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见钟情之心牢

破碎5

一见钟情之心牢 怜红颜 2161 2013-07-11 09:48:50

  日升日落日复日,转眼已经临近年关了,,空透着寒冬的冰冷,此刻,寝室里,米蓝正看着窗外的飞雪,学校的操场上树立起了几个圣诞老人,再有几天,就是圣诞节了,

“难得你今天在寝室里,真不容易啊,这几个月你像机器一样,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上课进图书馆,还有上厕所,你快把我吓死了你知道吗?”权潇忍不住抱怨,经过自己这几个月的悉心改造,米蓝终于不再像当初那样冰冷的对着自己了,可是她也知道,以前的米蓝不见了!经过了这些事情的米蓝已经彻底的变了,至于变得是好是坏,自己这个外人真的没有办法下定论。

看着此刻米蓝的心情还不错,权潇咕噜了一下眼睛,小心说道

“米蓝,有些话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你,路长凯放下了所有的生意在到处的找你,有财说,老路知道这次你没有被绑架,而是选择自己离开,一切都是他的错,他一定要找到你,有财快被累死了你知道吗?路长凯现在像疯狗一样到处找你,我怕有同一天她知道其实你一直就在他眼皮底下而我又骗了她时,他会吐血而亡的,当然,他得杀了我才能吐血”权潇沮丧极了,

在有财的面前自己还要掩饰,我还有忿忿不平的骂你,真的,我要疯了”

“你不是还没疯吗,那就继续掩饰吧,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可是一味的逃避也不是办法啊,阿姨的事情你不能怪他,手术总有风险的,没有百分百,这件事情不能怪路长凯!相反,对于阿姨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操劳的,米蓝,不看功劳也要看苦劳,就算你什么都不在意了,那你也得露个面把事情说清楚了,总这样躲着不是长久的办法啊!”

米蓝轻皱着眉头,拿起水杯喝下那淡淡花香的铁观音,这是泽哥的朋友受泽哥之托给自己的,以前,自己喜欢浓浓的普洱,现在,喝铁观音已经成了习惯。其实她明白权潇的话是对的,可是,她就是想躲着,时间能冲淡一切,或许在过些时候,路长凯就死心了!

圣诞晚会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学生会主席逸尘决定邀请米蓝的同寝室的辛倩担任主持,本来是要找米蓝的,可是米蓝回绝了。辛倩穿着路长凯的衣服,一袭华美的礼服,水晶装饰在灯光下熠熠生光,非常漂亮。路长凯走在这群学生堆里,满面胡茬看着颓废不已,一身休闲的亚麻衣衫像极了一个英伦风格的贵族王子,眸中的忧郁让人心疼,米蓝远离这些人群,此刻,她只想一个人静静,月亮高空,同一个星空下,同一片人群中,两个曾经相爱的人正在擦肩而过。

晚会已经开始了,这几天将是学校的狂欢夜,辛倩已经开始主持了,仿若一个公主,是啊,路长凯宠爱的女孩总会变成童话里的公主,可惜梦醒了总会碎的,那身衣服就是会把灰姑娘变成公主的魔法!米蓝自嘲一笑,皓月当空,不知道异国他乡的泽哥是否也在感受快乐之外的孤独?

米蓝突然对着月亮笑了,既然这里不属于自己,那么就去找一个同样孤独的人吧。

“您好,麻烦您给我订一张去伦敦的机票,要最近一班的,谢谢”

“最近一般的是9点四十五分,请您携带身份证登机!”简短的话语后,米蓝火速背着包包,装着手机充电器还有护照去了机场,时间来得及,到了那里,还来得及和泽哥吃午餐!

人,或者一辈子总要疯狂一下,此刻米蓝觉得自己很疯狂。。。。。

路长凯漫无目的的走到人群前面,主持人的衣衫华丽抢眼,那衣衫胸口的红宝石发着五彩的光芒,刺了他的眼睛,这样的宝石很绝无仅有,曾经,他给米蓝买过一件,在香港特质的!忽然之间,路长凯睁大了双眸,定定的看着已经在台下的辛倩,越来越近,那衣衫,是他给米蓝的,为什么会穿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上?

“请问,你这身衣服。。。。”路长凯小心翼翼的问着,

“是米蓝给我的,她是我寝室的同学,很漂亮吧“辛倩的双眸有着掩饰不住的开心

“是啊,是很漂亮,她什么时候把这件衣服给你的”路长凯仿佛已经听见了自己狂躁的心跳

“嗯。。。大概是几个月之前了,当时她回来后把她衣柜里所有漂亮的衣服都给我了,还和我们寝室另外一个同学吵架了,好像是米蓝的妈妈去世了而她那个同学瞒着她,当时他们吵架吵得好凶呢,吓得我都没有敢进门”

路长凯懵了,他觉得自己的头好像被人狠狠的敲了一棒子,自己费劲心思要找的人竟然就在眼皮底下,她悄悄的回来一声不响,任凭自己像个傻子似的找她也不回声?这就是她的爱吗?践踏自己的爱她就那么高兴吗?就那么开心吗?

飞机起飞了,权潇看着飞过的飞机,不知道那个该死的米蓝坐在哪个位置,手机里淡淡的几个字,仿佛米蓝的满不在乎和云淡风轻

“我去伦敦看一个朋友,勿挂,节后见”

“可恶,什么人呐,真是···”话没有说完,权潇就被飞扑过来的路长凯掐住了脖子,权潇恐惧的拍打着眼前的野兽,他那猩红的眼里慢慢的嗜血,呼吸越来越少,因为这野兽的手越来越紧,

有财在人群里发疯似的往这边挤,一个拳头打在了路长凯的脸上,成功的让他松手,挥手又是一个拳头,彻底打回了路长凯的理智,有财看着差点没了命的权潇,愤怒不已

“路长凯,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路长凯起身,双眼冒火的看着愧疚的权潇,怒声质问

“我疯了还是你们疯了,你们明知道我在找她,竟然还瞒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她一直学校,害得我像狗一样的狼狈,你说”

“什?什么?你说什么?”有财懵了,

”什么情况这是?“

“什么?你还装傻。权潇知道米蓝一直在学校,就在学校,就在我的眼皮底下,你梦天天混在一起,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混蛋,重色轻友的东西,我打死你”

有财还在消化中就被愤怒的路长凯一个拳头撂倒,随即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在地上扭打了起来,其实是路长凯揍,有财躲着,有财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