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蜕言

晴天霹雳

蜕言 凤栖亭 1396 2013-07-08 21:03:02

  一扇冰冷的铁门,没有丝毫温度,却生生将两人隔离。

“爸爸”,小筱撕心裂肺的叫着,孤独感袭上身来,像是溺水的孩童,终不愿失去最后一株稻草,那是源源不断的亲情,藕断丝连,终究不会断开。

不过一日,怎么会有这般变化。

闫坤宇强忍住泪,强壮的胸腔搏动着,压抑着将要失控的情绪,好想一吼,吼掉这一世苍凉,突然遭遇背叛,虽说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但想到自己驰骋商场多年,如今竟被女子陷害至此,是天要亡我吗?

定下心神,喉结麻木的滑动着,却吐不出一词,一种窒息感漫天而来,像是荒郊野岭,孤冷高原,只身一人,去应对那凶恶的狼群,这种感觉,好痛好痛,心被**了一般,阵阵滴血。。。

狠了狠心,终究没有覆上筱儿的双手,他怕自己不舍。闫坤宇强忍泪水:‘’筱儿,爸爸对不起你。‘’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是时候放下了,迈开大步,走回那没有阳光的狭小监狱里,似坠入万丈深渊。这漫漫长路,是否终无尽头?

‘’不要‘’撕心裂肺般吼出来,却无济于事。累了倦了,俯下身来,突然间,天地万物,唯有自己,孤独,悲愤,压抑,反感,恐惧。。。丝丝弥漫开来,生生将她缠住,动弹不得。。。

放学归来便听说爸爸入狱的消息,急忙让李叔载来,谁知,只能见爸爸一面,却无力回天手指紧紧一攥,指甲镶进了肉里,狠狠地,‘’陈姗欣,我饶不了你‘’数言倾尽所有力气。

车子静静前行着,窗外风景依旧。

到家了,迎来那紧闭的大门。

倾间,笑了,这里恐怕已不是我家了吧,转身笑着,欲离去。

不笑不怒,不温不热,不急不躁,不儒不坚,已坦然。

‘’小小姐‘’是李叔,这个视己为亲女的好叔叔,泪又涌上心头。

‘’李叔,我爸是清白的,对吗‘’语毕,自嘲般笑笑,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事已成定局。

李叔一脸愧疚,‘’小小姐呀,都怪我,没有替闫董看好身旁的小贼,一夜之间,闫氏股票全部跌落,闫董竟被挂上了‘干预市价,不服从管理,’的罪名‘’一声叹息而来,些许无奈。。。

小筱不觉一惊,姓陈的干的真够狠的。

空气,有些凝滞。

转身,淡淡开口‘’她说了些什么‘’,李叔会意,‘’公司每况愈下,入不敷出,国不可一日无主,公司不可一日无老总,因此便担任了董事长的职务。‘’

抬起眸子,早已波澜不兴,这孩子总是把自己隐藏的太好。

淡淡开口,语气不冷不热她终于出手了,‘’还有呢。‘’

李叔叹了一口气说道‘’家里困境窘迫,已无力支撑小姐的抚养费用,望其自寻出路。‘’自己说完便不觉一颤,小小姐不过是一个十三岁孩童,这也太绝了吧,不禁又叹气起来。

垂下眼帘,无力开口,听到预料的结果,还是不免有些伤感,无力开口‘’李叔,我知道了,再见。‘’

恍恍惚惚,凄凄惨惨,离去。

望着小筱离去的背影,李叔沉默了,看来富家子弟多愁苦是对了。。。。。。。

车子,绝尘而去。。。

转身,离开。

眼睑微微动了动,半响,终归平静。

漫步在大街上,终将不知何去何从。

大街上人迹罕至,行人步伐匆匆,小筱抿抿唇,垂下眼帘。终将,还是无家可归了么?

这世间,天大地大,竟无一处容身,无奈世事苍凉,孤芳只自赏。。。

起风了,竖起衣领,

或许,有人还愿她平平安安。

抬头,任微风吹拂在脸颊上,些许生疼。。

终究,迈开脚步,向着那个目标,进发。。。。

----------------------------------------------------------------------------------------

很好的温馨文偶,就是开头悲惨了点,中间有一点小虐,但绝对甜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