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见钟情之心牢

米蓝复仇2

一见钟情之心牢 怜红颜 2460 2013-07-11 09:48:50

  这一晚,米蓝觉得自己很丰收,丰收的不只是李惠泽给她的丰厚台费,更有冰诺的失身,米蓝看了一眼,确定了主人公的身份后立即拷贝在了一个U盘里,然后删除掉DV里的画面,米蓝做这一切干脆利落,可是脸上还是不禁泛红,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才看那画面的一瞬间,脑子里竟然联想到了路长凯和自己。米蓝很是痛恨自己,为什么就是对他念念不忘。

米蓝看着他给自己的银行卡,上面还有一个机器猫,米蓝忍不住皱了鼻头,那个男人一点也不可爱,不如一只机器猫。

以他的心胸和财富,想来这里面不会是个小数目的钱!自己最近没有闲着,到处查寻有没有合适妈妈的**,可始终没有收获。米蓝的心依旧昏暗,妈妈一日不健康,自己就没有办法安宁。该死的男人真霸道,有了老婆还到处留情,好,你给我钱不是吗,我就使劲儿的花,花到你停下脚步为止。

翌日傍晚后,米蓝去了商场里一顿猛刷,可是刷完后就后悔了,开始纠结了?这样花他的钱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太轻浮?他会不会有什么邪恶的想法?米蓝的小脑袋搭拢着,无法挥去那张霸气狂傲的脸···

日子平静的过,不觉之间已经快到期末了,路长凯从来没有提过关于她暴刷卡的事情,仿佛从来没有这件事,米蓝慢慢放心!米蓝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紧张的准备着考试的相关事宜,自己有信心,捞这个学期的奖学金还是没有问题的,提高学习的效率不是死记硬背和死读书,米蓝有自己的心得和方法。

自上次的事情后的第三天,米蓝见到了神情憔悴的冰诺回寝室,从她话里的意思感觉的出来吴胖子在外面给她租了一套房子,寝室她偶尔才会回来,冰诺和自己说了那晚的事情,说是自己酒醉后没有知觉,第二天醒后二人就裸着身体躺在席梦思的大床上,冰诺狠狠的哭了一把,床上的那一点红让她难受。

米蓝佯装遗憾,不过也加以“安慰”。

米蓝了解冰诺的个性,她那么心高气傲,委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厌恶的人是多么的不舒服,她一向准备以处子之身钓一个金龟婿,可是金龟婿没有钓到,倒是钓了一头猪。

今日更是听她说起吴胖子的生意似乎不顺利,莫名其妙的出了很多的问题,米蓝立刻想到了那次和路长凯吃饭时他说过,有财会为权潇报仇的话。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有财了,路长凯倒是经常见,天天晚上他都会在校门口等着自己,生怕自己再去伯爵上班,米蓝有些懊恼,都是因为收了他的卡,花了人家的钱,不然也不会这样。可是也只是一点嘛,没有很多,还好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对自己不轨,米蓝很放心。蛮甜蜜,快乐与痛苦就这么纠缠着自己,让她无所适从!权潇依旧去伯爵兼职,不过对维森已经没有当初的狂热,因为她觉得两个人没有共同的语言。

晚上的泰国餐厅,米蓝和路长凯权潇在此,米蓝是故意叫着权潇一起,她不想再与他单独相处下去,再这样她就无法再控制自己的心了,现在他的一切都已经印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长凯虽不解她为何一直拒绝自己,可以也没有逼迫她,此刻,气氛很压抑,米蓝心不在焉的使劲吃着不再觉得美味的菜肴,路长凯黑着脸看着这个自己无法融化的女人,明明看着那么柔弱,心竟然那么坚硬,明知道自己对她的情意,为什么无动于衷?权潇看着怒气冲冲的黑脸男,咽了一口水,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今晚约了维森在伯爵唱歌,今天是维森的生日呢,我,我还是先走了吧,一会我们在伯爵见吧”

“不准走”

二人异口同声,权潇吃惊的看着他们,路长凯一把扔掉自己手上的刀叉,响亮的声音宣誓着他此刻的怒气,

“端木米蓝,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路总,您是怎么了?这好好的吃饭,怎么突然发脾气了”

米蓝一脸的无辜,确实气死了对面的男人

“不要叫我路总”

路长凯咬牙切齿,该死的女人,这么客气的称呼让他快要抓狂,为什么相处越久越没有了当初的丝丝真挚的甜蜜,他感觉的到,她一直在敷衍自己,

“哦,好吧,路先生”

权潇忍不住要要的冲动,连忙喝口水掩饰,哎,电灯泡的滋味不好受,

“端木米蓝,你有情有义,为朋友可一两肋插刀,为了朋友可以心狠手辣,我不相信你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会体会不到我对你的情意,体会不到我对你的真心,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一点也不在意?”

相遇之初,一见钟情发生了在他们的身上,可是为什么却没有顺利的发展?到底是因为什么?

米蓝因为他直白的话而心酸,其实自己也很痛苦,米蓝咬着自己的嘴唇,自虐,声声憋回了已然出现的泪水,

“我,我怕,我怕有一天,我会爱上你,我会不法自拔的爱上你,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冷漠的对你,你还不放弃?”

米蓝没能忍住,跑进来卫生间,她不要在她面前流泪。

长凯吃惊的愣了一下,随即无奈的笑了,权潇则是皱着眉头,分明已经爱上这个黑脸男了,却死不承认,

“她向来都是这么倔强吗”长凯有些无力

“你能让她哭到这个份上,已经是难得了,长这么大,我头一回见她哭,”

长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权潇

“路总,你不必这么看着我,我说的是真话,米蓝定是有她的顾虑”

“可是爱上我又如何,我又何尝不爱她?为了她,我又何尝是曾经的我?”

“因为你们相识在夜总会,这是米蓝心中过不去的砍”

权潇一语中的,路长凯了然,

“我怎么会在乎呢”

“路总,既然你选择了喜欢,那么就坚持下去,米蓝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好女孩”

长凯看着依旧紧闭的卫生间,定定说着

“我不会放弃她”权潇放心,随即粗声喊道

“端木米蓝,你给我滚出来,你那点出息,你最好把自己冲进厕所进了下水道得了”

长凯的嘴角有些抽筋,这个权潇还真是善变,刚刚还是一本正经,现在却像个女流氓,这点倒是和有财蛮像。

果然,米蓝诺诺的走到她们面前,红红的鼻头显示着自己刚才的痛苦,长凯有些心疼,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逼迫你”

米蓝的心很纠结,

“好啦,你们不要你侬我侬的啦,今天是维森的生日,我们一会一起去伯爵给伟森庆祝,你给我把这些东西全吃了,不然和你绝交”

权潇很阴狠的下着命令,米蓝白了她一眼,

“有没有搞错,吃不下东西也要绝交,我们的友谊就这么经得起考验吗”

“靠,姓米的,你少废话哦,吃不吃吧,”

“我吃,我吃还不行吗,不过权小姐,我不姓米,谢谢”

“看你那破名字吧,孔子传人呗?”

“是孔子徒弟的传人,看你那没有文化的样儿吧”

?????????

长凯看着二人的互动,觉得温馨又舒畅,一对好女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