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恍然如梦

至浣衣房

恍然如梦 1147331950 1293 2013-07-15 11:10:00

  我和皮皮结伴从景和殿外回到储秀宫时,靖王和宁王打着伞迎面过来。宁王一直在看着我这诶。。。我得保持优雅的姿态,就算被雨淋也要淋的很美呢~不料,我突然想打喷嚏了,“啊、啊、啊切~~”糟了糟了丢人了。。。。我赶紧低着头,又用余光看看宁王,他笑了诶。呵呵,然后我就与笑着的宁王擦肩而过了。“你没事吧?感冒了?”皮皮问我。“啊?哦~没事的。”其实我是想说,恋爱中的人总是容易生病的吧。

回到储秀宫,那几个公公都没什么好脸色,因为以后我们就是宫女了啊,跟他们也没差别。只有李公公对我还不错,大概是因为我爹在我临行给他的那点贿赂吧?回到房里,偌大的屋子,就我和皮皮两人。安洛冉已经不回来了,东西由下人们帮她抬回去,其实这些个东西应该也无所谓了吧,反正她的嫁妆、七皇子给的聘礼,一定不止这些。安洛冉,我的好兄弟,我表哥,就托你照顾了,希望你们这段误打误撞的婚姻会很幸福吧。

换下了湿衣服,正在擦头发,听见有人敲门。“苏姑娘。”是李公公的声音。我跑去开门。“姑娘,”他从怀里拿出一包药,“这是王爷让我给您送来的。”王爷?宁王么?我高兴地接过药,“劳烦李公公了,”我又从手上退下一只手镯给他。我又接着问他:“公公可知道我明天要被分到哪里当差?”“浣衣房”李公公说,“啊?”我皱了一下眉。李公公又悄悄在我耳边说“不过姑娘过去是掌事的丫鬟”“多谢公公了,”我说。“谢我做什么,姑娘的姿色,本是应当上皇妃的,可。。。。”“人各有志,公公。敢问偌黎姑娘在何处当差?”我又问他。“也是浣衣房,只不过是个普通丫鬟,奴才能力有限,只能把两位姑娘尽量安排在一起,有一个要吃点苦也是没办法的事。”李公公说。不是管事的?不过没关系啊,我不让她干活不就好了。“多谢公公了。”我又把头上一个珠簪取下来给他。李公公接过珠簪,说:“姑娘要是没事,那奴才先回了。”“恩,李公公慢走。”我说。

我提着药进去,皮皮见了一脸的怪相:“呦~谁看上咱们家苏大小姐啦?”“去你的!送个药就看上啦?”话是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挺乐的。嘿嘿,宁王给我送药了,是不是代表他很关心我呢?就是说,我有机会了呗。皮皮见我一脸的花痴相,把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嘿!哈喇子流出来了昂!”我赶紧拿手在嘴边一抹,什么都没有!“真讨厌!”我追着皮皮打闹起来。

第二天,果然把我们分到浣衣房了,一个公公见我们来,立马把皮皮拉去洗衣服,我着急的跟过去,喊了声:“不许让她洗!”那公公挺蔑视的看着我:“你说洗就不洗啊?”我挺直了腰板说:“那当然!我是管事的!”那公公笑了笑说:“是,您是管事的,”他顿了一顿,用手指指右边洗好的衣服“您是管着分派人手把各宫娘娘的衣服送回去的!”说完还用手推搡了我一下。我看着皮皮,她摇摇头说:“不碍事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李公公说‘有一个要吃点苦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我在旁边给丫鬟们分了半天的活,看着皮皮,心里怪过意不去的。“姑娘,这些衣服是锦美人的,派谁去送啊?”在旁边一直给我念名单的丫鬟说。锦美人的?“我去送我去送!剩下的衣服你来分派!”我抱起衣服说。“诶!姑娘!”那丫鬟直着急。“就交给你了昂!!”我郑重的跟他说,还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完一溜烟跑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