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恍然如梦

墨奚之死

恍然如梦 1147331950 1449 2013-07-15 11:10:00

  我心疼的捡起满地纸片,靖王默默走来,捧着我的手,“没关系,一幅图而已,你早已经刻在我心里了。”“可这毕竟都是你的心血。”我抬头看着他说。“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别的都不重要。”说罢,将我搂进他怀里。在他的怀里,我总能感到安全感和归属感,我也欣然享受这份感觉,享受他温暖的拥抱。

收拾完碎纸片,摆好桌椅,整理了整理这间茅草屋,关好房门,我们又骑回返回了。路上走得很慢,一来靖王知道我怕颠簸,二来心思焦虑,便想沿途看看风景。“我想,等一切都安顿好了,我们便浪迹天涯,到时候你便陪我像现在这样,一起骑着一匹马,沿途看风景,再也不理会尘世的纷纷扰扰,就你我两人相伴到老,你说这样可好?”我握着靖王牵着缰绳的马。“好,富贵荣华也不比你红颜一笑。你在哪我就在哪。”靖王温柔的说着,我也欣然笑了。若真是那样,也不枉此生了。

到了家门口,靖王扶我下马,却不见守门的家丁。进了门去,院子也空无一人。“真是奇怪,他们人呢?”我好奇地问。靖王也一脸茫然的摇摇头。只好向里面走去,忽然见一大夫提着药箱摇着头,无奈的从墨奚院子里出来。我觉得奇怪,拉着靖王向墨奚院子走去,刚走到院子门口,便听见许多哭声,院子里集结了许多下人,都一脸的感伤。我推开人群走进墨奚卧寝,父母亲都站在一旁抹泪,婉儿跪在墨奚床边放声啼哭,细看床上躺着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墨奚,我走近一看,才看见床上满是鲜血。“这。。。”我一时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姐姐。。。”婉儿哭着回头,“墨奚为了救我。。。死了。。。呜呜呜。。。。”我心头一颤,也跪在婉儿旁边,安慰着她,安慰安慰着,便把自己也说哭了。最后变成我和婉儿抱头痛哭了。

我想问婉儿究竟是怎么回事?方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我抬起头,却觉得眼前一片模糊,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朦胧,再就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忽然觉得惊恐无比,睁大了眼睛,却还是枉然。“我。。。我的眼睛!”我惊恐地说。“怎么了?”我听见靖王关怀的声音,随即身体被人用力的抓住。“我看不见了,我什么也看不见了!”我惊慌的摸索着靖王的脸庞,却不经意间摸到了他滴落的泪水。“快!!把杨大夫请回来!!”我听见爹爹颤抖的声音,又发觉娘在抚摸着我的脸。可以想象如今他们的神情是多么紧张。随后我便被靖王和娘搀回了自己的屋子。

娘一味的安慰我,不要紧张,说不定只是暂时的,吃服药就会好的,我为了不让娘担心,一直努力的点头,并报以微笑。靖王只是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刚刚看不见的时候我真的好紧张,可是当靖王抓住我的那一刻,我的心就静了下来,我总觉得,只要他在,我就不会有事。不多时,杨大夫又折了回来。靖王松开我的手,另一个人的手搭上了我的手腕,我一哆嗦,对于这陌生的感觉我还是很害怕。“别怕,我在这。”我听见靖王温柔的说,然后搭了搭我的肩。杨大夫把手拿开,又撑了撑我的眼皮,然后叹了口气。“大小姐这是最近哭的太多,把眼睛哭坏了,这个我也无可奈何,只能等它自己修复,至于什么时候能好,更是不得而知,我也只有开些宁神的药,给大小姐压压惊,还有就是不可再哭了,要多注意休息。”大夫说。“我女儿就不能复明了吗?”我听见娘带着些哭腔问。“这。。。只能看大小姐自己的了。”说完听见一串离开的脚步声。“我去随大夫拿药,别人拿药我不放心。”我听见娘说着,然后离开了。爹在屋里踌躇了一会,我知道他也在焦虑墨奚的事。“爹,您去处理墨奚的事吧,女儿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况且,还有靖王在这。”我说。爹犹豫了一会,“这就交给你了。”爹说。“好,您放心吧。”靖王说。之后便听见爹爹也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