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蜕言

嗯?有点暧昧的味道!

蜕言 凤栖亭 2048 2013-07-08 21:03:02

  却在这时,少女挑了眉。

抬头望向四周,却未发现一丝端疑,继续冥思深深思考,今天这题,为毛如此之难,难道是那天烧坏脑子了么,不会吧!

--1+1=2----什么饼不能吃?---铁饼。。嗯,--牛顿第一定律啥来着?--一切物体总保持匀速直线运动状态或静止状态,直到有外力迫使它改变这种状态为止。恩,不错。--胰高血糖素来自哪一个细胞来着?--胰岛A细胞。没错,继续。--椭圆公式是啥来着?--x2/a+y2/b=1(a&gtb&gt0)–苏轼老婆谁来着?--王弗没错呀没错。那啥--CuSO4溶液呈什么颜色呀?--蓝色呀!---那啥沿海到内陆成什么规律分布?---水分。

Verygood!一点也没错,脑袋瓜子倍儿棒!

继续深入题海中。

纪希复又抬起头来,理了理刚刚局促之下弄乱的些许发丝。咱靠形象吃饭的。爷可是正宗超级无敌俊秀美男。

瞳孔又一次放大,在小筱脸上聚焦,仿佛世界上变得只有此二人,其他人都进入了盲区。遥望对视,哦不,遥望单视。伊人独立,安静淡雅,那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喻此方好。忽然伊人抬眼莞尔一笑,那笑容荡开了多少波纹与涟漪,荡开了谁家儿女心扉,又荡开了谁家花容月貌,风撩起发丝,越发觉得淡淡佳容却美若天仙。

纪少爷呆了。

纪少爷呆了and痴了。

纪少爷呆了and痴了and心动了。

她笑了。她对我笑了,那啥,为毛少爷我的心正以超出平常一倍的速度砰砰直跳呢!

正当纪少爷无比兴奋激动感动时,外加两只眼挪不开时,忽见,少女脸色一冷,小脸变青,拍桌而起,大喝一声“臭小子,把眼移开”一言既出,如雷贯耳,响彻宇宙,那一阵声音如平日艳阳天里一阵闷雷轰响,惊堂满座。

纪少一个趔趄,我去,刚刚还在天际飘着,这一会咱掉地狱里了。肚子里嘀咕着,小眼依旧盯着小筱。

可怜了那48个孩纸们,我们好好做题努力摆脱电脑我们容易吗我们,好不容易进去了,得,让您这一掺和,一声河东狮吼吓死人呀你,瞬间叽叽喳喳闹成一片。

你看毛呀你看,姑娘我是物品吗你看看看,就算看,你,你不知道给钱呀你。(众人:真够黑的!)

不只是吓傻了还是咋的,纪少依旧盯着小筱,隐约有点。。嗯,对,暧昧的味道。

小筱怒了,全然不顾淑女形象,切,淑女能当饭吃吗?姑奶奶这几天心情不好。对不起,你们撞枪口上了“看毛看,都给我学习,立刻马上继续,嗯。”小筱抬高了语调,扫了扫周围,便一眼狠狠盯着纪希,大步向纪希走来。

“喂,就是你,你看什么呀你!”母狮子频临发威。

“我什么也没看,不过看了该看的而已”纪希乐颠乐颠的吹着口哨,望天。

一阵唏嘘。

小五戳戳小七继续八卦,丝毫没有帮小筱解围的意思(小筱:得了,她不把我再往沟里踢一脚就好了!)小生童鞋正以百分之百的速度传递着种种小道消息。

筱姑娘脸红了,脸又青了,复又满脸黑线。

"住口"全场呆滞三秒钟。

小筱清清嗓子,“记住,你们现在所说所做的一切都可以作为消息记录容我禀报张峻老师。如果想死的话,那继续说吧!”小筱眼神一冷,杀气尽显。

部分胆小的孩纸疯狂进入学习状态中,可也有不怕死的。

一阵小小的嘀咕声,不大不小,却刚好入耳。“摆什么臭架子,不就是个委员吗?有神马了不起的。”

“就是就是”又有一个不怕死的小声附和。

呵呵,真是敢死队的有名干将啊!

“就是你NND”又是一阵大喝声。

小筱气的拔高了声音,扶手拍案,振起千层粉笔灰,眼神锋利的可以杀人。

小筱也呆了,今晚上这咋了,怎么一直不在状态。

少年却挑了眉,抬起头来,小筱恍惚觉得世界静了起来,那少年如同深藏在千山冰雪中的一株灵草,那样不甘世间污浊。眉目里含着的都是清澈纯净,俊秀的眉宇微微皱起却增添了一丝少年独有的美。薄薄的单唇翘起,多了一丝珠华圆润却玲珑剔透,妖娆中又显高贵大方。

小筱低下了头,不再看他,不过那眼神,好生熟悉。。

小筱,你怎么可以见美男把正事忘了呢!你要生气呀生气!

小筱复又抬起头,又恢复了小刺猬。

“你,刘明成,还有你,李铭鑫,给我出去,绕操场跑十圈!”这要人命啊!要知道济迪中学的操场那可是300米一圈呀!这要人命啊!这黑灯瞎火的。

刚刚还嘴硬的这回也不充汉子了,向小筱投去忏悔的眼神,闫大小姐不白他们,两个人只好耷拉着两个耳朵跑去了,现在这小妞,不好惹啊!呜呜。

小筱见他俩走出去,又转头盯着纪希,右手一抬,直指纪希眉心。嘴唇一撇,“还有你!”

纪希往前一凑,不屑的推了推小筱手指头,两个脸只差零点零一毫米,“偶?给我个理由?”少年挑衅开口,眉一挑,眼眸倒是干净明亮,一副五好青年的模样。

为什么?为什么?小筱不禁自己问自己,因为他看自己?因为他俊秀?还是因为他总摆出一份无所谓的模样?不是不是,那,有为什么呢?自己这是咋了!

小筱摸摸微微发红的脸颊,高等生也有苦恼的时候。

少年却笑了。

少女呆呆抬起头。

少年早已跨出了教室,不再带给她一丝尴尬,甚至未留下一抹背影。

少女扶额,望向已不见背影的门口,空向一方的墙壁,白的骇人,寂的吓人。

少女微微叹气,走上讲台,继续做题,却终究静不下心来。

---------------------------------------------------------

纪宝宝动心了,呵呵呵,求收藏了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