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恍然如梦

逝者已去

恍然如梦 1147331950 1440 2013-07-15 11:10:00

  烟花依然还绽放着,还绚烂着,只是看者心境不复当初,大概是许的愿真的不能说出来,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出了这样的事。一个奴才跑过来,扶着我。“宁王他怎么样了?”我问他。“还不清楚呢,只道是情况危急,靖王殿下已经请了大夫来,正在诊治。看您许久未回来,这便遣我赶紧来接您。”那奴才说了一串,我只听见了情况危急这一句,不禁加快了脚步。

掀开帘子,看见靖王正焦急的踱来踱去,习恒也蹙起了眉头。琉璃见来人是我,狠狠的瞪了一眼,“若是宁王出了什么事,我定不会放过你的!”琉璃恨恨地说。她可算是说出了心里话。“放肆,哪有这样跟主子说话的?想造反么你?”靖王生气的说,同时也惊讶于平日柔柔弱弱的琉璃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习恒则气的想拔剑,被我瞪了一眼,又收了回去。“哼,什么主子?我本来就不是你们的丫鬟,只因得宁王救我性命,才屈居人下,你们算哪门子的主子?”琉璃还想说什么,被习恒拉了出去。靖王扶我坐下,“别太担心,大夫来得很及时的。”靖王安慰道。“嗯。”我点点头,却始终舒展不平皱着的眉头。

“王爷恕罪啊。”大夫出了屏风,立马下跪求饶。急的我从凳子上一跃而起。“什么意思?”靖王问。“宁王殿下中的并非平常的箭,是支毒箭,这种毒箭的毒非常罕见,平常大夫不可能会有解药,况且这毒扩散的非常快,王爷的毒已入骨,可能撑不过明天了。”大夫哆哆嗦嗦的说完。“庸医!这点病都治不好吗?”靖王生气的说。“你刮骨疗伤啊!你不会么?你是大夫啊!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我跪在他面前,摇晃着他。“恕卑职无能,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大夫刚说完,被靖王从我眼前一脚踹开,“滚!”“是是。。”大夫出了帐篷。我快步绕过屏风,看看宁王。他眼神游离,呼吸微弱。我握着他的手,也都冰冷彻骨。“子陌。。。亦笙。。。”宁王微弱的叫我们的名字。“在呢,四哥。”靖王说。我握紧了他的手,向他点点头。“待我走了,把我和偌黎的衣冠冢埋在一起。”“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哭着回答他。“那我就放心了,我这一生,了无遗憾了,哈哈哈。”宁王爽朗的笑着,可我哭的更厉害了。“噗嗤”宁王吐了一口血,然后默默的闭上眼睛,微笑着,“偌黎,我终于能找你来了。。。”我握着的宁王的手,滑落在床边。“宁王!宁王!!”“四哥!”我忽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今天是小年,昨天还是一片红的帐篷,都换成了与雪地一色的白。雪纷飞,寒风吹,吹起了我的发丝与衣角,吹落了雪中梅。“你就是个祸水!”琉璃向我冲过来,“啪。”清脆的一声,她抬手打在我脸上。我也不觉得疼,不知道是因为风太冷,还是心更痛。眼泪不止的滑落,“都怪我,你说得对。。。”琉璃气不过,又扬起手臂,被赶来的靖王一把抓住。“你够了!”然后一下子甩开她,将她甩在雪地里。然后心疼的捧着我的脸,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如果偌黎还在的话,她一定也会怪我,都是我,要不是我,宁王就不会死。。。。

“靖王,难道你们都瞎了眼吗?她红颜祸水,定是妖狐变得,先勾/引的你死心塌地还不满足,还要勾/引的宁王为她死才肯罢休,你睁大眼看看啊!她根本就是害人的妖怪!”琉璃坐在地上一顿数落。“纵使她千般不是,在我心里她永远都是我最珍惜的。”靖王看着我说。我抬眼,对上了他的眼眸,沦陷在他一汪深情地眼眸里。琉璃看挑拨不成,又欲动手,被刚刚赶来的习恒拖了下去。“你个骚/货!你早晚害死你身边所有的人,你不要脸!宁王要是不遇上你,就不会死。。。。”琉璃被带走时不甘心,叫喊着骂我。靖王堵上了我的耳朵,可我都听得一字不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