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无上神瞳

第四章 神秘老人

无上神瞳 金白沙 2758 2013-07-05 13:05:01

  夜晚总是来的很快,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村庄上,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但不久,又被月亮烛成银灰色了。

金白羽归家心切。看着前方的村子,他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微笑。不由暗加快了速度。不消片刻,便到村前。

金白羽突然停下飞奔的脚步。脸上渐渐升起了疑虑。金白羽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丢掉暴熊的头朝家里跑去。

“爹,娘,小玉。我回来了。”

“爹,娘,小玉…”

金白羽跑到屋前。入眼所见,于一道晴天霹雳。他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仿佛置身于血海中。村民的残肢,尸体四处散落着。金白羽愣了数秒。

“啊……”

金白羽忘了哭泣,忘了悲伤。内心深处只有一个声音

“爹,娘,小玉。你们在哪里”

一遍又一遍。金白羽失魂落魄四处寻找。不知道是绊到了谁的尸体,僵直的摔倒在地。他只是爬着翻看一个又一个的尸体。

小玉一家人死的很安详,面对强大的修者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二老只是紧紧的抱着小玉。当伤痛欲绝的金白羽看到至亲之人就这样躺在自己的面前。这一刻,内心的情绪如山洪暴发。痛苦像无数头细的小蛇秧,无孔不入地向四肢伸展开去,他浑身痛苦地颤抖着!

他拼命忍住,紧闭着双唇,跟孩子似的把呜咽哽咽下去,可是眼泪还是涌上来,亮晶晶地挤在眼圈边上,一忽儿功夫两颗大泪珠离开眼睛,慢慢地顺着两颊流了下来!

“为什么……”

“贼老天,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喉咙喊到嘶哑,眼泪也流干了。他停止哭泣,脸上仿佛石像那样白,眼睛好像炭火一样红。

紧紧的抱着亲人的尸体,似乎想用自己的体温为他们驱赶最后的凉意。金白羽静静的抱着,蚀骨的伤痛让他昏了过去

黎明的霞光却渐渐显出了紫蓝青绿诸色。初升的太阳透露出第一道光芒。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红;也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鲜。一刹间火球腾空;凝眸处彩霞掩映。光影有了千变万化;空间射下百道光柱。

金色的阳光洒满整片大地。此刻的金白羽,冰凉似水。跪在至亲坟前,看着亲手刻的墓碑。心,凄凉极至。亲情,家。都已不复存在。所能残存的只有那颗复仇的心。虽不知大仇何时的报,但却是他存在于人世间唯一的动力。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谁?”

金白羽怔了一下,空洞的眼神看着步履蹒跚走过来的人。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眉心处象用木刻刀扎了两道深纹,嘴边是一圈银色的连鬓胡子。雪峰似地高耸地双眉,更使他有一种锐不可当的威势。

“我是谁不重要,你知道你是谁吗?”

金白羽沉默摇头。继而闭上眼睛。

神秘老者也不介意金白羽的态度。只是眺望远方,似乎在回忆。良久后,神秘老者似乎做了某种决定。

“想报仇吗?”

金白羽陡然站了起来,炭红的眼神充满着仇恨。

“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我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我肯定是修士,而且不是一个人。”

“那你怎么帮我,或者有什么目的?”

他不是白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突然冒出来一个快要趟进坟墓的人说能帮自己报仇,而且还不知道凶手是谁。虽然心里恨不得把凶手千刀万剐,但也要知道目标才行。

神秘老者那布满皱纹的脸此刻犹如一把绝世凶兵。

“我能帮你从新认识这个世间,让你站在世间的巅峰俯视亿万生灵。一句话便能掌控人的生死。”

“我凭什么相信你?”

金白羽看着神秘老者眉宇间流露的霸气,顿时相信几分。

“就凭我知道你的秘密。没有任何人指点下你能掌握成这样确实是天赋过人!”

