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无上神瞳

第十五章 冲突 (求收藏,推荐)

无上神瞳 金白沙 2161 2013-07-05 13:05:01

  金白羽有些纳闷,同样是门派之地,区别怎么就那样大了。自己在“书阁”四个多月了,除了水如烟偶尔来一次,连见到个鬼都难。和人声鼎沸“执事堂”相比,那可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些弟子当中,有没有人知道“书阁”这个地方。

金白羽本想问问水如烟两者之间为何差距这么大,却不料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

“水师妹,想不到在这碰到你了!”

水如烟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迎面走来七八个人。为首青年风度翩翩气宇轩昂,英俊的脸上流露出惊喜的笑容。水如烟显然没有想到会碰到此人,俏丽的眉头微微一皱,但却很好的掩饰下来。

“屈师兄!”

“水师妹,你来执事阁做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缺什么东西直接跟我说嘛?

水如烟内心对屈姓青年充满了厌恶,听着那高傲的语气,她顿时就把此人划分到南宫昊天那一类了。

“不用劳烦屈师兄了!”

任谁都能听出水如烟语气中的意思。在众人面前被她直接拒绝,屈师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狰狞,俊朗的脸上转眼间乌云密布。

“丁子风,当初我怎么交代你的?不是给你说只要水师妹有任何需要就到执事堂以我的名义领取吗?

丁子风此刻的感觉就好像是吃了某种排泄物一样,脸上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顿时一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眼前的情况一目了然。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无论无何是逃脱不掉的。就算他想逃,也得掂量掂量自己,以后如果没有屈不凡赏赐的那些丹药,自己终其一生,想必也只能停留在“灵动期”了。

“屈师兄,只是……!”

“只是什么?难道你觉得我屈不凡三个字在执事堂没有这个分量?”

丁子风顿时被吓的大汗淋漓,战战兢兢的道。

“屈师兄,不敢。您在执事堂的地位众位师兄弟心里都一清二楚,没有您办不到得事!”

边说边朝其他的几个弟子使眼色。众人不是傻子,这种殃及池鱼的事情怎能不知。再说,平时靠着丁子风也得了不少好处,与其锦绣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的道理心里都一清二楚。当下众人恭敬道。

“是,是……”

“屈师兄,您就是人中龙凤,千里伯乐,在我们心里您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丁子风有种想暴粗口的冲动,这TM哪跟哪啊。不过,显然屈不凡还是挺受用的,转眼间乌云密布的脸上如雨过天晴,如沐春风。

丁子风见状立马说道。

“对对。就是那些亲传弟子在屈师兄面前都得夹起尾巴做人!”

“哼,亲传弟子不过尔尔。”

暗呼口气,丁子风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立马装模作样的跑到水如烟面前说道。

“水师姐,对不起。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我!”

以屈不凡的身份,在内门弟子中大手一挥,像丁子风这样的人数不胜数。但却很难找出比丁子风更机灵的人。这也正是他把丁子风当心腹的原因。

“屈师兄,我还有事先走了!”

“站住!”

屈不凡陡然一声,丁子风及众人内心一惊皆不知所以的看着屈不凡。

“你是谁?”

水如烟正待拉着金白羽离开,突然听见屈不凡大喊停下脚步。水如烟美目下掠过一丝怒意,盯着屈不凡说道。

“屈师兄,你未免管的太宽了吧!”

“水师妹,你难道不给我解释下他是谁吗?”

在屈不凡的眼里,水如烟就是自己内定的人谁也不能染指。先前没去注意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想不到却跟水如烟如此亲密。怎能让他不恼怒。

金白羽从一开始就在旁边看着他们自导自演。虽然还不太懂人情世故,但是只要是明眼人便能看出其中用意。虽然觉得好笑,但他却也不是多事之人,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一下针对自己,但站在女人的背后他却做不出来。望着屈不凡那能喷火般的眼睛,不冷不热道。

“我叫金白羽。”

丁子风觉得这个名字无比熟悉。甚至这段时间盖过了“天榜”上那些强者。

“屈师兄,他应该就是前段时间冥长老安排进书阁的那个外门弟子。”

丁子风此言一出,不亚于一道“紫霄天雷”直劈的众人外焦里嫩。

“哈哈哈哈……”

屈不凡有些疑惑的望着丁子风。虽然屈不凡只是内门弟子,但在流云宗的地位一点也不比一般的亲传弟子地位低。对于这些无聊笑谈怎会去关注。

“屈师兄,这个金白羽就是前段时间靠着郝潇洒入选外门弟子的。天生毫无灵根,就是一个废人,可他却靠着郝潇洒的关系,苦苦哀求冥长老。冥长老宅心仁厚抵不住他的哀求,才破例让他去书阁的。”

听到这屈不凡便释然了,在他眼里一个连灵根都没有的蝼蚁对他毫无威胁。甚至连戏耍他的意义都没有,轻蔑的看了金白羽一眼,顷刻便收回目光,甚至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

丁子风知道是该他出马了,这种事情跟着屈不凡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早已轻车熟路了。

“哈哈,就你这样的废物还有勇气留在流云宗。真的让人好生佩服!”

金白羽此刻指甲掐进肉中都感觉不到疼痛,双手因为太过用力整个人都出现了轻微的颤抖。经过四个多月对修行界的了解,不难猜到自己在流云宗的地位。虽然对这些不是很放在心上,但是这样赤LL的嘲笑,任谁都会受不了。

“够了!”

“屈不凡,管好你自己的人!”

水如烟是真的怒了,明眸的眼里充满了愤怒。他没想到因为自己会给金白羽造成这么大的麻烦,心中充满了愧疚。恶狠狠的盯着屈不凡道。

“屈不凡,我告诉你。如果谁还在背后议论他,就是跟我水如烟过不去!”

屈不凡此刻的脸上居然滑过一丝笑容。

“哼,我们走!”

丁子风有可能对自己不是很了解,但却无比了解屈不凡。每次屈不凡流露出那样的笑容,他都有些心悸。临走前坏笑的看了一眼金白羽,在他的眼里这个人已经被屈不凡钉上了死亡的标签。

出人意料的金白羽没有任何过激行为,如果不看他手心里的血渍,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看着屈不凡众人远去的背影,嘴角甚至流露出了不该有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