吧!”一个小男孩用力地摇晃着一位男子粗壮的手臂,说道。

这个看似有十一二岁的小孩的名字叫凌风,凌风身旁这位三十多岁的男人就是他的父亲——凌玉荣。凌玉荣慈祥地呵呵一笑,轻抚着凌风的头,说道:“我可以带你去报名。但是你一定要仔细想好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你一旦进入了学院,一学期只有回来一次了,你真的决定要去?”

凌风显得有些不耐烦道:“当然要去。我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十二岁,这已经是最合适的入学年龄了。爸爸,就带我去报名嘛。”

凌玉荣拍了拍凌风的肩膀,满意地说道:“好!真不愧是我凌玉荣的儿子。现在就出发,爸爸带你去大陆第一学院——圣灵学院报名。圣灵学院建立于七千万年前,它位于整个亚克兰蒂斯帝国的东南部,同时也是亚克兰迪斯帝国的边缘。它的东方是妖灵大陆,南方是兽神武地。回想起来,它可是我的启蒙学院呢!”

来到学院大门,凌风没再让父亲领路,只拿了一张有100紫晶币(1紫晶币=10黄金币=100白银币=1000青铜币)的魔晶卡踏入了学院。

凌风随着人流来到了报名处,排了几分钟的长龙,终于轮到了他。负责登记的是一位瘦小的老头,虽然他的两鬓已经斑白了,但还是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姓名。”

“凌风。”

“年龄。

“十岁。”凌风如实回答。

“职业。”凌风并不吃惊,凌玉荣说过,人类有四大职业,分别是剑士、武士、魔法师、天使。凌风这种体制最好选择剑士。

“剑士。”凌风果断回答。

老头伸出一只刻满了皱纹的手,依然板着脸道:“一共是4个紫晶币,一年学费3个紫晶币,再加上一年的住宿费是1个紫晶币。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凌风爽快地回答道,同时把魔晶卡递了过去。老头接过魔晶卡,脸上终于挤出了一点笑容,麻利地在刷卡器上输入金额,再将卡一刷,搞定,再小心翼翼的将卡还给了凌风。同时他还拿出一串钥匙,随意取出一把递给凌风,说:“拿去,这是二人寝室的钥匙。还有一件事我得通知你,明天在学院三号试练场上进行考核。”

“不发考号吗?”凌风问道。“不发,抽签决定。”老头顿了顿,向凌风身后吼道,“下一位!”话音刚落,身后的同学就把凌风出了队伍。凌风看了看钥匙上的寝室编号:5-3后,自言自语道:“五楼三室。”

凌风花了一个钟头才买好了所有的日常用品,抬回了五楼三室寝室。

凌风收拾好自己的床铺,坐在床上,望着对面已经收拾好的床铺发呆,看来已经有人先到寝室了,不知道是怎样一个人呢?

“砰——”寝室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位强壮结实的小伙子。

小伙子走了两步才发现凌风在端详他。凌风微微点头,道:“嗯——长得还蛮帅气的。你好,我的室友,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凌风,十岁。那你呢?”

小伙子似乎对这位热情的室友还挺满意,回敬道:“我叫王涛,十岁,请多多指教。”凌风翻身下了床,笑着说道:“咱俩以后就是兄弟了,兄弟之间还客气啥呀!”

“我还没问你的职业是啥呢?我是剑士,你呢?”凌风下了床,来到王涛身旁,拍拍他的肩膀道。

王涛摸了摸他黝黑的头发,笑嘻嘻地说:“话说回来,如果你是攻修剑士,那么,你的职业还克我呢?”

“魔法师?”凌风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职业相克表,攻修剑士克魔法师,魔法师克武士和速修剑士,御修剑士和魔法师互不干涉。武士也有他的优点,他的防御、速度、攻击,都要胜于御修剑士,更重要的是,武士在一定的时候还可以狂化,这是多么无敌的底盘啊!天使不克任何职业,任何职业也不克它,它是以辅助为主,说白了,天使是处于中立的状态的职业。

“对。我准备当一名风、火、木三系的魔法师。”王涛微微显得有些得意。

凌风尴尬地一笑,不好意思地请求道:“三系的魔法师?我对魔法师不太了解,麻烦你给我讲解一下。”

“好吧。魔法师一共有七个系,分别是金、木、水、火、土、风、电。”

“哦。”

凌风回到床边,思索了一阵,有些顾虑向王涛地问道:“不知明天分班考核的内容是啥,难不难?”

王涛也严肃下来:“应该比较简单吧,我们可是还丝毫没有领悟到异能量的新生呀!”

“听说每年的考核都是一样的。”凌风对王涛说道。

王涛笑着拍了拍凌风的肩膀:“哟,消息还挺灵通的嘛。谁告诉你的?”

“我爸爸。”凌风推开王涛搭在他肩上的手。

王涛问道:“你爸爸怎么知道?”

凌风平静地回答:“我爸爸以前是学院里的学生。他考过的,当然知道。”

“那你爸爸怎么不告诉你考核的内容?他也太贱了吧!”王涛生气地大喊道。

“你再骂一遍试试看?”凌风瞪了王涛一眼,用力踹了王涛一脚。

王涛连退到自己的床边才勉强稳住身影。王涛呻吟地乞求:“好疼啊……算了,快回答我的问题。”

“活该。学校规定,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不能说出去。所以我爸爸也不例外。”

“还有这回事啊。刚才对不起啊!我不该这么说你爸的。”王涛捞了捞头。

凌风没再说什么,见天色已晚,倒头便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