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无上神瞳

第八章 南宫战

无上神瞳 金白沙 2074 2013-07-05 13:05:01

  “疯老头,看来咱们的计划要提前准备了!”

话落音凭空中突然出现一个中年男子,身材挺拔漆黑的衣服遮住大半脸。如果金白羽看到指不定以为闹鬼了。可怜的金白羽被中年男子随手一个结界隔绝了,哪能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

“我来这快一百年了吧!百年来你都无动于衷,如今终于想通了?”

“咦!”

“你突破了?”

“难怪!我说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似得。原来已经半只脚踏进了“神界”之门!”

蒲牢的中年男子依旧沉默不语。疯老头似乎也习以为常。目光没在蒲牢身上半点停留,依旧望着“结界”内的金白羽!

二人各怀心事皆沉默不语。良久后,疯老头打破了沉默。

“好好准备吧!未来的事谁也说不清楚,尽人事吧!”

“唉!”

一声轻叹,蒲牢转眼便消失。

金白羽从入定中醒来顿时感觉先前的疲惫一扫而空。浑身上下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经过一夜的修炼,但对“养体经”依旧一知半解。

体会到了“养体经”的神奇之处,金白羽像一个孩子般欣喜的跑到老疯子面前。似乎准备分享自己心中的喜悦!

“前辈,我…。”

“小子,我有事跟你说!”

见疯老子的表情有些严肃。金白羽把嘴边的话生生咽回肚子。

“我要走了,以后的路自己去走!”

金白羽一阵惊愕。这些天的相处他已经把眼前这个神秘的老头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甚至有一丝依赖感。

疯老头把他表情尽收眼底,暗自叹息!

“天下无不散宴席!”

“现在的你还不够……。”

金白羽黯然!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就像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不能跟随一起去天空翱翔。

“去见识下外面的世界吧!人心险恶,切莫太相信于人。努力修炼,终有一天再相见!”

“这是一个储物手镯,里面有些日常必备的用品。遇到生死之际可以捏碎里面的玉符,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捏碎。强者,都是在生死之间成长起来的!”

从疯老头手上接过这个毫不起眼的手镯,戴在左手上。

“滴一滴血在上面!”

拔出腰间的猎刀,划破手指。滴血过后,手镯没有变化只是感觉紧紧的贴在皮肤上。同时脑海中浮现了手镯的使用方法!

储物手镯跟储物戒指一样,都是实力强大的炼器宗师结合空间的理解炼制。滴血认主后神识就能进入里面随心控制。当然不同等级炼器师炼制出来的空间大小也不同。修行界比较常见的就是储物袋,空间十分有限。

金白羽暗自惊奇,没想到这么个手镯里面居然这么大。他约估至少超过百丈的空间。

“在外面凡事留心。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金白羽嘴唇微张,心中有话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见疯老头摆手说道。

“学会隐忍也是一种强大…”

还没听完人便失去了意识。虚空中突然出现一道裂缝吞噬着他的身体,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疯老头没有半分讶异。只是嘴角浮过一丝不诡笑。

“龙族对空间的理解还真让人羡慕啊!”

…………

南武,南宫家。

“无伤,昊天这孩子又去找水家那丫头了?”

说话之人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中等身材。四方脸庞,眉毛浓黑而整齐,深沉的眼神。一袭青色长衫。此人便是南宫家家主南宫战。

莫无上面对南宫战依旧是那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只是言语中透露着一丝尊敬。

“少主回来不久就带着“七彩狐”出去了。想必是去找水如烟了。”

南宫战叹息摇头,语气中颇有一丝无奈。

“这孩子虽说天赋不错,但一门心思全放在那丫头身上了。马上就十八了,却连聚灵期的门槛都没摸到!”

“还妄想着追水家那丫头。不自量力,也不想想人家十六岁就踏入聚灵期。”

莫无伤泰然自若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艳羡。

“十六岁的聚灵期,比起那些妖孽级别的天才也不逞多让了。”

“家主,如果少主能于水如烟结成道侣,那我们南宫家就能更上一重楼!”

“这我都知道。”

“可是无伤,且不说水家会不会同意!一个十六岁就修炼到聚灵期的女子,你觉得他会喜欢一个比她不如的人吗?”

“虽然十六达到聚灵期确实惊艳无比。但天玄大陆能者皆是,天赋妖孽级都被各大派收罗培养。你觉得那些千古名派,真的没有一个比不上那丫头吗?”

莫无伤有些汗颜。看着南宫战的眼神越发尊敬。心里也渐渐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人当初能力排众议坐上家主的位置。

南宫战略微平复心情道。

“水家的一位老祖突破了,昨天已经从流云宗回来了!”

水无伤闻言一怔。

“水青云?”

南宫战脸上闪过一丝阴狠,俊毅的脸上甚至有些扭曲。水无伤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明白南宫战此时的心情。三人都是同一时期的人,如今让一个女子压过一头岂会甘心。

南宫战与莫无伤修为都达到“玄丹”顶峰数十年。虽然距离“洞虚境”只差一步之遥。可这之间的差距却不是一点半点。如果说“玄丹境”是一个挥舞着拳头的小孩,那么“洞虚境”则是雄壮有力的成年人。

“一入洞虚,洞悉万物!”“玄丹境”与“洞虚境”中间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天赋妖孽之人或许能在“洞虚境”下越阶战斗。但从没有人能在“玄丹境”与“洞虚境”修士一搏。

南宫战脸上掠过一丝绝决。语气坚定道。

“无伤,这段时间南宫家交给你打理。另外给我看住昊天一点,别让他出去给我丢人。”

“家主,你这是…?”

“我要闭死关。前段时间我感觉离“洞虚境”只差半步了。”

莫无伤不禁愕然。“死关”意味着什么他可是一清二楚。连忙急切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意已决。等昊天那小子回来后你给我好生看着,我闭关出来的时候最好能看到他!”

说完南宫战便消失屋内,莫无伤独自一声叹息。

“想不到,当年的事你还是放不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