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见钟情之心牢

交融

一见钟情之心牢 怜红颜 1945 2013-07-11 09:48:50

  米蓝再度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了他的人,心慌的米蓝脱口就喊,男人听到心爱女人恐惧的呼喊,一个箭步冲到了床边,将她搂紧了怀里,

“乖,别怕,我早热粥··你虚弱了这么多天,又耗费了那么多的体力,再不吃点东西,你就在床上呆一辈子吧!”低沉性感的声音抚平了米蓝的心慌,想起还没有穿衣服的自己,米蓝一个弹力离开他钻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和红红的额头!某男得意一笑,

“早知道你会有这么乖的时候,我早就该把你办了”米蓝不语,这个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自己现在浑身酸疼的不得了,他还有力气做饭,好吧,最然她承认这份体贴的心意很让人感动,可是这个家伙也太不知道收敛了吧,竟然趁人之危·额,不过好像是自己主动的哎,米蓝有些懊恼。路长凯好奇的看着只漏了眼睛的佳人旁若无人的表情,一会懊恼,一会气愤,一会无奈,一会撅嘴的、

米蓝看着整盯着自己的帅男,没有最初相识的那种冷漠,很是得意,哼,想要压制我?没门儿,做了那么次,体力还真好。哼,技巧那么好,是因为经验太过的原因吗?

想着他们刚才疯狂的**,米蓝没有觉得羞愧,因为她此刻想的是这个家伙和别人的女人也那么做,哼,自己还是宝贵的第一次,就这么被他忽悠去了,而他了,被人处理了无数次了。此刻米蓝觉得心里非常的不爽,觉得不公平!于是眯着眼睛,斜着眉毛,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某男开始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难不成是像有财说的那样,一旦变成了自己的女人,就心有无数的海底针?乱琢磨一通?路长凯有些汗颜,想着想着,突然想,毕竟是第一次嘛,难免会疼和害羞,于是温柔说道

“丫头,是不是很疼,是我不好,太粗鲁了。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谁让你太诱人嘛,就这么躺在我身边,我实在是忍受不住”

“怎么,听你话的意思,你一时不做就会憋得难受是吗?哼,色男,种马,我不要理你

凭什么男人可以拥有无数的个女人还会被当成一种炫耀,而女人要是处了几个男朋友就被会人认为不是个好女人??不公平“

“丫头吃醋了吗?我只是打个比方,就是说男人的欲望比女人的强烈,其实我也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做过了,我发誓”

“路长凯,你再说这种鬼话忽悠我试试看?”

米蓝气呼呼的喊着,像一只母老虎,别以为她不知道在美国的时候他还有一个外国情人儿叫什么瑟琳娜的,

“你回国也就半年多,那之前在美国的时候呢?那么开放的社会你怎么会守身如玉?”

“别人是别人,我可不是有财”

路长凯打死不能承认,这个丫头还真是难对付呐,

“是吗?那么那个叫什么瑟琳娜的又是谁呀?认识了那么多年,就没有上床了?”

“瑟琳娜?你知道她?”

路长凯有些吃惊,这丫头对自己的事情了解的不少嘛,这么私密的事情,除了他身边的人就没有别人了,如此不懂得保密的也就只有那个二百五的法国蛋子,维森了。

“哎,交友不慎呐,维森那个混蛋,上次就该把他的牙全部揍下来,他怎么什么都和你说?”

米蓝一脸的得意

“人家那是诚实。”

路长凯汗颜,这个丫头还真是不能用投机取巧的办法对付,有财的办法也不行,哄骗没有用

“这个,这都是以前,是以前嘛,那都是过去式,我和瑟琳娜已经分开了,在我的心里,,你是不可取代的!从今天开始只有你!再说我回国之后的这大半年真的是没有近女色”

路长凯说的真诚,这是事实,

“真不知道我哪里好,值得你这么多的付出”

“傻丫头,有些人说不出哪里好,但就是谁也替代不了”

米蓝温柔的笑了,因为他这是句实在的话。看来又闯过了一关,路长凯的心里有些得意,和女人感情战是很有挑战力的,尤其是和聪明的女人

“我饿了,想吃东西”

路长凯的双眼难掩兴奋,

“好,你躺一趟,我这就去做,你昏迷的时候权潇买了很多的东西来,冰箱已经被塞满了,我去给你熬点粥,吃点清凉的小菜,你现在的状况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吃油腻,乖乖闭上眼睛”

米蓝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心里泛起着无限的幸福,真的好累,这下真的是彻底被掏空了体力!

再次醒来时米蓝觉得精神很好,只不过饥肠辘辘的感觉就很重了,睁开眼睛的那瞬间入眼的是路长凯温柔充满爱意的笑脸,米蓝边伸懒腰边问,

“我睡了很长时间吗?”

“不长,只不过这粥已经热了四遍了”

米蓝吐了一下舌头,在路长凯的温柔注视下,幸福而甜蜜的喝完了这碗皮蛋瘦肉粥!一碗粥喝尽,米蓝觉得刚才在起义的五脏六腑已经安静了下来,极致的舒服,原来幸福随处都在,饿了吃饱了是幸福,渴了喝饱了也是幸福!人呐,只要不贪得无厌,其实幸福随处都在!

再度躺下的米蓝看着路长凯温暖的笑脸在眼前,觉得困意又袭来,不消片刻又睡了过去,路长凯看着米蓝依然苍白的睡脸太阳穴的那些擦伤,抓住自己的手睡得安心的样子,怜爱的神色被浓浓的阴狠取代,周身散发着冷寒的气息,熟睡中的米蓝似乎觉得很冷,不由的抓着被子,路长凯敛下情绪,温柔的轻吻了一下米蓝光洁饱满的额头,随即起身去了阳台,伤害他的女人,他定不会轻饶了那些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