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恍然如梦

受伤休息

恍然如梦 1147331950 1828 2013-07-15 11:10:00

  “王爷,公主,请用晚膳。”琉璃端来饭菜放在桌子上。“行,你下去吧。”靖王说。琉璃行了个万福,默默退出去。靖王去洗了洗手,然后扶我到桌前,我可是早就饿了,端起饭就往嘴里扒拉。“来,张嘴,我喂你。”靖王夹了一筷子青菜,递到我嘴边。“不要,你手上有药酒味~”我加了块红烧肉,入口即化,恩恩,真不错。“给谁揉脚才有的药酒味儿啊?!你怎么不说又臭脚丫子味儿?!”靖王一摔筷子说。“嗯,好像也有臭脚丫子味。”我便吃肉边说。靖王本来想生气,可是又扑哧一声笑了。“我是脚崴了,又不是手崴了,你得代替我的脚,不是手,好吧?”我又夹了块肉,扒拉了一口饭。“好好好,那你慢点吃,别噎着。”靖王爷自己吃自己的了。我恩恩了两声,就只顾着吃饭了。其实不是嫌他手上有味,人家那么辛辛苦苦的给我揉脚,我怎么能嫌弃这个呢,我就是不想吃菜而已,但是要是说了实话,他肯定得硬塞给我吃,所以我只好这么说了。吃完饭喝汤的时候,我看见靖王偷偷的闻了闻手,还嘟囔说,没什么味啊。“哈哈”笑的我连汤带水一块喷出来了。“没事吧?”靖王还过来帮我拍背。“哈哈哈,笑死我了你。”看着靖王一脸的无辜相,我就更想笑了。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人未到声先闻,宁王掀开帘子,背着手走进来。“没什么,你怎么过来了?”我可算是笑过了劲儿。“吃过饭,闲来无事,便来看看你脚怎么样了?看这样子,是没什么事了。”宁王说。“是啊,早没事了,多亏了你弟弟手艺好。”我笑着拍了拍靖王的肩膀。靖王只得无奈的笑笑。呼的一阵冷风吹进来,帘子被人撩开,“长郡公主没事吧?”我一看,来人是习恒。“何时学的如此没规矩?我既没通传你,你也没禀告,就如此闯进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王爷?!”靖王生气地一拍桌子站起来。我赶紧握着他的手,冲他摇摇头,然后对习恒说,“我不碍事的,休息几天就好了。”“那臣先告退了。”我冲他挥挥手,示意他出去。“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靖王还是不大高兴。“难免的嘛,习恒这不也是护主心切吗?”宁王解释说。“护什么主?本王才是他的主子!”靖王很少称自己为本王,也很少这么生气。“女主人不是主子么?”宁王说。一听这个,靖王就缓和了许多。“来来来,别生气了啊,喝汤吧。”我盛了一碗汤,站起来递给他。“小心你的脚!”靖王赶紧接过碗,扶我坐下。“没事没事,哪那么娇气啊!”我傻笑着摆摆手。

宁王自己寻了个座位,我嘲笑他,“你倒是一点不客气。”“那当然了,这是我的军营,我自然不用客气了。”宁王笑了,发自内心的。我懒得跟他斗嘴,忽然想起来下午琉璃的事。“对了,宁王和琉璃如何熟识的?”我问他。“你问他俩人作甚?”靖王喝了几口汤,放下碗问我。“我今天和宁王一块回来的时候,琉璃的眼神都快把我射穿了,我就想听听他俩人的往事,验证一下那到底是不是嫉妒。”我说。“我不知道琉璃的眼神是不是嫉妒,可我知道某人的眼神是真的嫉妒。”说着还看看靖王。靖王装没听见,就顾着喝汤。“哈哈,这个我知道,妒火已经平息,你快说说你们的往事。”我说。“也没什么往事了,不过是初到大漠时,正值战乱时期,我打仗回来时看见一个姑娘狼狈的在路边坐着,便问她怎么回事,她道她是临州人士,母亲早丧,父亲前些日子患病而死,亲戚们抢了她家的房子,镇上的人又说她爹的病会传染,把她赶了出来,这一来二去,就流落至此。我听她说是临州人,便抱着一丝希望问她可否认识林偌黎,谁知她不仅认识,还熟识于偌黎,我就想这也许是天意如此,让我与偌黎的羁绊更多一层,况且她一女子无依无靠,甚是可怜,便将她带回,在军营里留做丫鬟。”宁王波澜不惊的说完。我却早已热泪盈眶,“要是我是琉璃,我也一定爱上你,在女孩子无依无靠,深处绝望时,你不仅给她温暖,还给予她希望。我总能理解琉璃嫉妒我的心情了。”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有那么感人吗?怎么我觉得还不如我俩相遇的感人呢?”靖王很是诧异,我怎么都哭了。“哼,你懂什么。”我瞥了他一眼收了收眼泪。

“时候不早了,我俩也该走了,叫琉璃进来伺候你啊。”宁王说。“嗯。”我点点头。靖王也跟着依依不舍得走了。琉璃进了帐篷,先收拾了碗筷,再打了一桶热水进来,搀着我洗了脸,又帮我洗了脚。麻利的收拾了床褥,她见我在看她,向我礼貌的笑了笑,然后帮我宽衣解带,盖好被子。“公主您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您就叫奴婢,奴婢的帐篷就在旁边,声音稍大点就能听见。您安心睡吧,奴婢先告退了。”琉璃说。“好。”我说了声,只见琉璃吹得只剩一盏蜡烛,福了福身,转身出去了。这女人,把嫉妒藏得真好,我心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