看着那高深莫测的笑容,他此刻已经彻底相信了。这个秘密他从没对任何人说过。眼前这个神秘老者却一语道破。金白羽此刻心中那复仇的信念已经战胜了理智。虽然不知对方是何来历,以及目的,只要能报仇让他立刻死都愿意。

“嘭嘭嘭”

金白羽对着老者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前辈,只要您能帮我报仇,我金白羽从此这条命就是您的。不论您让我做什么我绝对不会说半个不字。哪怕您叫我立刻去死,我也不皱半点眉头。”

“不是我帮你报仇,我也不会帮你。”

金白羽此刻的心情就好像彩票中了五百万,兑奖的时候却告诉你说,你的彩票是上一期的。

“我说的是让你自己报仇。你知道修士吗?”

看着一脸茫然的金白羽,老者不禁暗骂自己糊涂。问他知不知道修士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仙人你总听过吧?可以翻雨覆云,上天入地的那种!”

虽然金白羽不懂老者在说什么,报仇心切的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能报仇就好。

“您要教我那种吗?”

“我不会教你,也教不了你。不过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如果你能撑过去相信不久之后你就能报仇了。”

“多谢前辈成全。”

金白羽暗下决定,在难自己也要挺过去。他发誓就算是死也要让仇人付出代价。

“不用谢我。我也没有帮你一切都得靠你自己。我说过我只是给你指一条路,至于能不能成功就得看你了。”

“我想没有比我现在承受的痛苦要痛。”

“修行就是逆天而行。天赋,努力,毅力缺一不可。想要变的比别人强大就要比他们更加努力百倍,千倍。修行界天赋绝顶之人数不胜数,但能修炼到顶峰之人却寥寥数几。”

说到此处,神秘老者看着金白羽脸上的伤感一闪而过。似乎有无尽的伤痛弥漫在心中。

“修炼分为九大境界。淬体,灵动,聚灵,化丹,玄丹,洞虚,神变,虚神,神禁。每层境界又分三个小境界。又为初,中,后期。

“只有踏入化丹境才算真正的修者,也就是凡人眼中的仙人了。洞虚境则是修行大成的门槛,正所谓一入洞虚,洞悉万物。到了那个境界就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后面的境界就靠个人的体会与领悟,无数天才终其一生却只能一只脚踏入神变的门槛。

“那我要修炼到什么时候才能报仇?”

金白羽在听了一堆不知所云的话后,终于问出了他此时最关心的问题。

“多则三年,少则十年二十年。这得看你有多努力!”

“三年吗!”

金白羽空洞的眼神暴发出希冀的“色彩”。黯淡的眼神逐渐坚定,他告诉自己再等三年自己就能手刃仇人。虽然不确定三年够不够,现在他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强。他相信,终会有那么一天的。

“前辈,那您现在是什么境界?您见过神禁的高手吗?”

老者自嘲的笑了笑。

“你现在还不必知道。告诉你也只是徒增烦劳罢了。等你到了那个境界自然就会知道,包括今天的一切。”

金白羽虽然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此刻却只能埋藏在心里。

“好了,小子。我知道你现在内心很痛苦,已经发生了谁也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都是命运安排好了。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沉寂在悲伤中,而是想未来发起挑战,向命运做出反抗。”

神秘老者在金白羽的印象中好像什么事情都风轻云淡。却不曾想到会安慰自己。心中流过一丝暖意。此刻的他内心已经接受了眼前这个神秘的老人。

“准备下,等下跟我走!”

“爹,娘,小玉。我要走了,你们安心的去吧!我一定会亲手替你们报仇的。”

虽然有着太多不舍及不甘。此刻却只能收拾好心情。金白羽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提着仇人的头颅来拜祭父母的在天之灵。

老者看着金白羽那孤寂的背影不甘低声叹道。

“命运真的存在吗?”

“我看到得一切跟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遵从命运的选择。未来的路还的靠你自己去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