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恍然如梦

又遇旧人

恍然如梦 1147331950 2069 2013-07-15 11:10:00

  我在房间踱来踱去,这织围巾倒是不难,只是毛线去哪弄?羊毛么?宫里又没有,只能想办法出宫一趟了。可出宫都要跟明妃报备的,姨娘倒是好说话,只是这围巾。。。。。我没打算给她织。找锦妃商量下好了。

我赶紧跑到前厅,推门而进,锦妃正饮着茶,吓得杯子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一阵叮呤咣啷,我紧张得知道自己又犯错了,看着锦妃,恭恭敬敬的行了礼,撇了撇嘴,“锦妃娘娘吉祥。”锦妃走过来,拍了我肩膀一下,“吓都吓死我了,怎么吉祥?!”我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莽莽撞撞的闯进来,有什么急事啊?”我挠了挠头,“我想出宫一趟。”一听这个,锦妃惊讶了,“出去干嘛?宫里谁欺负你了?”“没。。。。”“哦!我知道了,哈哈。。。。你跟靖王约会去吧?在锦瑟宫没人管你们的,非要出去干嘛?”我撅着嘴,瞪了她一眼,“我出去不能干点正事啊?!!”见我有些不高兴,锦妃抱歉的说:“那。。。。我实在想不出你要出宫干嘛啊!”“还不是为了你!我出去弄点毛线,好给你织围巾啊!你不是不敢围那狐狸皮嘛!”一听见毛线这两个字,锦妃很是高兴,“干嘛非要出宫找啊?哪的东西能比咱宫里的还多呢?嘿嘿,前些日子我似乎挺皇上提起过,说边疆的小国送了些珍贵的羊毛线,可那么粗的一堆线,又不能缝缝补补,所以哪个妃嫔都没要,现在好像还在国库里扔着呢。”锦妃搓了搓手,抱起暖炉。“那你怎么不早点要过来?”我也搓了搓手问她。“我怎么知道你要用这个织围巾啊?”锦妃白了我一眼,“那就赶紧去吧,找皇上求个赏去。”说着我拿起披风给她穿上,推着她出了门。“海棠、紫藤,快点过来,陪娘娘去趟御书房。”两个丫头放下手里的活,立马跑了过来,“是”。“给娘娘叫个步辇来,好生伺候着娘娘,娘娘有什么差池,可是唯你们是问!”我故作严厉的说。“是,奴婢们一定好生伺候娘娘,请子陌姑姑放心吧。”紫藤扶着锦妃上了步辇,“你不陪同本宫?”娘娘见我没有要随去的意思,便问我。“嘿嘿,娘娘,我还有我要忙的啊!我得去锦珍坊看看有没有签子,没签子怎么织围巾啊?”我笑着说,拍了拍锦妃握着我胳膊的手,安了她的心。她点点头,随后一群奴才丫鬟们就陪着锦妃朝御书房去了。

我也得忙和我的了,到了锦珍坊,看见院子里的宫女排成几排,坐在凳子上各自绣着图案,一个姑姑在中间走来走去,气焰嚣张的指挥着。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我走上前去,那姑姑也看见了我,抬起头,“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原来是旧人。”我说。她违心的笑了笑,把头扭到一边,小声的说,“真是冤家路窄。”我只当没听见,“朱纯,你是这的掌事姑姑?”我问她。“是啊,当初还不是因为您,在明妃娘娘那混不下去了,干娘就把我调到这来了。”朱纯很不走心的回答我。“呵呵,这么说来,杜嬷嬷还真是有能耐呢。”我笑着说。朱纯瞪了我一眼,我忙解释说,“朱纯姑姑可别误会,这次子陌来,是找你帮个小忙,不是来挑事的,至于以前的事嘛,我也从没放在心上,希望你也看在我当初年轻气盛,也就别放在心上了。”我笑着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想必她也不会太难为我。果然,朱纯听了我这番话,面色好转,“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不帮您,什么事?说吧。”我笑了笑,“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向朱纯姑姑讨几根粗细均匀两头尖尖的木签字。”“要多粗?”“小指粗便可。”我说。“现下没有成品,待我让下人们削好了再给你送过去吧。”朱纯说。“娘娘要得急,望朱纯姑姑快些才好。”我拿娘娘当幌子,她自然得把事办得利索了。“几根木签而已,下午就好了。”“那。。。劳烦姑姑了,我就先告辞,只等姑姑的好消息了。”客气了几句,我便回了锦瑟宫。

刚回锦瑟宫不久,紫藤带着几个宫女拿着回来了,却不见她身后有锦妃。“诶?紫藤,怎么不见锦妃娘娘?”我问她。“回姑姑,快到午膳时间了,皇上把娘娘留下来一起用午膳了,娘娘又怕姑姑要毛线要得急,就让奴婢先把毛线拿回来了。”紫藤说。“哦,难得今天不用服侍娘娘午膳,咱们一块吃吧。”我说。“这。。这怎么好,奴婢是奴婢,子陌姑姑。。。”不等她说完,我就插话说,“子陌姑姑也是奴婢,大家同是奴婢,还分什么尊卑?况且练合唱时咱们不是说好姐妹相待吗?难道姐妹还不能一起吃个饭了?”“能啊!咱一块吃!”还不等紫藤回答我,门口处,传来一男声。我一看,是靖王,嬉皮笑脸的在门口靠着。“且。。怎么哪都有你?”我白了他一眼。“我怎么了啊?我本来在皇兄那商讨政事,谁知你们锦妃娘娘去了,还要留着用午膳,我又不好在那碍事,这不就来你这蹭饭吃了吗?!”靖王说得还挺头头是道。紫藤看见这么个情况,捂着嘴笑了,“是啊,奴婢也不好在这碍事,先告辞了。”说完就跑了。

“嘿嘿,想吃什么了?”靖王笑着说,“吃什么都一样。”我无所谓的说。“嗯,也对,只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吃糠咽菜都好吃。”靖王笑着说。我斜了他一眼,“什么时候这么油嘴滑舌了?你当真连糠咽菜也吃得下?”我问他,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那当然了。”说完那表情还像考了一百分一样牛,“那你就吃糠咽菜去吧!”我甩给他一句,说完走向屋子里,“喂!你这狠心的女人!真舍得让我吃那个啊?”靖王边追边喊。“呵呵,我有什么舍不得。”我边说边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