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见钟情之心牢

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一见钟情之心牢 怜红颜 2320 2013-07-11 09:48:50

  晚上的伯爵依旧灯红酒绿,今晚的外国寿星被权潇折腾的像一个圣诞老人,维森觉得很怪异,可是其他人却说是中国式生日,有财毫不客气的大笑。众人说笑之间,进来了一个服务员,说是K31有客人,希望米蓝去坐一下,立刻惹得长凯黑了脸,维森打趣说道

“小伙子,通知你们这里的人,这个篮子美人以后是路总的独家专属”

小伙子点头明白,转身离开,这个米蓝来这里虽说时间短,可是早已经是这里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了,瞧她现在和经理还有路总那样有权势的人在一起,伯爵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名字,都想巴结巴结,可惜她很久没有来上班了,原来是被路总看上了。

“等一下,是谁找我知道吗?米蓝叫住了离去的服务生

“客人说他是泽哥”

果然是他,米蓝温和一笑

“你去告诉泽哥,我马上就过去”

服务生看着冷的像千年寒冰的路长凯,不知道该如何回这话,米蓝则是起身就走,不料被人一把拽住胳膊

“不准去”

冷冽的三个字吐了出来,米蓝心里有着气,有着火,有着委屈,更有心痛,随即甩开紧抓自己胳膊的手

“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不准就不准?”

众人沉默不语,门口的服务生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愕中,看见米蓝的身影已经往K31而去。

泽哥依旧温和的在那里,米蓝和他喝了不少的酒,今夜自己不想清醒克制,她要宿醉一回,酒醒后与他一刀两断,不再往来,这些日子的痛苦,够了,如果不能一世拥有,她宁愿不留丝毫!

泽哥看着醉眼朦胧的米蓝,微醉的眼睛有着一股子不再掩藏的思念,她,和他此生的最爱竟然一模一样,自从看见她的那一刻起,他干涸了多年的心,竟然又活了过来,让他无法抑制的激动!此刻,爱人就在眼前,他的爱人就在眼前。

泽哥捧起对着自己喋喋不休说着话的温婉女孩,一个情难自已吻上了那嫣然的唇瓣,众人吃惊的看着这一幕,米蓝的脑子有些迟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唇瓣突然湿热,好像有一个软软的东西在唇上游走,好没有来得及弄明白,下一秒自己突然被一个坚硬的臂膀拽了过去并紧紧的锁住。

路长凯开门的瞬间,正是泽哥的唇对上米蓝的唇,路长凯没有思考,出自本能的立刻将那个醉眼朦胧的人儿拉回了自己的怀里。

气愤顿时紧张起来,两方势力就这么对峙了起来,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也在互相对望,进行着男人之间的较量。可惜始作俑者还是没有太能搞明白眼前的状况。

权潇窜到米蓝身边,拍了拍她的脸,米蓝总算是搞明白了眼前的状况,刚要开口,却被泽哥抢了先,

“这位先生看着也是有身份的人,这样唐突闯进别人的房间,似乎不太礼貌”

长凯打量了一下眼前温和儒雅却是出口刚硬的男人,细微的皱纹显示着他的沧桑,周边的人也都是商场中有头有脸的人,曾经有过几面之缘,看来眼前这个男人也不一般,

“她是我的女人”路长凯干脆果断的宣誓,

“你的女人?你的女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上班?”

权潇看着笑着说话顶死人不偿命的李惠泽,心里有些担心,米蓝都惹了些什么男人,没有一个是省心的主儿。

“米蓝,你是他的女人吗?只要说是,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

温和的话语听着路长凯怒气飙升,寒气逼人,维森皱着眉头,有财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所有的人此刻都看这一直不语的主人公。米蓝觉得眼前的人在自己面前转圈,酒精的驱使让她无法正常思考,完全的随着自己的本能在行事,米蓝温柔的笑了,

“泽哥,我不是他的女人,他只不过是我陪过几次的客人而已,仅此而已,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怎么会去做一个留恋与这种地方的男人的女人呢?”

话一出,周围的空气变得寒冷,

“端木米蓝,你再重复一下你刚才的话”

“路总,重复一百遍也可以,你,只不过是我陪过几次的客人而已,我不是你的女人,也不会做你的女人,你做梦”

啪?????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纵使喝的昏天暗地,米蓝也清楚的感觉到脸上的火辣疼痛,让她瞬间清醒了不少,众人来不及阻止路长凯的举动,权潇反应的快,火气瞬间上升,毫不客气的推了路长凯一个踉跄,

“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打人”

有财下一秒立刻挡在了权潇的面前,情况失控了,老路真的发火了他知道,只是身后的傻妞儿不知道老路发火是多么的可怕。

“死猎人,臭男人,挡在身前做什么,我要揍他,他凭什么打米蓝,就凭他的几个臭钱吗”

有财无奈,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怒声喊道

“权潇,你给我闭嘴”

李惠泽身边的人看不过去,刺激声不绝于耳

“没搞错吧,连女人也打?”

“算什么男人?”

气愤很僵硬,众人看着二人,一个捂着已经红肿的脸含泪看着对方的女人,

一个则是面有心疼和后悔却依旧怒气腾腾看着对方的男人,

米蓝慢慢走到这个男人面前,泪眼朦胧已然看不清他的脸,酒精依旧在她的身体里作祟,米蓝心中的声音再叫嚣,她不想再忍耐下去,她做不到,他已经让自己变的不是自己了

“路长凯,你有家有室,凭什么要求我对你动情,凭什么要我的感情,要我的心?我告诉你,我不会把自己的一丝一毫交给你,因为你不值得,你马上给我走,从今以后我不要再见到你,不要,不要,永远都不要”

米蓝忍不住酒精的控制,激动的情绪刺激的她直接站立不稳,幸好泽哥手快的接住了她嬴弱的身躯,身体相触碰的一瞬间,泽哥的心狠狠一纠,她竟然这么嬴弱。

路长凯回神,立刻将让自己又爱又怜又气的人再度拽回了自己的怀里,随即一个拳头打在了泽哥的脸上,有财惊愕的看着长凯,维森也是吃惊不已,这还是他们素日里相识的老路吗?绝对不是,这是一头暴怒的狮子,不是那个沉稳的狐狸老路。

泽哥身后的人哪里会容忍,二话不说要开打,是泽哥的一声怒吼喝止了他们,路长凯看着怀中意识不清楚却是泪流不止的米蓝,心泛着浓浓的疼,原来她一切的抗拒和疏远不是因为不爱自己,而是因为知道自己有妻子,她的爱竟然那么强烈,那么不容分割,长凯转身看着二位损友,有财无知的耸耸肩,维森则是别过头去,眼睛不敢看这此刻暴躁的路长凯,长凯上前二话不说一个左勾拳,又一个右勾拳将维森的甩脸彻底揍的暂时变形毁容,一个帅猪头顿时产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