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恍然如梦

洛冉之死

恍然如梦 1147331950 2123 2013-07-15 11:10:00

  到了那处,见七皇子也是一身白衫,在院子里踱来踱去的。我过去拍了他一下。“表哥。”他一看是我们,“快进去看看洛冉吧!她一直把自己关到屋里不出来。”表哥焦急的说。“先别急,我们要先了解情况啊!”我说。“了解什么情况啊!就是安将军战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急,冲我发火。我什么也没说,看着他。“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着急了。安将军战死沙场,五日之后举办丧礼,洛冉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屋里,我快要急死了!”表哥急得直跺脚,可再急也不能乱发火啊!又不是我把他的洛冉关到屋里,不让吃不让喝的。

我没说话,拉着偌黎走到洛冉门前,敲了敲门:“洛冉,我是子陌呀!开开门好不好?我有话跟你说。”里面的人没说话。吓的我一惊,不会想不来了吧?也不知道我哪来那么大力气,一脚踹开门。跑进去一看,洛冉拿着把宝剑在床边坐着。脸上挂着两行清泪。我赶紧跑去把她的剑夺过来,“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寻死吗?”我说。“是啊!世事无常,安将军早晚有一天会逝世,你该早就明白的!”偌黎帮忙劝阻。七皇子听见什么声音,赶紧也跑进来,看见这副情景也跟着劝说:“洛冉,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洛冉着急说:“你们干嘛啊!我只不过拿爹爹的宝剑来缅怀一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们士兵只能战死沙场,不能轻生!我又怎么会寻死呢?”洛冉说了一番,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错的挺荒谬的。“哦…原来…是这样子啊?那我还给你。”我把宝剑又还给她。

她拿着宝剑,坐在床边,又哭起来:“爹爹还从来没享过清福呢!一生只是在战场奔波了,临死前都没能回来。”“我倒觉得安大将军死得其所。”偌黎说。“对啊对啊!若是让安将军这种豪杰,在家颐养天年,不管边疆战乱,想必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我也忙劝着。“是啊!洛冉,将士死在战场,当是多大的荣耀啊!”七皇子也跟着劝。洛冉不说话,就在床上坐着。“我知道要接受这些还不太容易,很多道理你自己都明白,难过是可以,熬过这些时日,你还是要过你的日子。”偌黎继续劝着她。我见劝来劝去也没什么作用,便提议:“洛冉,不如我和偌黎带你一起出去散散心可好?总这样闷着,没事儿也得憋疯了。”我说。洛冉用失落的眼神看着我,然后点点头。我和偌黎伴她左右,出了门,七皇子还想跟着。“七皇子请回吧。有我和子陌,还怕照顾不好她么?”偌黎说道。洛冉也点点头:“回吧,我没事。”既然洛冉都开了口,七皇子也不便久留了,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我们三人不知不觉转到了御花园,这儿的花花草草让洛冉心情略好些。不远处园心湖上一群天鹅在水面停驻着,很是俏丽。洛冉说要去那边看看,我们见她心情大好,心想,既然高兴,干嘛不去呢?便和她一起来到湖边赏天鹅。“呦,这不是安洛冉吗?怎么?你还有心情赏天鹅呢?”身后传来这么一贱音。我一扭头,原来是久违的胡灵儿。“胡良人吉祥。”我和偌黎行了礼。胡灵儿看了我们一眼,“哼,你们三个,又聚齐了?”我们也懒得理他,转身想要离开。“怎么每次见了我就跑?急着干嘛去?哦…举办丧礼是不是?”胡灵儿挑衅的说。“你想干什么?”偌黎生气地说。“想干什么?讨债啊?你们仨人欠我的,今天一块还回来。”胡灵儿恨恨的说。

“哼,贱人就是贱人。”偌黎骂道。“来人!掌嘴!打到她说自己贱为止!”胡灵儿指使她身后的两个丫鬟掌偌黎的嘴。“你敢?!”我挡在偌黎前面说。“你给我滚开,我打个丫鬟,轮不着你说话!再拦连你一起打!”胡灵儿一把把我推开,两个丫鬟撸起袖子要对偌黎动手。洛冉气不过,三拳两脚踢倒了一个丫鬟,另一个正把偌黎摁在地上,洛冉又把她拽开,斯打起来。胡灵儿突然冲上前去,把洛冉和那丫鬟一起撞倒湖里。“哈哈哈哈!我说了要让你们付出代价!”胡灵儿笑着,我想她是疯了。洛冉在湖里挣扎了两下,又沉了下去。“天啊!她不会水!救命啊!”我突然反应过来,急得眼里流着泪。偌黎赶紧爬起来,跑去叫人,我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坐在地上哭,边哭边喊着救命,胡灵儿狂笑着,湖边上围了不少丫鬟奴才,可没人会水。远处一男子跑来,扑通跳下水,在湖里捞了半天,总算是把洛冉捞上来了。上了岸,我才看清那男子是七皇子,我赶紧跑过去。

“洛冉她没事吧?”我焦急的问。七皇子用火红的眼睛瞪着我,抬起湿漉漉的胳膊,给了我一巴掌,巨响,我只感觉我的脸要疼烂了,嘴角流出血来,滴在衣服上。偌黎喘着粗气从远处跑来,看见这一景象,惊呆了。“你不是说能照顾好她吗?!”他冲我吼。“对不起,对不起!”我哭着向他道歉,他不理会我,只顾着宣太医。太医来了,说要赶紧抬回屋里诊治。七皇子抱着她回去,我擦擦嘴角的血,也跟着走。“没事吧?”偌黎担心的问。我想给她一个微笑,可左脸已经肿的不受控制,只好摇摇头。偌黎也跟着落泪。

正走着突然被一只手拽住了,我抬头一看,是靖王,皱着眉,看着我,又转向偌黎,“你先去吧,我照顾她。”偌黎点点头,小跑几步跟上七皇子的队伍。“瑾城打得?”他问,我吃了的从嘴里蹦出两个字“没事。”他抬起手,想摸摸我的左脸,可又不敢摸,只好把手又放回去。“疼吗?”他很心疼的问。我摇摇头。“都肿成这样了,怎么能不疼?”他眼角滑下几滴泪。他是哭了吗?因为心疼?我从来没见过这个坚韧的男子哭过,就连我拒绝他时的伤心也只是一闪而过。我抬起手帮他擦了眼泪,突然腿一软,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