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蜕言

病房偶遇

蜕言 凤栖亭 1302 2013-07-08 21:03:02

  静静的,好静,

虾米,这哪呀,

小筱醒来时,已是晚上,

天哪,迎新呀,我可是新生呀,

要错过呀,

第一天在学校的生活,就这样飞驰而去,

那也不至于--沦落到在医务室的地步吧。。

小筱起身,匆忙从床上坐起,而今方觉,姐不过看了一盘棋,为毛过了一个世纪。这是怎么了怎么了,没想到,一个起步姿势,上帝便回答了她。

‘’啊‘’声音不大不小,刚好穿过鼓膜,充斥了整个房间,眼泪不自觉的滑落,望着手上已被甩出一半的针管,无语,哭泣,望天。。。。

‘’尼玛,为什么我总是如此悲催。‘’小筱叫苦不迭。。

‘’尼玛,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你这惹祸精‘’一阵突兀的嗓音传来。。。一阵清脆的嗓音,打破这短暂的宁静,似小鸟一般,飞入寂静的山林,高歌一曲,便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如此亦然。。

什么,不是我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

不是我一个人和一个女人在这个房间里,

不是我和一个女人而是和一个男人在这个房间里,

天哪,来一个响雷吧。

当事人正纠结在是先投辣椒水给敌人致命一击再夺门而逃呢,还是越窗而出呢,还是药水一喝,针头一拔,大义凛然的向前冲呢、、纠结呀纠结。。

人家可耐不住了

‘’喂,你怎么没反应‘’‘’-----------‘’

‘’你不会是个哑巴吧‘’‘’--------------‘’

‘’哎,真扫兴,一点也不好玩,走了‘’

一语方惊起梦中人。

‘’哎,等等‘’,少女急促上前,

少年转身,眉宇间已是些许不耐烦,小筱心里一振,为什么这个陌生到不能再陌生的人,对上眸子间,心中便是一暖。

清澈的眸子似湛蓝的湖水般清澈透明,似流水般潺潺而动,映出小筱的眸子是啊,这时他的眸子里只有她。

脸一红,双手绞在一起。。

一抬头,却已不见他的身影。

哎终究是过客而已,不过,好生熟悉。

‘’咦,你怎么下床了,快躺下,怎么这么不小心,针头都快掉了哎,只能再扎一次了。‘’护士姐姐无语的望着正纠结在这算英雄救美呢还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

突然间石化,纳尼,有没有搞错,又要扎一次,我的天救命呀,‘’啊‘’又是一阵惨叫

小筱无语望天,怎么这么背呀这么背,

门外某人,这女人怎么这么呆呀这么呆,

阳光是进屋子里,大把阳光洒落,感慨着世间,这最美丽的情怀。。。。。。。。。。。。

正如那天初见,好想大方地说:‘’你好,我是纪希‘’却终究不能,些许是因为她额头的丝丝愁绪,还是因为当时时间紧迫。

少年自嘲的笑笑,纪希,别再给自己找理由啦。

不知为何,初见便被女孩眉宇间一种淡然震撼,却,不敢靠近,唯有默默相伴,望见报名表上她的名字,字迹方遒,清新淡雅,一如她本人。

不知为何,一见到这个少女,便深深吸引住,她的一颦一笑,尽收眼底。她的苦、乐、喜、悲、他都愿意和她分享,当她应地而倒时,他丝毫不犹豫,一马当先,只为把她送往医务室,不忍心让她受一丝苦。

一路跌跌撞撞,怀中的人儿小眉微蹙,他加快了脚步。

看到她安稳睡下,心终于放下来,徘徊在走廊里,终不愿离去。

他堂堂纪家大少,大大咧咧的,何时这般细腻。怕这世间,唯有闫筱一人。

纪希笑笑,又望了一眼睡的正香的小筱,终究,大步离去。

总是,来啦去啦,殊不知是否是正确的人?

天蓝色体血衫,黝黑的皮肤,浅浅的酒窝,一头清新亮丽的碎发,却掩不住,额间的淡淡愁丝。

他,终究来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