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见钟情之心牢

权潇遇害3

一见钟情之心牢 怜红颜 2007 2013-07-11 09:48:50

  米蓝走向权潇,发现她还没有苏醒,米蓝有些担心的叹了叹权潇的鼻子,清晰温热的气息清楚的划过手指之间,米蓝顿时放心,随即又为自己的做法感觉好笑,昨晚她喝了那么多的酒,又被冰诺暗害,多睡些时候倒是应该的!

整个下午,米蓝也是在睡了醒,醒了睡之后度过的,傍晚的时候,权潇终于睡醒了,米蓝觉得有软软的东西在推自己,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是权潇用脚在踹自己,随即闭上眼睛,轻松一笑

“看你这精神恢复的不错,酒彻底醒了吧”

“靠,米蓝,咱们俩怎么在这呢?这是哪里呀?”

权潇醒后晶亮的双眼,来回打量,恢复了黑猫警长的精神头儿,米蓝心下放心,看来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也好,权潇的性格要是知道了不杀了那个吴胖子是不会罢休的

“你还说,你昨晚怎么喝那么多呀,我只是出去喝了一杯菊花茶的功夫,你就喝的醉倒了,我又抱不动你,只好找维森喽,这里是维森的秘密基地,被我们俩霸占了”

“维森?是法国帅哥抱的我?该死的吴胖子,灌我那么的酒,让我不能感受维森的怀抱!”

权潇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了吴胖子。

“好啦,不要说那头猪了,我恶心死他了,以后他来了我们务必远离他知道吗?”

“这还用你说,就冲他昨晚让我喝的像死猪,他爱找谁找谁去,看他一眼,我够一辈子,他那些朋友也是,色的要命,恶心的要死”

权潇很鄙夷,米蓝起身说道

“哎,你今晚还能上班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看我的样子,还需要休息吗?我的衣服哪去了?还有,你的衣服,你怎么穿成这样?”

权潇看着身上男人的衣服说道

米蓝眼睛滴流转了一下,不能告诉权潇,随即埋怨的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都怪你呗,吐的昏天暗地,我自然也遭殃了”

权潇一把扑向米蓝,紧紧的搂着米蓝不放,

“亲爱的呀,想当初我为了劝你入学可是陪你在烈日下暴晒着带游客呐,嘻嘻,你昨晚被我的呕吐物湿身,就算是扯平了嘛!”

米蓝起了鸡皮疙瘩,一把推开自己身上的狗皮膏药

“闭嘴,恶心死了,赶紧收拾一下,上班啦”

“好吧,我还得去向法国帅哥道谢呢”

谁知道,法国帅哥正在水吧里悠哉的喝茶呢

“老板,谢谢你昨天给了安身的地儿”

维森错愕间,身着一身宝蓝色紧身超短礼服的权潇已经坐在了自己的旁边,

“吓了我一跳,怎么光有声音,没有人,来,喝杯茶。你没事吧”

“没事呀,我很好,不好意思呀,昨晚喝的太多,失态了”

说话间,米蓝也坐了下来,伟森继续道

“那就好,这里是5万块钱,我??????”

维森话没有说完,米蓝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冲着维森摇摇头,维森略一思考,随即明了,权潇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本能问道

“老板你要说什么?”

“哦,,,我是说,你们边上学还要边工作,实在是很辛苦,这里有五万块钱,不如你们拿去用吧”

“老板,你真是有义气哎,没有想到你这个法国帅哥还这么仗义,不过这钱呢我们不能收,你的好意心领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不能白收你的钱”

维森看着眼前明艳动人的潇,还有安静沉稳不语的米蓝,心思纯净,难得的女孩,路很有运气!

“好了,权潇,谢也谢过了,我们该去开工了”

“好的,老板,改天我请你游玩,记得一定要赏脸哟”

两个美丽的女孩潇洒的转身离去,

米蓝纯白的修身V领丝裙的背影深深印在了维森的蓝色汪洋中!犹如一个天使,在远离自己,维森觉得心里划过一丝丝的空洞,这就是蓝说的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

城市的夜生活开始,一辆辆豪华的名牌车断断续续的停在伯爵的门前,在这最高档的场所,最奢华的地界,用金钱,买醉,买色,伯爵就像罂粟,让男人欲罢不能!

再高级的娱乐场所也是纸醉金迷的,在纸醉金迷的糜烂中似乎总有那些个清流,就像路长凯,猎人有财,还有此刻坐在米蓝身边的这个男人!

这就是昨晚那位神秘的儒雅客人,今夜,他依旧衣着普通的来,还有两个人陪着他一起,有一个是昨晚和自己说话那个人,还有一个也是昨晚当中的一个!

米蓝觉得他们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着奇怪和探究,她聪明的不问,顽皮的说着,

“哎呀,今天各位大哥是来K酒来着?”

“是呀,找你寻仇”

米蓝抿嘴一笑,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发现他的声音不似长凯那般的掷地有声,听着强硬,只是很温和,很轻,很好听,仿佛和他在一起,你不自觉的就会井然有序的做好一切,不慌不忙!

“昨晚你没事吧,我看你走的时候慌慌张张的”

“没事,只是有一个朋友喝多了,我有点着急,就跑去看看”

“能让你这么着急,看来是很要好的朋友了”

米蓝灿亮的大眼眨巴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很好的朋友?”

“你给人的感觉很是云淡风轻,就天塌地陷也不会慌乱,你不会去在意和自己无关的人和事,你就是这样的人!”

“听起来是说我心狠呢”

“呵呵,你大多的时候很善良,可是如果你在意的人被伤害,那么你的狠毒就会唆使你必须报仇,你是恩怨分明,”

男人的眼中始终是波澜不惊的样子,感觉像是秋日的阳光,温热确又带着一丝悲伤,米蓝很讶异他的感觉,事实上,他说的很对,报仇的想法在昨晚拨打米蓝电话关机的那一刻已经出现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权潇就是自己,自己也是权潇,伤害了权潇,就是伤害了她自己,不报仇,不是她的性格,她相信,换成权潇,权潇亦是会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