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恍然如梦

又见皇后

恍然如梦 1147331950 1986 2013-07-15 11:10:00

  今早起来就听见锦昭仪爽朗的笑声,我看看皮皮,无奈的摇摇头,显然是被咱们皇上的甜言蜜语给灌了满脑子,算了,恋爱中的女生总是没大脑的。吃过早饭,锦昭仪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皮皮见她无聊便说:“昭仪娘娘这么无趣,不如去汀兰小榭坐坐?听说那有山有水,花草都长的很茂盛呢!””我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什么昭仪无聊去散散心?明明是宁王下朝时会经过汀兰小榭。“咱们幼师也有山有水花草茂盛呢!怎么没见你整天在外面散心啊?”我故意说。只见皮皮哑口无言的羞红了脸,锦昭仪一看大概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走吧,正好我进宫这么久了,还没去那处转过呢!”锦昭仪给了她个台阶下,不过这台阶也太勉强了吧?谁都知道皇上很是喜欢汀兰小榭,总是带着得宠的妃子们去那玩赏,锦昭仪这么得宠,说没去过谁信啊?!说走就走,这汀兰小榭离得也不远,没多久就到了。

我到了那处一看,这小榭不似其它宫殿那般富丽堂皇,却别有一番韵味,假山仿的很是逼真,流水叮咚的从假山上源源流下,流到通向宫外的一条小溪里,溪水很是清澈,通透见底,还有些小鱼在游动,旁边的草地上开满了花,许多说不上名来,却很是漂亮的花,假山旁有一亭子,名为“流云亭”。因为来的挺早,有些雾气还未散去,很有些仙境的感觉。我一下子就被这美景吸引了,怪不得那皇帝总是喜欢来这呢!

皮皮从刚来这里的时候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她大概不在乎这仙境般的美景吧?不过也是,心里藏着那么一个玉树临风的人,怎么还能装的下别的呢?我苦笑一下,又陪着锦昭仪赏花,见一牡丹开的很是饱满,便伸手摘了下来。“诶?它在那开的好好的,你摘它做什么?”锦昭仪有些疼惜那花。“就是因为开的好所以才摘啊!至盛则衰,还不如趁它正艳时摘下来,还能有其它用处。”说着,便把牡丹插到锦昭仪头上,看起来更动人几分。

“说的对啊!至盛则衰。”一扭头,见皇后在说话。这个皇后,昨天才教训了锦昭仪,今天又碰上她,真是撞枪口了,肯定没什么好事!“皇后娘娘吉祥,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我随着锦昭仪一起行了礼。“免礼。皇后似乎心情不错,笑呵呵的说。“这丫头,刚刚说的不错啊,至盛则衰。”皇后指着我说,我低着头,不敢看她。“妹妹头上这花真是美极了,可大家都清楚,不久它就会败了,本宫觉得人也是这样的,妹妹你说是吗?”皇后摸了摸锦昭仪头上的牡丹,吓得锦昭仪往后退了一步。很明显,皇后意思是说锦昭仪太得宠了,今后该走下坡路了。锦昭仪发抖着说:“臣妾突然有些身体不适,不能陪着皇后娘娘赏花了,还望娘娘见谅。”皇后挥了挥手,示意可以走了,锦昭仪转身走了,我赶紧福了福身“奴婢告退。”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锦昭仪。一路上,锦昭仪走的很快,也不说话,我知道她这是生气了,也就安静地跟着,不说话。

一回到景泰阁,锦昭仪一把把头上的牡丹扯下来,扔到地上,喘着粗气,使劲踩了几十脚,我见状赶紧把大门关上。发脾气倒是无所谓,关键是不要让别人说了闲话。锦昭仪又跑进屋子,踹开卧房门,摔了花瓶摔盆子,摔了盆子摔凳子,边摔边哭,边哭边摔,拿起什么摔什么。锦昭仪顺手拿起夜明珠,高高举起来,正欲往地上摔,我赶紧拽住她的胳膊,大喊:“这个不能摔啊!”锦昭仪看了看手上的夜明珠,大叫了一声,把它扔到床上,我赶紧跑去把夜明珠收起来。锦昭仪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哭着说:“我只想拥有一份纯粹的爱情,无奈进入皇宫,我也知道在这不可能拥有一整份的爱,可是,就连这一点点的爱都要被剥夺吗?”锦昭仪泪如泉涌,我跪坐在她身边,抱着她我想要安慰她,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有抚着她凌乱的头发,给她些慰藉。

过了好一会儿,皮皮从外面回来了,一个劲儿敲门,丫鬟们给她开了门,她一眼看见这满院狼藉,惊了一下。跑进来又看见我抱着锦昭仪坐在地上哭神情抽搐了一下。我把锦昭仪扶到床边坐下,又拉她到一边,说清了事情原委。皮皮自责的说了句:“都怪我,非要闹着去汀兰小榭。”我惆怅了一下,“其实该怪我,要是不说那什么“盛极则衰”也就没这档子事了。”两人握着手叹着气。又见床上的锦昭仪似是累极了,挂着泪花躺在床上睡着了,我和皮皮帮她擦了眼泪,盖上被子,出去干活了。到午饭时锦昭仪也没醒,也就不便叫她。下午倒是醒了,却也不说话,后来闲丫鬟们在屋里碍眼,就都赶了出去,自己在屋里坐了一下午,晚饭也没吃。

后来总算是把皇上盼来了,皇上见锦昭仪把自己关屋里了,便问我们:“她这是又怎么了?昨天不都跟她说清楚了吗?又跟朕呕什么气呢?!”皇上语气中带些不满。一院子的丫鬟奴才们都跪下了“回皇上,实在不是昭仪跟您赌气,是皇后她…她今儿又说锦昭仪“盛极则衰”得宠不了多久了。”皮皮大着胆子说。“又是皇后!”皇上有些生气,“不过这锦昭仪怎么不动动脑筋?她这样不理朕,恐怕真会像皇后说的那样“盛极则则衰”了吧?!”仔细想想,其实皇上说的也对,锦昭仪越生气,皇后便越得意,正好中了皇后的套。正想着,皇上一脚踹开了卧房门,着实把我们吓了一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