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恍然如梦

妙笔生花

恍然如梦 1147331950 1937 2013-07-15 11:10:00

  静养了几天,脸已经大好,拆了纱布,脸上也恢复如初,只是偶尔说话时扯到伤处,还是会有点疼,不过都已不太碍事了。静养这几日,靖王来的倒挺勤快,送了一大堆有用没用的药膏,每天下朝都来讲七皇子和洛冉的事,自从洛冉复生,他们更加恩爱了,前几日安将军的尸首从边疆运回来,皇上命人风光大葬了一番,之后洛冉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活泼开朗,完全忘记了丧父之痛,七皇子说这样最好了,他只希望洛冉能够开开心心的。对于我的那一巴掌,七皇子很是歉疚,也托靖王送来了不少礼物,只是始终没亲自探望。

偌黎一大早就去前殿照顾锦昭仪了,我的脸暂时不能吹风,锦昭仪就放了我几天假,可我连大门都不能出,光在屋里能干嘛!我想看电视…就给我个黑白的我就满意了…唉…可又没有。我在床上无聊地坐着,双腿荡来荡去的。突然门吱呀的一声,开了。我以为偌黎偷跑回来跟我玩,一看是靖王。又是他?不过有个人说话,总比没人答理我好吧?“脸怎么样了?”他笑呵呵的走进来。“好了。”我也没给他行礼,也没用敬语,我知道他不像宁王那样,他更喜欢我把他当朋友那样说话。“好了也要继续上药,除了根才行。”他笑着坐到我对面。我无聊地看了他一眼说了声“哦”。反正是上药,又不是吃药,不苦就行。

“又无聊了?”我正愣着神,他把手放到我眼前晃了晃。“嗯。”我又简单的回答。“前几天送你的砚台呢?”他笑着问我。“哦,正想还你呢!”我从架子上取下那个盒子递给他,他又推了回来,“送出的东西岂有收回的道理?”我正想找个理由回驳他,他又问:“你可会写画?”画画谁不会?我最喜欢美术了!至少比钢琴喜欢。“会啊!”我不假思索的回答。他在屋里忙和了一会儿,桌上摆好了笔墨纸砚,他在那和田玉的砚台里磨好了墨,用毛笔沾了沾墨,然后递给我。“干吗?”我没接,往后退了退。“打发时间。”他笑着说。天啊!不会让我画国画吧?大哥,拜托!我说我会的是卡通画诶!可我又不能说不会了吧?这不是打自己嘴巴吗?只好硬着头皮接过了毛笔。还好在幼师什么都学,美术课也有开很浅显的国画课,最简单的就是画竹子了,那就画竹子吧!我努力的回忆课上老师教的那些,侧锋画竹竿,中锋画竹叶,尽量画的有规律些,不让它太显凌乱。最后再落款,“写于西凉国秋苏子陌”。“画的不错,”他微微的说,我呼了一口气,还好把它忽悠过去了。“只不过…”他又说。只不过什么?他要批评我吗?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少一个印。”呼…“不就是印啊!简单。”我拿起一支小白云,沾了沾红墨,在字的末端画了个正方形方框,框里写了个“苏”。我自豪的拿给他看,他看了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笑的说不出话来,最后甚至笑的肚子疼,蹲在地上捂着肚子。

我看了看画,没什么奇怪的啊!为了让他看明白我用的可都是繁体字。我无奈地白了他一眼。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自己玩着自己的,在纸上玩起了吹墨,听说把墨汁撒在纸上,然后吹出枝枝杈杈,再点上红墨,就像一枝梅花。我得试试…靖王见我不答理他,自己笑了会儿就不笑了,看着我吹墨,点墨。点完一看,果然像梅。然后又题笔一挥“梅花香自苦寒来。”“好,果然是妙笔生花,好词好画。”他拍着手,不住的赞扬。嘿嘿,真是不好意思了,好方法也不是我想出来的,好词也不是我写的。我光嘿嘿的笑,也不跟他说实话,这也没法说。他用赞赏的眼光绕着我看了一圈,“啧啧,我真是遇见奇女子了,琴棋书画,文武双全啊!”

琴?我可就会用钢琴弹个两只老虎。棋?暂时只会下五子棋。书?这个看的可不少,每年的语文书、数学书的。画?呵呵…展示过了…这文免免强强,武是怎么来的啊?!我这人不能打,更不禁打。“我说…怎么还文武双全了?我可不会武功。”我瞪着眼说。“不会么?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不是用什么很厉害的太极拳打跑了那些市井之徒么?”他问我。我想了想,似乎是有那么回事。“那次是我跑了,不是我把他们打跑了。”我很诚实的说。“哈哈…你别再惹我笑了,肚子都疼了。”他边忍着笑边说。“谁让你笑了!”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完全明白了,这个人,笑点太低……

“吱呀”一声门又开了。太医一进门看见靖王在这,吓了一跳。“臣,参见靖王。”太医赶紧跪下。“免礼。”靖王说。“你来给子陌看病?”待太医起身,他又问。“是,子陌姑娘今日该复诊,看样子,子陌姑娘已不碍事了。”太医说。“嗯,你再仔细给她看看。”靖王说。太医给我把起脉来。见靖王一直在旁边看着,说:“靖王不知道皇上在找您么?”靖王愣了,摇摇头。“刚才我去给皇上把脉,皇上似乎遇到了什么不顺心,有些生气,派人去靖王府上找您了。”太医说。”哦?是么?那我要赶紧去了,你帮她好好看看啊!”说完就走,又突然停下来对我说:“明天再接着给我讲太极拳啊!”然后一阵风一样走了。太医把完脉之后说已经大好,又开了几副巩固的药,便走了。看来我又要无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