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见钟情之心牢

权潇遇害2

一见钟情之心牢 怜红颜 2486 2013-07-11 09:48:50

  米蓝安顿好权潇后,维森倒了两杯红酒坐在了巴台上,米蓝起身看着伟森酒柜里的红酒,全都是窖藏,限量,陈年的红酒,心里讶异于他的品味,他生在红酒之乡,又是一个浪漫的城市,想必这个人也是个多情种!

米蓝一口喝尽了杯中的红酒,觉得心里轻松了一些

“维森,谢谢你,我的心总算归位了,今晚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用客气,今天晚上你为什么不多要一些钱?我以为你最少会要20万”维森有些想不明白,米蓝温和的笑了,说道

“今晚,别说要20万,就是我开口要50万,他也会乖乖的给,可是我不能那么做”

“那是为什么?有机会得到那么多的钱,为什么不呢?要知道,你和潇一星期3天的兼职赚不了太多的钱”

米蓝垂头,灵动的大眼转了一下,随即说道

“我知道,3天时间的钱除了我们日常用的之外,确实攒不住钱,不是我不想要敲诈他一笔,当时我转念想过要他个50万,万事大吉离开这里,可是我不能那么自私,如果我那么做了,对你,对伯爵都不好,我知道你有能力,不担心他会因为我的敲诈而找你的麻烦,作为这里的一个普通的员工我会毫不犹豫的敲诈,可是我没有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员工,而是把自己当成你的朋友,权潇也是这样,对BOSS,我们可以不必在乎他的感受,可是对朋友我们必须要为朋友考虑,牺牲!”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米蓝不想为自己和权潇惹麻烦,对于伯爵和维森,她们俩个毕竟只是个路人,不能太放肆,米蓝的心思总是很灵透!

维森的眼中有着一抹惊异,原来米蓝不是胆小怕事,而是担心给自己惹麻烦!是一个中国好姑娘,还是一个古典的好姑娘!

“你要怎么谢我呢?”维森蓝色的漂亮双眼有些邪魅,米蓝含笑

“维森,你长得很漂亮,很赏心悦目”

“漂亮不是形容男人的词语”

“男人也分漂亮的和不漂亮的,维森就是漂亮的男人,漂亮的让女人也忍不住喜欢”

“哦,我知道了,你是真心的夸奖我,来感谢我吗?”

米蓝听着维森不太熟练的汉语,有些不押韵,

“是的,你缺少物质上的东西,你周边的女人都是为了你的钱和你的地位在讨好你,喜欢你,而我不是,所以我的夸奖是我的真心,真心是最能表达感谢的!”

维森思考了一下,才明白了米蓝的意思,他的汉语说得可以,理解能力也很好,只是需要慢慢的来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不用讨好我,所以你才会真心的夸奖我,你喜欢路,路也喜欢你,我知道”

米蓝的脸色有些发红,怎么了,好像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喜欢一个人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蓝,你不需要害羞。可是蓝,我也很好,林也很好,为什么你不喜欢我或者林,而是路呢?路的脾气不好”

维森此刻很像好奇宝宝,他自己并不比路差,米蓝想起那张冰冷冷的脸,温柔的笑了

“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发自内心的喜欢过一个人”

维森皱眉不解,米蓝继续说道

“当你真心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的面孔总会出现在你的脑子里,他的动作,神情,一切一切都深深的印在脑子里,你面对所有人都不会心跳加速,只有在你面对他的时候心才会嘭嘭的跳,你明白吗?”

“OK,我明白了,你们是彼此的firstlove!你会心跳加速,在你见路的时候,可是我希望有一天你见了我也会心跳加速”

维森的眼光有着一丝灼热,米蓝有些心惊,敛下神情

“维森,你知道,我喜欢的是路,你不应该喜欢我”

“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朋友妻不可欺,我也是这么劝说自己的,可是我想不明白,你不是他的妻子,路有妻子,在美国,你和他只是互相喜欢,你并不是他的妻子,所以我有权利追求你,喜欢你,对吗?”

米蓝的脑子有瞬间的错愣之后轰然倒坍,他有妻子?在美国?心有着清晰的疼痛,她曾想过,像他这样的男人身边不可能没有女人,情人女朋友一大堆,就算他不去招惹别人,以他的身份地位和样貌也会有蜜蜂贴上来的招惹他,可是她却没有想过他已经有了妻子!他才31岁,就有了妻子了?米蓝觉得心里偷偷藏着的一丝希望,破碎了,破碎的碎片扎进她的心脏里,疼,传到四肢百骸,让她无力!

妻子,和他有一个家的女人,她好羡慕,好嫉妒,那个在法律上拥有他的女人,她曾做梦自己会成为他的妻子,却没有想到他早早的就有了妻子,那么自己和他之间又算什么?这就是所谓的露水姻缘吗?

米蓝觉得眼前有些湿润,热热的液体从眼前划过,维森很担心的看着泪流不止却没有丝毫表情的佳人,有些局促不安,难道路没有向她坦诚他自己的事情吗?

“蓝,对不起,我????”

“不关你的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会怪你,反而我要谢谢你!让我清楚的知道收回自己的感情!”

放出去的感情收得回来吗?米蓝觉得自己此刻的心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血流不止!

“还是很对不起,这话应该路亲自对你说,你好好休息,今晚和潇就住在这里,我先走了”

维森很怕女人的眼泪,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一溜烟儿的跑了。

米蓝不知道伟森何时离开的,她的脑子混沌一片,酒精的催化让她的头发昏,有些痛,此刻,她无力思考,或许一觉醒来,老天会给自己一个答案!

再次醒来已经是午后时分了,昏沉的脑袋已经清晰,昨夜的一切随着脑袋的清晰更加深刻的印在脑子里,他有妻子了!或许这次他不是去出差,而是去陪伴自己的妻子!他给自己的是小恩小惠,给妻子的确是一生一世,自己该怎么办?若无其事的和他继续相处,安然受着他的钱财恩惠?还是一刀两断?

一到两断?不,这个词语的出现加深了米蓝心中的伤口,不,自己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她不能和她一刀两断,自己真的做不到!可是不断,最后又会有什么结果呢?终究是无疾而终,最后,他可以安然的脱身,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而他就成了自己一辈子无法过去的鸿沟,搭上一生,值得吗?

米蓝突然想起了对自己殷殷叮嘱的妈妈,想起了妈妈慈爱的笑,妈妈沧桑皱纹的脸,妈妈不透析就痛苦的样子,米蓝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被狠狠打了一棒子,瞬间让她清醒,这个世上,对自己最重要的人是妈妈!自己竟然为了一个有家有室的男人暗自伤心难受,实在是愧怍妈妈的女儿!怎么对得起妈妈!

喜欢是真,断不开是真,可是不及妈妈对自己的真!既然他有家室,把自己当成了游戏的对象,那么自己何必那么倾心于他?他贪图自己的年轻美貌,那么付出些代价还是应该的吧?那么就让他与自己的游戏继续下去,各取所需吧!

米蓝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清晰的思路暂时押下了自己的心痛,这才想起自己睡觉的地方是伟森的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