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无上神瞳

金白羽

无上神瞳 金白沙 2038 2013-07-05 13:05:01

  落日森林山高林密,大风吹过,万木倾伏。有如大海里卷起飓风。剎时间,波涛汹涌,轰轰声响不绝。此时一个少年手握猎刀向着此处走来。少年黑耀石般的眼眸中透漏着无比的坚定,黑色的头发随意的散落在肩头。五官不算俊秀却隐隐透漏着少年不该有的老成。

“唿唿”的风声伴随着唦唦做响的树叶,阳光不规则的洒落下来显得无比神秘。远处传来阵阵的吼叫声更加增添几分诡秘。

望着眼前的森林。金白羽怎么也联想不出与村民口中的“死亡森林”有何关系。虽然之前并没深入过,在他看来老辈口中流传的“入者,必死无疑”。只是吓唬小孩子的。毕竟强悍的野兽金白羽也遇到过不少。

金白羽不时挥舞着猎刀清除一人多高的荆棘,一边警惕着周围的动静。金白羽虽然经验丰富,但也不敢大意。做为一个出色的猎人,随时做好致命一击的准备。哪怕是面对奄奄一息的野兽。

前进不到百米,金白羽突然停下脚步。右手握刀横于胸前,身子微躬。虽然身处树林中,随处都是参天古树。但是密集的杂草荆棘,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未知的危险性。金白羽不敢大意,猎刀横挂胸前。双脚用力跳向一颗古树,随即手脚并用爬上离地最近的一根树干。

金白羽半蹲着树干上,顺着吼声望去。

“蛮虎吗?,”金白羽嘴巴溢出一丝冷笑,撤掉裹刀的皮夹右手握刀。看着走过来的蛮虎金白羽渐渐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周围的景物仿佛凝固一般。如果此时有人在旁会看到金白羽的瞳孔越变越黑,隐隐中周围散发着黑气。

树下的蛮虎显然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转身便欲逃跑。金白羽岂会放过这等机会,双手握刀借着俯冲的力量,以雷霆万钧的气势直取蛮虎颈部。

蛮虎意识到了突如其来的危险。“嗤”猎刀在蛮虎身上留下一条半尺长的伤口,金白羽就地一滚,跟蛮虎保持一丈距离。

这一刀虽然不致命,但也彻底激起了蛮虎的兽性。金白羽不敢大意,苍鹰搏兔的道理他可是懂的。更何况自己面对的还不是兔子。

金白羽横刀变刺,流星赶月般直奔蛮虎。刹那间金白羽眼中黑气四溢…

“嗤”。

猎刀直穿蛮虎脖子,鲜红的血液顺着刀柄滴在地上。金白羽拔出蛮虎身上的猎刀,用布擦了上面残留的鲜血。望着脚下的尸体,眉头紧凑。

“又得浪费这大家伙了”。金白羽一脸无奈的转身,边走还回过头看两眼。金白羽沿着附近转了几个时辰却没见到暴熊的踪迹。期间遇到过不少野兽但都是能避就避,避不开的就成了金白羽脚下的尸体。渐渐的就感觉到吃力了。

随便找了棵树靠坐着,吃着干粮恢复体力。估算着时间,金白羽内心着急起来。眼看就要天黑了,还没寻到暴熊。从小就在山里打猎长大的他,可是知道天黑意味着什么。想起晚上成群的野兽,以及各种防不胜防的毒虫。金白羽不免头皮一阵发麻。

‘吼’忽然间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金白羽扔掉手中的干粮,顺着吼声的地方望去。一头浑身漆黑的暴熊,正啃食着一头鲜血淋漓的野兽。金白羽细看一下,霍然是一头蛮虎。看着暴熊撕扯着蛮虎的身体,金白羽不由一阵哑然。

金白羽看着一丈多长的暴熊,体内的好战血液顿时沸腾了。

‘终于找到你了’。

金白羽眼神中散发着兴奋的光芒,右手紧紧抓住猎刀,一步一步朝暴熊走去。二十米,十米,五米…。

离暴熊越来越进,金白羽也进入到之前的状态。眼中黑气逐渐浓烈。暴熊发现了这个打搅自己用餐的人。大吼一声,一对铜铃般的大眼盯着金白羽。突然暴熊气势全无,瞳孔变大。

金白羽甚至看到了暴熊那一丈多长的身子出现微微的颤栗。金白羽岂会放过机会,大呵一声双手握刀迎着暴熊头颅砍去。

“铛”。

金白羽顿时感觉这一刀砍到巨石上,虎口震的发麻。暴熊吃痛之下,下意思的前掌一挥。金白羽顿时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被暴熊一掌拍出二米多远。

“真痛,幸好不是全力一掌”。

饶是如此,金白羽也感觉体内五脏六腑翻滚。虽并无大碍但他脸上也溢出了豆大的汗珠。金白羽感到了力量上的差距,不敢大意。思索着一击致命的机会。

暴熊虽无智慧,但比蛮虎强的不是一点半点。那种来自灵魂上的颤栗它可是记忆犹新。一人一熊就这样对持着。

“看来,只能这样了!

如果血腥味把附近的其他野兽吸引过来。”别说能不能把眼前这大家伙杀死,保不保的住命都不知道。金白羽决定放手一搏。

金白羽闭上眼,周围立刻安静了下来。虽然闭着眼睛,但他能感觉自己比之前看的更加清晰。(我想写的是神识,只是主角现在还是个菜鸟)金白羽死死的“盯”着暴熊。金白羽此刻看不到得是自己的眼睛。黑气,比之前多十倍的黑气从他眼里冒出来。这一刻他的“眼中”只有暴熊。

金白羽动了,虽然速度很慢。但暴熊没有一点反抗,就好像“配合”着金白羽的刀。

“噗”

暴熊的头滚到了地上。金白羽也虚脱的倒下了。(神识过度使用)甚至连拿刀的力量都没有。看着滚到一旁的暴熊头,金白羽呵呵的笑了起来。

不一会金白羽终于恢复了一点体力,咬着牙背着暴熊的头颅。拄着猎刀蹒跚的向家走去。现在的金白羽也许不会知道,这是他最开心的一次回家。也是他最后一次回家。

村子外此时来了六个陌生的面孔。

“昊天,前面就是我所说的那个村子,咱们今天就在这休息。明天一早就去“落日森林”寻找七彩狐吧”

莫无伤依旧那么风轻云淡,南宫昊天也依然温文尔雅。村子里依旧是那么的宁静,安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