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无上神瞳

第十六章 抉择

无上神瞳 金白沙 2038 2013-07-05 13:05:01

  望着金白羽淡淡的笑容,水如烟突然间觉得之前有点小看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消瘦的背影如山岳般挺拔……。她忽然间想起一句话,“宝剑锋从磨砺出”。隐隐中她有种错觉,金白羽此刻就是一把未出鞘的绝世神兵。

“水师姐,走吧!”

“呃,哦…!”

水如烟本以为以屈不凡会在这件事中从中作梗,但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意料的顺利。不一会金白羽便拿到了属于他的身份玉简,以及流云宗的门规玉简。

“今天的事情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屈不凡也不会为难你!”

“没事!”

水如烟很是自责,有心想做点什么。可看到金白羽那毫不在乎的表情欲言又止。也许他还不知道屈不凡的性格吧!水如烟暗暗想道。

“这是一块传讯玉简,遇到麻烦捏碎它。”

“恩,谢谢!”

伸手接过玉简连同身份玉简一起顺手放进储物手镯。看着有些恼怒的水如烟,淡淡微笑道。

“水师姐,今天谢谢你。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那……!”

本想着提醒几句,可金白羽话一说完便转身走了。水如烟心里暗叹,“算了,能帮则帮吧……。”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奇妙,有的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彼此感受到。当两条不同交叉线的人相遇到一起,是顺从命运的安排沦为朋友或者恋人,还是偏离命运的轨迹……。

当金白玉回到“书阁”已经是傍晚时分,看着冷清的殿内不由露出一抹苦笑,渐渐陷入沉思。“眼下刚刚踏入灵动期,便结下一个强悍致斯的仇敌实在是不太明智阿。”

没有去责怪自己的鲁莽,而是冷静的分析脱困之法,不断权衡其中的利弊。他明白已屈不凡那种桀骜的性格还不至于亲自对自己下手,但想要找自己的麻烦实在是太简单了。

金白羽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很聪明,但也不至于太笨。屈不凡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从一开始他就大致看出来了。虽然同为流云宗弟子,但两者之间不论是修为还是身份,差距都太大了。让他有一种蝼蚁望天的感觉。他敢断定,哪怕屈不凡真把他给杀了,流云宗屁都不会放一个。

“终究还是实力不够阿……!”

一声无奈叹息饱含了无尽的苦涩。握着疯老头留给自己的传讯玉简,怔怔出神。

“不到危急生命时刻不得使用!”

脑海中不断浮现疯老头的戒告,脸上不时闪过一丝挣扎的表情。就在他天人交际挣扎那一刻,脑海中陡然响起疯老头那声无奈的叹息。

“现在的你太弱了,还不够资格!”

金白羽瞳孔一缩,整个人如醍醐灌顶。

“如果连这点困难自己都不能面对,报仇何望。谈何凌驾众生,俯瞰苍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金白羽忽然间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拿出临走前水如烟给自己的传讯玉简,毫不犹豫的捏碎。

修行之人讲究六根清净,但水如烟整整一天都不能静下心修炼,脑中思绪万千。突然,神识感觉到波动,遗留在传讯玉简上的神识忽然间消失。

“难道屈不凡动作这么快?”

修为达到“聚灵期”都能镌刻玉简注入神识制作简单的传讯玉简,有些修为高深者甚至能通过阵法的辅助,制作出能够传唤神识分身的传讯玉简。她没有想到自己临时起意给他的传讯玉简不到一天便被他捏碎,俏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拿起随身佩剑赶往书阁。

不消片刻水如烟便赶到“书阁”,看着正在殿内神态自如看书的金白羽。俏丽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恼怒的神情。

“金白羽,你……!”

以水如烟聚灵期巅峰的实力却是能够御物飞行,但限于门规任何弟子在宗内都不敢违背流云宗的“限飞令”,虽然感觉事态紧急,她也不敢违背门规。只能施展轻身功法快步赶来。饶是修为精湛,却也累的娇喘连连,香汗淋漓。

看着恼怒的水如烟,金白羽深知被误会。扔下手中的书连忙解释道。

“水师姐,对不起。其实我是有事想叫你帮忙,但是流云宗我又不熟,只好捏碎你给我的传讯玉简。”

看着无比自责的金白羽,水如烟心中的气顿时消失。只是想起白天的戒告,内心又闹起小女孩般的脾气,双手环抱在胸娇嗔道。

“什么事?”

金白羽何曾跟女孩子打过交道,又岂会懂得女孩子心中的想法,看着还在生气的水如烟脸上的自责又加深几分慌忙说道。

“水师姐,你先消消气。”

“哼……!”

金白羽此时宁愿选择跟屈不凡拼命,都不想选择面对此时此景。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汗,硬着头皮道。

“要不你打我几下消消气?”

“打你浪费我的力气。你还是说说要我帮你什么忙!”

被水如烟目不转睛的盯着,金白羽感觉到一股迎面扑来的杀气一般,背后的长衫此时已被汗水打湿。

“我想水师姐你帮我弄个外门执事身份。”

“你要外出?”

“水师姐如何得知?”

“哼,外门执事不过就是个打杂的身份。除了外出自由点,没有一丝用处。”

惊讶于水如烟的聪慧,不懂的拍马屁为何物的金白羽难得尝试一回。

“水师姐真是聪慧过人!”

听到金白羽的称赞,内心虽然有些窃喜但是没有表现出丝毫。语气冰冷依旧道。

“你突然间想要外出,难道……?”

“你想要躲避屈不凡?我会跟我曾祖说要她出面,你不用担心他会找你麻烦。就算是他屈不凡谅他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得罪一个洞虚境强者的”

金白羽闻言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无比坚毅的表情,坚定道。

“我金白羽虽然现在实力不济,但不代表一辈子都是这样。靠着别人的羽翼苟且偷生那只是懦夫的行为。我要已一往无前的气势踏出一条属于我自己真正的道路,哪怕这条路上充满险恶,布满仇人。那我就踏着敌人的荣耀成为我凌驾众生的垫脚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